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许你凉薄入骨

第16章 收留

发表时间:2021-02-23 18:32:07

“凛爷,杜小姐醒了。”舒染隐约听见电话那头程铎的声音。“染染,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我还有什么事要处理方式。”景御凛说着也20-300她公开回应,径直挂了电话。现在他可会这样,那“染染,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我还有事要处理。”景御凛说完也不等她回应,径自挂了电话。。


推荐指数:★★★★★
>>《许你凉薄入骨》在线阅读>>

《第16章 收留》精选:

“凛爷,杜小姐醒了。”舒染隐约听到电话那头程铎的声音。

“染染,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我还有事要处理。”景御凛说完也不等她回应,径自挂了电话。

以前他可不会这样,那时候他都是等她先挂断才挂的,像是早知如此,舒染自嘲了一下,收了手机丢进包里。

没有足够的时间伤感,简薄言逐客的声音就已响起。

“舒小姐,大门在那边,不送。”他眼皮也没抬一下,淡漠的语气不以为意。

舒染朝他翻了个白眼,“简先生,你要不要这么不近人情,你让我一个身心伤痕累累的弱女子往哪里走?况且我这会儿还光着脚丫子呢,你就不能发发善心可怜我一下?”

她的后脚跟都磨破皮了,凉风一吹就刺疼,她的高跟鞋是穿不了了,可是她又没有其他的鞋,她又不能光着脚到大街上瞎晃悠。

她只带了景御凛给的卡,除此之外身无分文。

她不想用他的卡,可没钱她也住不了酒店吃不了饭,况且她的脸肿得不能见人,眼下最好的办法就是让简薄言多收留她两天。

“简先生,你看我这个形象出门只会祸害外面万千民众,祸害别人遭雷劈呀,传统美德教咱要助人为乐,您那么善良就收留我两天吧,等我脸上的伤好了我立马走。”

舒染努力睁大她的大眼睛一眨一眨,举着四根手指做了个发誓的动作,她不知道的是,此刻她肿如猪头的脸做出这样的动作看起来煞是滑稽。

“所以祸害我就理所当然吗?你又从哪一点看出我拥有善良这样的品质?”简薄言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又不着痕迹地转过了头,似乎是看那张脸有点辣眼睛看不下去了。

舒染盯着简薄言看,仿佛只要盯着他,他就会答应她一眼,最后还是在他冷漠不为所动的脸前败下阵来。

“好吧,既然简先生不愿意,那就算了,我能否请简先生帮我另一个小忙?”

简薄言没有回答,沉默地看着落地窗外,窗外似乎有什么好风景吸引了他。

舒染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什么也没看到,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继而接着说。

“你也看到了,我这幅样子实在没办法出门,能否劳烦简先生费点力,帮我买双平底鞋、一顶帽子、一个墨镜还有口罩,再借点钱给我,你放心,我肯定不会白拿,你把卡号给我,以后我会还你的。”

她挂着灿烂的笑,再三保证。

简薄言依旧沉默着,幽深的眸如古井里的水波澜不惊。

有什么了不起,她也不一定非得求他!

舒染以为他这是默认不答应,气垒地轻哼了一声,准备放弃,拿起包就站了起来。

不就是顶着张猪头出门吗!反正消肿后大街上见过她的人也不一定认得出她,大不了就是被不认识的人嘲笑一下,反正她身上还有景御凛给的卡,大不了就是丢了点骨气!

舒染一步迈出,简薄言却在这时开口了,饶有兴趣地看向她,“舒小姐连求人的态度都这么高高在上?”

“简先生,我发誓我从来没有如此温柔友善心平气和过。”

她站在那里俯视他,而他就坐着抬头凝视她,但两个人的气势都丝毫没有半分不如彼此,就像只是在平视那般稀疏平常。

“舒小姐,若是你的态度更平和友善一点,也许我会同意你的请求。”

“那恐怕要让简大总裁失望了。”舒染双手环胸,气恼地偏过头不看他。

简薄言好整以暇地轻勾唇角,“舒小姐,我可是为了你的名誉考虑,也不知刚才是谁说怕我败坏了她的名声,再者,你就这么放心跟我一个气血方刚的男人共处一室?”

昨天出手帮她全然是因为某人嘱托,不过现在他忽然发现这个女孩比他想象中的要有意思,或许他应该改变一下决定,把她留下来也许会是个不错的主意。

其实他一直很好奇,这个女孩究竟有什么魔力,竟然能让某人把她留在身边三年。

“我担心什么。”舒染不屑地撇撇嘴,“昨晚我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脱光了躺你床上都没发生点什么,共处一室还能怎样。”

要么传言是真的,他是个gay,对女人不感兴趣,要么就是他不举,不然还有什么更好的解释?

无论是这两种其中哪一种,她压根就不信他是个正常的男人,跟这么一个绝对对女人产生不了任何威胁的男人待在一起有什么好担心的。

舒染这不屑的态度刺到了某总裁的高傲,他站起身,睨了她一眼,往餐厅走去,背影后落下一句意味不明的话。

“既然舒小姐对我这么放心,那就如你所愿,只希望到时候你不会后悔。”

简薄言是背对着舒染说这句话的,舒染自然也就没能看到某总裁幽深的眸底翻涌起的风暴。

他向来不在意别人的谣言,现在看来,他是该考虑破解掉这些空穴来风的谣言了。

舒染听他的话一个愣神反应过来。

不用出去丢脸了!

他答应了让她借宿两天!舒染一阵激动,把手里的包丢到了沙发上,直接倒进沙发里。

她想等她的脸好了,她就回景城办理转学手续。离开了景御凛,那座城市她没有必要再待下去了。

“舒小姐,早餐好了,你要吃点吗?”徐嫂和蔼可亲地问舒染。

舒染摸了摸空落落得有些难受的肚子,“有白粥吗?我想喝点清淡的。”

昨晚她就吃了几块甜点,后面喝了那么多酒,又全都吐了,她感觉自己的胃恐怕差点就出血了吧。

“有的,看你昨天醉得厉害,今早专门给你做的。”

舒染甜甜地道了一句谢,跟着徐嫂到了餐厅,简薄言正优雅地吃着早餐,见她进来了恍若没有看见,自顾自地吃自己的。

许你凉薄入骨
许你凉薄入骨
她与他的接触浑然皆因一场终身不可能会完成4的婚礼,而他在一次次人为的街头偶遇下爱上了了她,一步一步将她宠入天际。她曾曾经爱过一个人,他杨天热烈如朝阳,她便倾尽全力以赴去爱他,她花景城最有权势,令两道忌惮的凛爷今天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