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小说 >

重生之名门娇宠

重生之名门娇宠

重生之名门娇宠

更新时间:2021-05-02 21:41:59
小编评语:如果没有爱哪来的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复活再活一次,甄妙宁终是收起来了性子。这才意外发现拥用的一切都飘缈如浮云。这世上原是谁都不可信的,惟有自己强悍才是真正的强悍。韬光养晦,很修身修身齐家治政平天下原是男人的事昨日雨刚过,树叶俱落。青石地面冷意渗骨,杂草枯黄,至秋便已无生机,又因夜里阴寒,凭生了几分薄冰。高门宅院门口的石狮子凶悍镇宅,门口地面干净无尘,下人早早就收拾停当。。

精彩节选:

如果没有爱哪来的恨。

染画无奈。想着自己回去大约是少不了一顿板子了,只怕少挨一些的好,更希望自己的皮能厚一些,上次大小姐为着崔鼎臣崔家二郎的事,一哭二闹的,直接连累了她挨了十个板子。

卢氏鄙夷着道,凌厉的眉头一皱,瞥了一眼管事的戚嬷嬷。

伯爵府大门口早聚集了一干婆子丫环,只勾着脖子往外瞧。平日里难得见的热闹,自是这一回要瞧个仔细,省得回头宅院里的八卦起来,自己一问三不知,若是跟不上那传的几句嘴,便算是丢了里子,被人认为是个不知事的蠢的。

婢子婆子自是打扫完毕,不敢发出半点声音。卢氏所过之处,侍婢们俱是低下头,俯身避开,不敢直视。

卢氏鄙夷着道,凌厉的眉头一皱,瞥了一眼管事的戚嬷嬷。

管事嬷嬷最终瞧了下那轿子上的标识,便回来禀报。说是认得的,是个甄家的甄字。

卢氏移步进入正厅,坐了正座的罗汉塌上,管事嬷嬷便上前命大丫鬟斟茶。

染画无奈。想着自己回去大约是少不了一顿板子了,只怕少挨一些的好,更希望自己的皮能厚一些,上次大小姐为着崔鼎臣崔家二郎的事,一哭二闹的,直接连累了她挨了十个板子。

冬日天气阴冷肃杀,风如刀子割过皮肤,清清冷冷。

管事嬷嬷见卢氏气得火大,自不敢上前接话,更不敢替那甄大小姐说上几句。

“大小姐,崔伯爵家一点儿反应都没。咱们还是回去吧!这事儿,奴婢越想越觉得惧怕,老爷若是知道了,定会剥了奴婢的皮。说是奴婢撺掇着大小姐来的,奴婢挨打不打紧,只怕大小姐跟着受委屈。那回去一顿祠堂是免不了的。”

端坐稳,卢氏闭目养神了一时,而后凤目倏睁,一抹精明从眼底划过。她的手指在桌子上敲了几下。

那侍婢穿着青色的马面裙,上身外套一颜色稍深的深绿色马甲,倒是生的唇红齿白,不过一脸急切,此时走到了黑色小轿旁的小窗前,有些紧张。

“闹事?她当伯爵府是什么地方?我让你们把她送回去,你们是不会做事了吧?”卢氏变了脸子,声音倏地拔高了几分。

“闹事?她当伯爵府是什么地方?我让你们把她送回去,你们是不会做事了吧?”卢氏变了脸子,声音倏地拔高了几分。

甄家自是要脸的大家族,甄氏祖上更曾是做过开国八国公之一的魏国公的。只这传了几代,渐渐不受皇宠,又无能耐的人致仕科举,只凭着荫封得了公爵的分封。因着如今的甄栋梁甄大人的祖父言语不当,做了几件荒唐事,被官家得知,便削了爵,甄家终究没落。

几个没眼力劲儿的,仗着是府内伺候过老伯爵的老人,被她几十仗家法打下去,打死了两个,后门外又抬出去四个,自此这一屋子的婆子奴婢更是噤若寒蝉,无人敢放肆。

昨日雨刚过,树叶俱落。青石地面冷意渗骨,杂草枯黄,至秋便已无生机,又因夜里阴寒,凭生了几分薄冰。高门宅院门口的石狮子凶悍镇宅,门口地面干净无尘,下人早早就收拾停当。





名门娇宠全文免费阅读  名门娇宠心蕊  总裁的名门娇宠  重生之娇宠名门妻  重生之名门娇宠txt  重生之名门娇宠桃花引  重生之名门娇宠 甄妙宁  重生之名门娇宠盛世  重生之名门娇宠百度云  重生之名门娇宠全文免费阅读  


  • 家的二&小姐,

    可她却不敢。甄家的嫡长女甄大小姐,可是跟自家的二少爷有着婚约的,虽说未曾成婚,可好歹也是下了定的。她不怕甄大小姐,却也怕眼前的大夫人反悔。

    2021-05-06 10:16:06详情点赞(0)回复(0)
  • 卢氏移&坐了正

    卢氏移步进入正厅,坐了正座的罗汉塌上,管事嬷嬷便上前命大丫鬟斟茶。

    2021-05-07 12:14:47详情点赞(0)回复(0)
  • 火大,&那甄大

    管事嬷嬷见卢氏气得火大,自不敢上前接话,更不敢替那甄大小姐说上几句。

    2021-05-06 08:44:12详情点赞(0)回复(0)
  • 个惫懒&夫人脚

    伯爵府掌家大夫人卢氏脚步轻缓,神色自若。身边的管事嬷嬷小心伺候着,不敢多说几句,只仔细盯着地面上的石头子,免得有些个惫懒侍婢没有打扫干净,会扰到夫人脚下。

    2021-05-06 03:16:13详情点赞(0)回复(0)
  • 几个没&自此这

    几个没眼力劲儿的,仗着是府内伺候过老伯爵的老人,被她几十仗家法打下去,打死了两个,后门外又抬出去四个,自此这一屋子的婆子奴婢更是噤若寒蝉,无人敢放肆。

    2021-05-06 08:30:07详情点赞(0)回复(0)
  • ,本是&尚书家

    这位卢氏向来不好惹,本是三品官员吏部尚书家的嫡次女,蜜罐子里长大的。又因母亲言氏执掌家权,据说是从小就跟着学习管家庶务,进了伯爵府,更是雷厉风行。

    2021-05-05 10:10:15详情点赞(0)回复(0)
  • 落。青&。

    昨日雨刚过,树叶俱落。青石地面冷意渗骨,杂草枯黄,至秋便已无生机,又因夜里阴寒,凭生了几分薄冰。高门宅院门口的石狮子凶悍镇宅,门口地面干净无尘,下人早早就收拾停当。

    2021-05-05 11:48:48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