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许你凉薄入骨

第21章 再次相见

发表时间:2021-02-23 18:32:12

下飞机时,舒染出机场的时候又遭受了一波被认出来后的拥堵。机场外堵上她的不但是街头偶遇她的粉丝,除了特意蹲机场的各家媒体狗仔。“舒小姐,关于上星期突然被取消的婚礼你有什“舒小姐,关于上星期突然取消的婚礼你有什么想说的?”。


推荐指数:★★★★★
>>《许你凉薄入骨》在线阅读>>

《第21章 再次相见》精选:

下飞机时,舒染出机场的时候又遭遇了一波被认出之后的拥堵。机场外堵住她的不仅是偶遇她的粉丝,还有专门蹲机场的各家媒体狗仔。

“舒小姐,关于上星期突然取消的婚礼你有什么想说的?”

“舒小姐,你为何一周没有露面?是不是伤心过度躲起来疗情伤?”

“舒小姐……”

……

让人喘口气的机会都不给的问题接连抛出,嗡嗡嗡地响在耳朵边上像原子之间的碰撞。

舒染身边没带任何助理,她才猛然发现她一个人应付起这些人来真的很费力,她被一群举着手机的人围在中间,挤了很久都没挤出去。

“谢谢各位的关心。”舒染扯了扯被挤歪了的帽子,“我没事,真的没事,你们能让我先过去吗?我还有事。”

围着她的是实在太多,她的话被淹没在嘈杂里,那些人都只顾着拍照,看到她嘴唇动了像是在说话,但根本就听不见她在说什么。

正在舒染不知道该怎么摆脱围堵,抬头从人群的缝隙里看到了一个眼熟的身影,简薄言在助理保镖的簇拥下畅通无阻,他也在抬眸间看到了舒染。

舒染实在没有办法,递给他一个求助的眼神,而简薄言眼底毫无波澜。舒染从那双眼里看不出任何情绪,也无法猜测他到底愿不愿意出手相助。

对视了大约十几秒,简薄言挪开了眼神,偏头对身边的保镖说了句什么,两个保镖就朝舒染的方向走过来了。

两个保镖挤开人群给开出了一条路,舒染才勉强挤了出去,走到简薄言的身边。

有简薄言和他旁边的保镖助理在,狗仔们都被拦住了。

“谢谢简先生。”舒染都不知道这段时间以来她说了多少遍谢谢。以前她不知多久才会说的两个字在几天内就被她从里到外说了个透熟,“简先生怎么到景城来了?”

“舒小姐,你出门都不会掩饰一下?你知道有特殊通道吗?带个助理有那么难?”简薄言没回答她的问题,嫌弃地瞥了她一眼,迈步就往外走。

舒染耸耸肩,“我还真不知道。”

踏入娱乐圈以来,这些东西景御凛都安排了人给她处理,她出门从来没有担心过这些问题。

第一次一个人出门她也没料到会遇到这样的场景。洛相思给她的警示简直不要太准。

“生活不能自理。”简薄言冷冷地评价了一句。

“你说我?”舒染不可置信地干笑了两声,回想起自己的生活确实都是有人帮她打理,一时间竟然觉得无法反驳,“你说得对。”

她记起前些天好像用“生活不能自理”来形容过某个人,没看出来简薄言还是个记仇的男人。

出了机场,舒染就和简薄言分道了。

她在几番挣扎犹豫之下终于鼓起了勇气回景御凛的别墅里去拿东西。

“舒小姐,你怎么来了?”别墅的佣人给她开了门,开口第一句话便是这样问她。

景御凛家里的佣人都是认识她的,一起相处了三年,那些佣人曾一度将她当做了女主人,而现在,她再来时他们对她说的第一句话不再是“你回来了”而是“你怎么来了”。

言语上的转变已很大程度地说明了她如今的尴尬地位。

“我来拿我的东西。”舒染进门视线环绕别墅看了一圈,并没有看到景御凛和那个叫杜若的女人,这倒是免了她来前一直担心的不知如何面对。

“我的东西还在吧?”

“在,在的。”佣人引着她往楼上走,“你房间里的东西少爷没让我们动,说等你来拿走。”

房间里一成没变的装饰摆置让舒染有一瞬间的愣神。

她的房间是整栋别墅最大最好的,景御凛那么在乎那个女人,他居然没让人把她的房间收拾腾出来给她。

也对,他那么在乎杜若,当然不会让她住别的女人住过的房间,肯定是单独送了她一套别墅才对。

舒染找出了必须的证件和一些文件装好就下楼了,一件衣服包包首饰都没拿,只要是景御凛给她买的东西,她一样都没准备带走。

“舒小姐,你就走了?”走到门口时,佣人小心地问。

“嗯。”舒染轻轻应了声,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舒染本来是要到学校办理转学的,但转学手续很麻烦,还需要其他材料文件,耽误了一上午都没办理好。

看来这段时间还得在景城多留几天了。

舒染叹了叹气,决定找了家餐厅吃午饭。

她漫无目的地乱走,眼前的一座建筑却是让她停住了脚步。原来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时候,她又走到了最常来的那家餐厅,景御凛曾为她改名为“恋染”的餐厅。

只是现在,餐厅的上方明晃晃地写着的是“杜若餐厅”。

景御凛真的是想彻彻底底把她踢出他的生活啊。

“杜若餐厅,果然比‘恋染’好听多了。”

舒染准备转身离开,又顿住,径直走进了餐厅。

逃避,从来不是舒染的风格。

“舒,舒小姐。”餐厅的服务员是景御凛手下的人,也都是认识她的,看见她的时候惊讶地以为看错了,眨了几次眼睛确认之后才问,“你想吃点什么?”

“老样子。”舒染如同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浅笑着说,然后走过曾经独属于她的位置坐到了另一个靠窗的位置。

不过一个星期而已,偌大的景城什么都没有变,不过属于她的都不在了。

无论人还是物。

可她暂时还改不掉过去养成的那些习惯,该怎么办呢。

“杜若餐厅,你还特意为我开了家餐厅?”

舒染正望着窗外百无聊赖等午餐,餐厅里响起的一个女声引起了她的注意,她转头,就看见与景御凛并肩而立的杜若。

“喜欢吗?”景御凛勾唇挑眉问。

他笑起来太过醒目耀眼,以前的舒染最喜欢看他笑起来的样子,张扬热烈得像是天上的太阳,忍不住让她去追逐。只是这一刻,那份过于炽热的笑灼伤了她的心。

舒染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他们。

“很喜欢。”杜若红了脸,偏头低声道,怎么也藏不住开心的笑意,她偏过的弧度正好让视线撞上了窗边的人,愣了一下。

景御凛也顺着她的目光看到了窗边正注视着他们的舒染。

许你凉薄入骨
许你凉薄入骨
她与他的接触浑然皆因一场终身不可能会完成4的婚礼,而他在一次次人为的街头偶遇下爱上了了她,一步一步将她宠入天际。她曾曾经爱过一个人,他杨天热烈如朝阳,她便倾尽全力以赴去爱他,她花景城最有权势,令两道忌惮的凛爷今天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