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许你凉薄入骨

第19章 离开

发表时间:2021-02-23 18:32:09

舒染正盯着广告暗暗心伤,没特别注意到楼梯处走上楼的简薄言。凉薄的语调含着讽刺,“舒小姐,大早上坐在这儿臆想什么?”舒染回过神来,给了他一记眼刀,回讽说,“我也不是简大凉薄的语调含着讽刺,“舒小姐,大晚上坐在这儿意淫什么?”。


推荐指数:★★★★★
>>《许你凉薄入骨》在线阅读>>

《第19章 离开》精选:

舒染正盯着广告暗自神伤,没注意到楼梯处走下楼的简薄言。

凉薄的语调含着讽刺,“舒小姐,大晚上坐在这儿意淫什么?”

舒染回过神来,给了他一记眼刀,回讽说,“我不是简大总裁,没空做那么无聊的事情。”

简薄言没理她,径自走到厨房打开冰箱翻找,然而除了水果之外,他没找到不用煮就可以吃的东西。

舒染一直看着他,想知道他特地跑下来讽刺她是为了哪般,看到他难得微皱的眉心,这是她见过的简薄言冷冰冰的脸上除了讥讽之外出现的第二种表情。

看他的动作,她猜简薄言一定是和她一样饿了才会下来找东西吃,于是她十分愉悦地笑了,“简先生,你连饭都不会做吗?生活不能自理的人要是一个人怎么办,岂不是要被饿死?”

自从知道了简薄言令人讨厌的真正性子之后,且被他见过她最狼狈的时候的样子,舒染对他的生不出好感,从来不会放过一点嘲笑简薄言的机会。

舒染想,要是可以,直接将简薄言灭口了最好。

“舒小姐,你觉得你能比我好到哪里去?”简薄言一手撑着冰箱回头,“我有钱请人为我做这些,你有什么?”

每次简薄言都能完美地反击回来,这一点让舒染十分挫败。

有钱了不起吗?

她咬了咬牙,轻哼一声,“我一无所有,无所畏惧,简先生是不是很羡慕?”

“呵。”简薄言十分不屑地哼了一下,极尽嘲讽。

他在冰箱里找不到吃的索性关了冰箱门,倒了杯水喝。

舒染本来被他那一声极尽嘲讽的冷哼气得够呛,看到他喝水的动作后气全消了,以同样不屑的语气答,“简先生也不怎么样嘛,既然你这么有钱,为什么饿了还需要喝水充饥?”

一句喝水充饥让简薄言满头黑线,却也无可反驳,他只得闷着声不说话。

“咕咕。”舒染的肚子又不争气地叫了两声,在安静的客厅里听起来格外清晰。

舒染揉了揉肚子,看向简薄言,“冰箱里有面条之类的吗?要不咱俩煮点面条凑合一下?”

简薄言没有说话,只是拉开冰箱,舒染明白他这是沉默地同意了她的建议。

她起身过去在冰箱里翻找了一会,在下边的格子里没有找到面条一类的东西,而冰箱上层有点高,她只得踮起脚尖才够得到。

简薄言看她踮着脚尖找得辛苦的样子眼里的嫌弃一闪而过,随即拎小鸡似的提着她衣服后领将她拎开自己上前去找。

翻了一会儿他才找到了他们要找的面,不过并不是面条,而是意大利面。

他把面递给舒染,“劳烦舒小姐了。”

舒染眯了眯眼,“简先生觉得我会煮?”

“你提的建议。”简薄言面无表情,舒染却是能读出他想表达的意思,是她提的建议,所以就该她动手,她不会煮就该遭嫌弃。

舒染无奈,抢似的从他手里拿过面就往厨房走。

然而当站在厨房里,面对一系列她似是见过但又无比陌生的厨房用具时,她不知该从何下手。

对着各类奇形怪状的出具鼓捣了许久,舒染终于决定放弃了,“简大总裁,我觉得我们可以试着再喝点水充饥,或者再吃点水果。”

简薄言十分鄙视从她旁边走了过去,绕开她走到厨台边上,生火、拿锅、放水。

“原来你会啊。”舒染看着他一派十分熟悉的动作惊奇,“那你刚才装什么,害怕我赖上你让你每天给我做饭不成,也不想想以我的口味怎么可能赖上你。”

简薄言淡淡地偏头瞥了她一眼,舒染瞬间闭嘴,她担心待会儿简薄言一气之下不给她饭吃了。

憋了几分钟不到,她又忍不住说了一句,“简先生,我还以为像你这样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大少爷除了有钱之外一无是处呢。”

简薄言再次冷冷地瞥她,舒染合着嘴笑不露齿,极为温婉。

然而他还是一直看着她,看得舒染都以为她是不是又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喝断片惹恼了他时,他举起手机,“舒小姐,我觉得你才是真的一无是处,你难道不知道有度娘?”

简薄言说着三下五除二,将意大利面做成了像普通面条一样的吃法。

舒染看着有吃的了,马上就决定不和他计较,拿婉装过一碗面喜滋滋地坐到饭桌上拿起筷子迫不及待挑起尝味道。

刚咬了一口,她就觉得有点泄气,“简薄言,你没放盐啊?”

简薄言慢条斯理地端着他的面在舒染对面坐下,“是你口味太重。”

面条吃起来明明就跟没放盐一样,怎么就成她口味太重了?

舒染噎了噎,想说什么,桌上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她拿过打开一看,是一条美团的推送消息。

美团……

外卖!

舒染猛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她为什么不点外卖?为什么要吃这没味道的面?

“那个,简先生。”舒染抬头,看见对面的简薄言正吃得津津有味,她忽然有点怀疑真的是不是她的口味太重?不然为什么简薄言能把面吃得那么好吃的样子?

简薄言听她没了下文,抬眸问,“嗯?”

“没什么。”舒染一脸假笑,“这面挺好吃啊,简先生你做饭的天赋相当了不得。”

人家一个总裁好不容易做面给她吃,而且做面的人吃得那么开心,她当然不好意思在端着人家的成品时才说“要不咱点个外卖”这样的话了。

饭后,看在饭是简薄言做的份儿上,舒染很勤快地去洗了碗。

虽然晚饭的味道着实一般,但肚子是饱了的,所以舒染一夜好梦。

第二天一早下楼,舒染看到徐嫂已经回来了,顿时便觉得世界都明朗了许多。

不过这股明朗没有持续很久,早饭过后就结束了,因为她准备今天离开,简薄言家里有没有人做饭和她没有什么关系了。

舒染下楼时正巧碰见要去公司的简薄言,她打开手机点开通讯录把他拦了下来。

“简先生,多谢这些天的收留,你的电话给我留一个吧,回头我找你要个卡号,改日我会将这段时间的消费转给你。”

简薄言十分冷漠地拿过她的手机,在号码那一栏输入了几个数字后把手机还给她,然后一言不发地拿着文件包出门了。

许你凉薄入骨
许你凉薄入骨
她与他的接触浑然皆因一场终身不可能会完成4的婚礼,而他在一次次人为的街头偶遇下爱上了了她,一步一步将她宠入天际。她曾曾经爱过一个人,他杨天热烈如朝阳,她便倾尽全力以赴去爱他,她花景城最有权势,令两道忌惮的凛爷今天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