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乐阅读!

首页 > 目录 > 《至尊战雄》在线阅读 > 正文 第2章 徒迁孤坟袍断义

第2章 徒迁孤坟袍断义

俗庸 2021-06-11
雨纷纷,欲离魂。阻隔黄泉下,凄凉曲水头。远郊陵园,细雨绵绵,唐墨单身只影,翻土取人。一旁白云,打伞静立,八方千甲,黑纱缠臂,胸戴白花,庄严肃穆而站。为妻迁坟,唐墨,隔绝黄泉下,悲凉曲水头。。...

至尊战雄

推荐指数:10分

《至尊战雄》在线阅读

雨纷纷,欲断魂。

隔绝黄泉下,悲凉曲水头。

远郊陵园,细雨绵绵,唐墨单身只影,松土取人。

一旁白云,撑伞静立,八方千甲,黑纱缠臂,胸佩白花,肃穆而站。

为妻迁坟,唐墨,不允任何人相帮。

婵露,安息,任何辱你之人,但凡害你之辈,我必,追究到底!

方才,已有辱你之人,下黄泉!

松土不久,露出棺椁棱角。

僵,唐墨身形僵住,布满泥泞的双手,似在……微颤。

白云一怔,瞳孔骤然一缩。

什么?!

他隐约看到,唐墨刚毅冷酷的面颊两侧,似有……泪珠滑落。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这句话,是真?!

连至尊这等只会流血从不会流泪的铁血将军,都……

不,是雨,下大了。

天际边,滚滚乌云,席卷而来,使得绵绵细雨变至飘风急雨。

唐墨一人,肩扛棺椁,予爱妻,迁坟而去。

山脉起伏,波澜壮阔,连绵千甲,送别尊妻。

十里外,平山顶,婵陵。

新坟,玉碑。

‘贤妻婵露之墓’六个笔走游龙的大字格外惹眼。

雨,未停,风,未歇。

唐墨静站碑前,忽然,单膝一弯,跪倒在地。

轰!

雷惊天地龙蛇蛰!

雨足郊原草木柔!

似是巧合?!

唐墨这一跪,雷鸣炸响,暴雨,骤然砸落!

轰轰雷鸣,倾盆暴雨,咧咧狂风!

数千兵甲,尽皆脱帽。

雨,打湿唐墨发丝,面容,身躯。

杀我爱妻者,必诛!

……

新城区。

故友门前。

身披黑袍,唐墨冷酷刚毅的面孔,不动丝毫。

尽管,儿时故友王天,正跪于他之前,亦是如此。

“唐墨,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嫂……嫂子。”

“将婵露托付于你,实乃大错。”

唐墨眸光深邃,话语淡漠。

王天泣不成声,叩首叩的砰砰作响。

哗!

便在此时,唐墨单手划出一道伏线。

黑袍起,手如刀,袍似纸,刀过,纸开,黑袍,一分为二!

不看王天一眼,唐墨转身而去。

旧恨春江流不断,新恨云山千层叠。

原地,王天目光呆滞,看着雨地上的半截黑袍。

一时,心如刀割。

割袍断义!

王天无神仰头,面雨泣泪。

再看向唐墨即将消失在雨幕中的背影,他喃喃自语。

“天,要变了……”

……

长宁街,道路空阔,行人零零散散,几乎于无。

斑马线,唐墨站于路中间,面向来路。

嗡轰,嗡轰!

突然,极远之处,一辆布加迪威龙,狂飙而来。

灯红,布加迪威龙毫无减速,反而嗡轰之声更甚,速度更快。

眼看,就要撞上唐墨时,唐墨高跃而起,落下时,已在车顶。

碰,轻响,唐墨两手探出,抓住车顶,精钢之车皮,竟被他一双肉掌,捏的变形!

“哇吼,不给本少让路,找死!”

“咯咯,洛少好厉害。”

车内,坐有一男一女。

男子白发白面,嘴中斜叼燃至一半的香烟,此人,杭城顶级世家洛家二少,洛鸿博。

女子身着素裙,凹凸有致,向脸上看,鹅蛋脸,柳叶眉,鼻梁高挺,明齿皓目,一颦一动,诱人无比,气质怡人,她正是杭城名模,阮梦楠。

两者,均二十余岁。

在两人跑车之后,呼啸跟来一队漆黑越野车。

就在两人正得意时,男子电话响起,接听后,他极为诧异的看了眼车顶,接着脚踩刹车,猛然一个漂移。

滋滋滋……地面上,都被磨出来了四道漆黑而又狭长的轮胎印记。

车停,洛鸿博暴怒下车。

“靠,敢跳本少的车,找死!”

唐墨淡漠看他一眼,跳下车顶。

洛鸿博眼睛圆瞪,“本少跟你说话,你敢不理?!”

“洛鸿博,是否?”

洛鸿博眉头微皱,“既然认识本少,那就好办了,跪下来道歉,本少就放过你。”

阮梦楠也下了车,嘟着嘴看着洛鸿博,随后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唐墨一遍,鄙夷之色,溢于言表。

便在这时,越野车队跟了上来,有数名彪形大汉下车而立,正欲上前,洛鸿博抬起手,止住了他们。

“啧,你没听见本少的话?!”

“我,找你问一女子。”

唐墨淡淡说道。

“婵露,认识吗?”

洛鸿博嗤笑一声,愠怒异常。

“本少玩过的女人,多了去了,我还能一个个记住她们名字?”

邪邪一笑,他抬手抱住阮梦楠肩头。

“你叫什么?”

阮梦楠娇笑不断,“不知道呀。”

稍顿,她一副似乎想起来了的模样,“你找婵露呀,我就是,不过,我不认识你,咯咯咯。”

唐墨眼睛眯起,慢条斯理的掏出一块蔗糖,放入口中。

嚼碎,浓厚的葡萄味,甜味,刹那绽放。

“辱我亡妻,死!”

在蔗糖味道充斥唐墨口腔的瞬间,他抬腿一脚,正中女子胸口,轰然将其踹飞而出!

碰,碰!

阮梦楠先是撞在了四米开外的道路护栏上,接着弹飞七八余米,砸在了地上,还又滚了数圈。

血,自她脸上,头上,后背,周身,溢出,止都止不住。

她躺在地上,震惊的看着唐墨,身体一下一下的抽搐,没几下,便彻底没了动静。

凉夜萧瑟,鸦雀无声!

许久,洛鸿博才回过神来,他瞠目结舌的看着唐墨,抬手指着他,“你,竟敢……”

话没说完,他怒不可歇的抬脚狂跺地面。

“你……你……!”

跺完地面,他怒目瞪向唐墨,一脚踹去。

“本少女人,你也敢踹?!”

唐墨面无表情,抬腿一脚,轻踹在洛鸿博肚子上。

尽管对他而言,这只是轻轻一脚,却仍将后者踹飞出去三四米远,落地后更是凄厉惨叫起来,捂着肚子,狂吐苦水。

“老子要他死!”

众保镖齐齐凌然,有一西装大汉,伸手入怀,竟掏出一把枪来。

他,用枪,直指唐墨。

吐出一口浊气,唐墨想不到,有一天,九州之人的枪口,竟会对准他。

“你可知,用枪指我者,后果如何?”

保镖狞笑,扣动扳机。

“别直接杀他,先断四肢,本少要好好折磨他!”

洛鸿博,冲冠眦裂,咬牙切齿,戟指嚼舌。

保镖枪口一偏,接着……

嘭!

枪鸣,宛如晴天霹雳!

弹出膛,呼啸之间,划破长空!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挚爱升霞女无讯 第2章 徒迁孤坟袍断义 第3章 只为寻故无人挡 第4章 闻名丧胆替天行 第5章 恨君不似江楼月 第6章 将心明月不得尝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