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乐阅读!

首页 > 目录 > 《至尊战雄》在线阅读 > 正文 第3章 只为寻故无人挡

第3章 只为寻故无人挡

俗庸 2021-06-11 18:47:41
洛鸿博双目圆瞪,深深地震憾!周围众人,嗔目结舌,头皮发痛!只因,响了鸣音之枪,非保镖手中之枪。反是保镖,眉心被击中,直挺挺的仰身,倒在了地上。静……万籁俱静!“你要反是保镖,眉心中弹,直挺挺的仰身,倒在了地上。。...

至尊战雄

推荐指数:10分

《至尊战雄》在线阅读

洛鸿博双目圆瞪,深深震撼!

周围众人,瞠目结舌,头皮发麻!

只因,响起鸣音之枪,非保镖手中之枪。

反是保镖,眉心中弹,直挺挺的仰身,倒在了地上。

静……万籁俱静!

“你要,断我四肢?”

从始至终,唐墨面孔,皆无表情,尽管枪鸣,即使弹破长空自他头顶划过,也是如此。

话音传入洛鸿博耳中,使他浑身一个激灵,接着瘫软倒地,手脚并用,连连后退。

“你,你,到底是谁?!”

周围保镖,纷纷如临大敌,面容肃穆,却身形不动,前车之鉴历历在目,他们,哪还敢动?

“我为婵露而来。”

再度听到这个名字,洛鸿博已想起一些事情。

“不知道,我不知道什么婵露,你找别人问去吧。”

挣扎,恐慌,无外如是。

唐墨淡漠的看着他,抬手,并指一挥。

十里开外,狙击枪再次鸣响。

嘭!

就在洛鸿博双腿中间,一个拇指粗细的圆洞,炸开,缕缕烟丝,悠然飘起。

“啊!”

洛鸿博惊叫出声,却不敢动,一滩淡黄液体,浸透衣裤,流至地面。

唐墨一步步走至洛鸿博身前,深邃眸子,直视洛鸿博。

“说,我说!”

洛鸿博全身颤动,“大哥,我,我确实不认识婵露。”

唐墨面无表情,眼神犹如古井,不起半点波澜。

洛鸿博吞了口口水,“我知道谁认识,韩,韩家大少,韩景轩。”

“带我去找。”

……

至韩家之前,唐墨手中,以拿到了有关韩景轩及韩家的一切资料,其中还包括数项犯罪证据!

韩家豪宅,灯火通明,宅院之前,车水马龙。

今日,韩家大少翰景轩,与同为杭城四大家族的李家二女李静雅,订婚,彻夜宴请。

此前,洛鸿博也是要来参加这两人的订婚之宴的。

不过,此时,来此之人,多了一位。

步入韩宅,洛鸿博调带哭腔,“大哥,我,我可以走了吧。”

唐墨不言,后者试探着后退两步,正要跑开时,唐墨之手,按在他肩。

洛鸿博身子一僵,战战兢兢的扭回头去。

“大,大哥……”

唐墨手上用力,捏的洛鸿博肩膀,咯咯作响。

“婵露之事,你,出力不小。”

洛鸿博也好,韩家也罢,唐墨都以自松田太朗处得知,韩家,是婵露之事的始作俑者,而洛鸿博在这其中,是韩家对付婵露的一把枪!

洛鸿博双目通红,“大哥,我,我都是被逼的啊……”

其话音一落,咔嚓之声,自肩膀处响起,他一臂,已被唐墨废掉。

“呃啊!”

洛鸿博,差点没疼晕死过去。

而随后,唐墨,在未管他。

韩家豪宅,占地千平,入门之地,假山水池,两侧青石弯道,直通两辅一主三栋别墅,宴会场,便在那四层楼高的主别墅。

主别墅一楼,无一杂物,地面铺展红毯,有面具侍者,游走穿插于人群,为来宾送酒。

此时,宴会主角,韩家李家之人,还未出场,唐墨随意站于门侧,静待。

“是你!”

突然,一道声音响起。

唐墨侧目,微微蹙眉。

“正愁不知道去哪找你呢,你自己却找上门来了,这是该着本少报仇啊!”

说话之人,头缠纱布,一臂悬挂胸前,一旁,还有人搀扶,边睚眦欲裂说着,边怒视唐墨,一瘸一拐,走来。

他,正是玖富山庄,被唐墨一脚踹昏过去的李家大少,李浩然。

可唐墨早已遗忘。

“你,何人?”

一言出,满场惊!

在场中人,谁人不识李浩然?

尤其还是在今天,韩李两族联姻,势头,将更胜以往,然,此人既能来此,却不识李家大少?

别人尚且惊讶,李浩然则肺都要气炸了。

曾几何时,他李浩然,被人如此无视过?

“不认识本少了?”

李浩然狞笑起来,“那本少帮你回忆一下。”

“来人!”

话落,有四个黑衣劲装,胸怀皆是鼓起之人,自角落走出。

不用问,四人,当是李浩然保镖。

“小子,松田拍卖会辱本少之事,可还记得?”

什么?!

从其话里流露出的意思看,将其重伤者,便是那人?!

李浩然初来之时,众人便因其伤痕累累而大惊。

此时,更感震撼!

他竟如此胆大包天,敢辱李家大少,他,何德何能,又是何身份?

松田拍卖会的参与者,在场的并不多。

拍卖会,谁都可参加,而今日之喜宴,却非也。

知道者,自是还记得唐墨,甚至可说刻骨铭心!

只是,战军围城,震慑人心,关于唐墨,何人敢论?

以至于,李浩然并不知,唐墨发兵围城之事,亦不知,松田太郎,已死之事。

如若不然,李浩然,又岂会有如此作风?

经他提醒,唐墨倒是想起,“你就是聒噪那人?”

李浩然一愣,场中众人,一怔。

他是在说,李浩然……聒噪?

“好,很好,本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资格这么狂,给本少弄死他!”

四保镖,齐齐动身,前左后右,将唐墨围在了中间,接着,两人出拳,两人出腿,攻击!

唐墨眸光冰寒,身形一晃,不见有何动作,他竟出了四保镖的包围圈。

“聒噪!”

抬腿之间,两字吐出,随后一脚,踹在了李浩然胸口。

碰,这一脚,势大力沉,李浩然犹如破布麻袋,轰飞而出。

嘶!

全场,皆惊!

此人,死定了!

韩李两家,即将联姻,势力远胜往昔,便是另外两家,亦难逆其锋,他却这般不知死活,硬撞枪口。

“啪——啪——啪——”

便在这时,声声掌声,自楼上传来。

所有人,齐齐抬目,看向声源。

却见,二楼走廊之边,一身着白色燕尾服,身姿挺拔而又修长,面容消瘦眉眼阴寒之男子,目光炯炯,直视唐墨。

他,正是今天的主角,韩家长子长孙,韩景轩。

和李浩然这等纨绔子弟不同,韩景轩,乃有真才实学之人。

十五岁出国深造,十年后归来,大刀阔斧整顿家族企业,将原本于四家之中敬陪末尾的韩家,推至如今的四家龙头,不论手腕,不管才学,当属杭城之最!

有些人,或许会得罪李浩然,因为他不过只是纨绔子弟。

但,绝不会得罪韩景轩,凡是见过其手腕者,皆称可怕!

“这位先生,今日是我韩李两家联姻之日,李浩然,是我妻之兄,也是我之兄,动他,就是在动本少,谁给你的胆子,动他?”

边说,他边一步步走下楼来。

“还是说,我两家,你都未放在眼中?”

威胁,不管言语,还是眼神,都透出浓郁的威胁之意。

随着话落,气氛压抑,在场众人,无不大气都不敢喘。

看向韩景轩,唐墨面容一如既往的淡漠,眼中,却迸射寒芒。

“婵露,你可认识?”

话落,他伸手入怀,掏出蔗糖,含入嘴中。

嚼碎,香甜,芬芳,刹那充斥唐墨口腔。

韩景轩深深皱眉,嗤笑出声,正要说话,却被打断。

“她,我妻。”

这三个字,顿让韩景轩色变。

“你,你是……”

围观众人,纷纷侧目,能让韩景轩如此色变,此人,果然不是无名之卒。

韩景轩眼眸乱转,随即掏出手机,编辑一条短信,迅速发出。

唐墨抬眉,扫其一眼,深邃眸子,微光闪烁。

一旁,四名保镖将李浩然搀扶起来,“小子,你死定了,今天,你别想走出韩家!”

这句话,对唐墨而言,不过小人物的叫嚣而已,但对韩景轩而言,却让其心思连变。

转瞬,韩景轩眼神坚定下来,“辱我之兄,我岂容你走出韩家?!”

李浩然狞笑连连,被人搀扶过去,连拍韩景轩肩膀。

“不错不错,你这妻弟,我就认下了。”

韩景轩眼中闪过不耻之色,面上却是微笑以对。

便在此时,门外,嗡鸣大燥。

门开,一队身穿工装,荷枪实弹,面目狰狞,更显彪悍的西方之人,步入进来。

为首之人,几近两米,肩宽背阔,好似人熊。

其背,背一杆散弹长枪,肩膀,斜挂数十颗拇指大小的子弹,腰间两侧,插两柄手枪,双腿两侧,悬挂四颗手雷。

这简直,就是一个行走的爆力机器!

“韩大少,终于能用到我死神小队了吗?”

死神小队,在九州,知道死神小队之人,不多,但韩景轩于米联邦深造十年,对死神小队雇佣兵团,如雷贯耳。

死神小队,长期活跃于最原始的那片土地,所向披靡,战无不胜,不提当地土著,只说当地兵阀,都是只闻其名,便奔逃十里!

直至看到这些人前来,韩景轩一直提着的心,才缓缓放下,更对为首之人,主动点头示意。

那个人,他面对其,都略有惊恐。

死神小队之队长,名为杰森的男人。

他好似现实版的黑色星期五中的杰森,恐怖,嗜血,杀人如麻。

当韩景轩得知,上峰派下助他之人是杰森时,他兴奋异常,有死神小队在手,更有杰森辅佐,何事不成?

杰森目光扫视四周,但凡对视上他视线之人,尽皆低头,那是一双,杀气肆意的眼睛,如狼,似虎。

但,唯有一人,淡漠不动,唐墨。

杰森冷峻面孔浮起一丝嗜血冷笑。

不用说,他已知道敌人是谁。

一挥手,死神小队众人,清一色冲锋枪口,直指唐墨。

被十数把枪口瞄准,唐墨,坦然依旧。

“五年前,此枪,我于米军镇内,缴获三千六百把。”

此话一出,场中一众,尽皆鄙夷。

倒是杰森,眉头微皱,看唐墨淡漠的样子,这话,不似诓人。

韩景轩一怔,接着眼中厉色疯涨,“杀了他!”

杰森一摆手,止住众人,“你是谁?”

“唐,墨。”

两字吐出,杰森身形狂震,犹如人熊般身子,砰砰砰,连退三步。

唐墨眸子泛着冰冷寒意。

“番邦佣兵,有何资格,在我面前聒噪?!”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挚爱升霞女无讯 第2章 徒迁孤坟袍断义 第3章 只为寻故无人挡 第4章 闻名丧胆替天行 第5章 恨君不似江楼月 第6章 将心明月不得尝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