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许你凉薄入骨

第8章 我们还有以后吗

发表时间:2021-02-23 18:31:56

景御凛低下头看去,女孩白皙的脸颊在酒精的作用下变的酡红,衬得她本来精致优雅的脸更为俏丽抚媚。他都忍伸出手轻掐她的脸颊,无可奈何地笑道,“走吧,也不是要唱歌跳舞吗?”身后的一众公他忍不住伸手轻掐她的脸颊,无奈地笑道,“走吧,不是要跳舞吗?”。


推荐指数:★★★★★
>>《许你凉薄入骨》在线阅读>>

《第8章 我们还有以后吗》精选:

景御凛低头看去,女孩白皙的脸颊在酒精的作用下变得酡红,衬得她原本精致的脸更加娇美妩媚。

他忍不住伸手轻掐她的脸颊,无奈地笑道,“走吧,不是要跳舞吗?”

身后的一众公子哥看着景御凛对舒染的态度霎时间锁眉猜测起来,不是说他们分手了吗?可是看他对舒染的态度不像是不喜欢了啊。

就连方才大胆出言说在杜若面前舒染什么也不是的林皎皎也有些看不明白景御凛的想法。

舒染挽着景御凛的胳膊走进大厅,此刻她深深地体会到了她的酒量确实不好,因为她已经感觉到周围在晃动,脚下变得虚浮。

景御凛拦住她的腰妓防止她摔倒,手指轻点她的额头,“让你不要喝你不听,以后可不准再这样了,要是我不在你身边可怎么办。”

以后他不在身边可怎么办……以后?他们还能有以后吗。舒染讥诮地笑了笑。

以前有他宠她,她可以肆意撒野任性妄为,但以后景御凛就不是她的景御凛了。

她顿住脚步,转身倏地环住他的腰,把脸埋进他的胸膛,将他抱得紧紧的,忍不住呜咽,“可是以后你都不在我身边了呀。”

景御凛听她的话也是一顿,他回手轻拍她的肩膀,安慰她,示意她放开,可是她的双手抱得愈发紧。

像极了小孩子做梦时梦见有人抢手里的糖果,害怕被人抢走所以死死抱住不放开的样子。

他就那样任由她抱着,他能感受到他的胸膛上落下的滚烫的水滴,烫得他不忍心把怀里的女孩推开。

不知道过了多久,女孩像是平静了,松开了他,抬起那张娇柔惹人怜爱的脸,眼底清明,向他伸出手,仿佛刚才躲到他怀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害羞,“亲爱的,我能邀请你跳支舞吗?”

景御凛摸了摸她的脑袋,张扬地一笑,“怎么能让女孩邀请呢,自然是该我邀请你。”

随后他站在她面前做了个绅士的邀请动作,“亲爱的染染,我能请你跳支舞吗?”

舒染把手放进他的掌心,他牵起她的手,向舞池中央走去。

她的心在颤抖,她多想告诉景御凛说,他知不知道,他对她越是温柔,她就越舍不得他。

宠了自己三年的男人突然为了另一个女人抛弃自己,她怎么能甘心,他自始至终也不相信,景御凛是那样一个薄情寡义的男人。

“今天的一切真的让我猝不及防。”舒染自嘲似的说道,“本以为今天过后我就是你的景太太了,没想到到头来却成了前女友。”

灯光闪烁,他们随着音乐起舞,舞步默契优雅,娇柔的女孩在张扬的男人怀里显得异常娇小,她微微抬起下巴,灿烂明亮的目光落在他坚毅的下巴,嘴角始终噙着甜甜的笑。

她像是几年前那个情窦初开的小女孩,步子欢悦如林间的鹿饮了溪水,她像是在与情人不舍告别的雕儿,悲伤却高傲。

景御凛微微低头,眸光落在只到自己肩膀处的女孩,幽深似海的双眸有一刹的动摇,里面的星光最终还是沉了下去,“对不起,染染。”

“对不起什么?”

“我答应过宠你一辈子,却要食言了。”

舒染不为所动,双眸平静得近乎沉寂,像是开玩笑般,“如果你觉得对不起我,那就收回分手的话啊,明天我依旧是你的新娘。”

她不是说着玩的,她是真的希望,他真的可以收回那两个字,但她也清楚地知道他是绝对不会收回那句话的。

他说出分手两个字的时候她真的很想大声质问他为什么,但她那可怜的自尊心不允许她在公共场合失态。

“染染……”景御凛无奈唤她。

舒染停下舞步,挽着他走到一旁,从路过的服务生那里端了两杯伏特加,一杯递给他,一杯自己喝。

“我一直觉得分手的时候问‘为什么’这个问题特别矫情,我看不起那些问这个问题的女人,可真轮到我之后我才发现,原来这是一个非问不可的问题。”她倒了一大口酒进胃里。

舒染一直以为自己是不一样的,她觉得她是天生高傲的公主,可以爱得轰轰烈烈,也可以走得潇潇洒洒。

可真到了转身的时候,她才发现原来自己的脚那么沉重,她这个骄傲的公主败在了爱情里,败得一塌糊涂。

“你是为了那个叫杜若的女人跟我分手?”

即使她已经猜到他为什么要与她分手,她还是忍不住想要亲自从他口中得到确认。

“对。”景御凛毫不掩饰,大大方方坦荡。

“她比我好?你觉得我不够她爱你?还是你爱她胜过爱我?”舒染的心里早就堵了一口气,这下她索性全部问出来,“为了她你不惜伤害我?”

景御了耐心地解释,“染染,她是我最爱的女人,几年前她突然失踪,后来我的人查到堰都疑似出现过她的踪迹,于是我到堰都寻找她的下落,但我没有找到她,偶然遇见了你,你知道吗,你的眉宇间和她很像。”

她的眉宇间和杜若很像?

舒染自嘲地笑了。所以,杜若是他的真爱,而她就是个替身?

他说他爱杜若,舒染这时候才猛然想起,景御凛从来没有跟她说过一次‘爱’这个字。

曾经有好几次,他看着她温柔缠绻,却有悠远缥缈,像是在透过她看另一个人的影子,她以为那是她的错觉……

“你有没有爱过我?哪怕只是那么一秒钟的念头。”

“没有。”没有任何迟疑的回答。

舒染心底猛然沉了下去,声音也有些有气无力,这个时候她才发现原来自己竟然还是带着期待的,现在这份期待彻底地烟消云散了。

原来一直以来,是她自作多情地以为景御凛足够爱她,事实上,他确实足够宠她,但他不爱她。

舒染将杯子里的酒全部倒入口中,知道答案她还亲手拿刀在原本还在淌血的伤口再刺一刀,痛的终归只有她自己罢了,她可真是蠢。

她拦下了服务生想要再拿一杯酒,景御凛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挥手让服务生离开了,对舒染沉声道,“染染,你醉了,不能再喝了,我让人送你去酒店休息,明天送你回景城。”

许你凉薄入骨
许你凉薄入骨
她与他的接触浑然皆因一场终身不可能会完成4的婚礼,而他在一次次人为的街头偶遇下爱上了了她,一步一步将她宠入天际。她曾曾经爱过一个人,他杨天热烈如朝阳,她便倾尽全力以赴去爱他,她花景城最有权势,令两道忌惮的凛爷今天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