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许你凉薄入骨

第23章 已是陌生人

发表时间:2021-02-23 18:32:13

第二天舒染被明婧连续空袭的电话闹醒。“舒染,你在景城吧,在的话就来一趟公司。”明婧的语气但是和前天像,机械得还没酒店前台客服人员得多很亲切。景氏了迫不及待要跟她解“舒染,你在景城吧,在的话就来一趟公司。”明婧的语气还是和昨天一样,机械得还没酒店前台客服来得亲切。。


推荐指数:★★★★★
>>《许你凉薄入骨》在线阅读>>

《第23章 已是陌生人》精选:

第二天舒染被明婧接连轰炸的电话吵醒。

“舒染,你在景城吧,在的话就来一趟公司。”明婧的语气还是和昨天一样,机械得还没酒店前台客服来得亲切。

景氏已经迫不及待要跟她解约了。

舒染对明婧的态度一向不在意,但即使早就知道会这样,心里还是忍不住有受伤的感觉。她终究还是没有放下景御凛。

“嗯,中午过去。”她应下挂了电话。

外面已经没有下雨了,雨后的空气格外干净清新。

舒染下楼吃过早饭过后,洛相思就发消息来说到到景城了,她把酒店的定位发给了洛相思等她过来。

洛相思下车门一见到舒染,关了车门连司机找她的零钱都不要了,朝着她飞奔而来,抱了个满怀。

“又不是多年不见久别重逢,你干嘛作出一副好像咱们百八十年没见过面似的。”舒染略嫌弃地把就差痛哭流涕的洛相思扒拉开,捏了捏她的脸。

洛相思是学表演系的,近年来也步入了演艺圈,虽然还没有大红大紫,但也是当前圈内不可忽视的一位小花旦,在一些活动或者颁奖典礼上她们经常会见面。

“见是见过,可是这三年你从来都是以那渣男为天为地,守着他舍不得离开半步。”洛相思作势要掐她脖子,“我跟你见面也只是匆匆见了个面,我都没有好好跟你说过话。”

舒染笑着拉过她的手挽着,“渣男?这词不该安在他身上。”

她还真没办法将这两个跟景御凛联系起来。

即便她跟他分手了,她还是敢举起双手保证,景御凛是个好人,也是个好男朋友,绝绝对对比任何男人都合格的男朋友。世上绝不能再找出一个比他还要完美的男朋友。

“舒染,你脑子没毛病吧,他都这样对你了,你还帮着他说话。”洛相思拿没被挽住的一只手摸了摸舒染的额头又掐了她的脸一把,“世上没有比他更渣的人了!”

人家姑娘把整个青春都耗在了他的身上,到头来,因为另一个女人,他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把姑娘甩了,还让这姑娘成为娱乐圈最大的笑话,他不是渣男谁是?

“不说他了。”舒染拗不过她,干脆不再纠结在这个话题上,拉着洛相思往外走,“你吃早饭了没,姐带你去吃大餐。”

洛相思不了解景御凛,她不会明白,当景御凛的女朋友真的是很幸福的一件事情。她的不幸只是因为,这个男人的心不在她这里。

“我在飞机上吃过了,好不容易来一趟,带我逛逛呗。”

两人一上午就逛了大半个景城,什么东西都没买,只是单纯地闲逛,牵着手走在街上,偶尔聊两句八卦趣闻。

这样的感觉让舒染有一种错觉,她们仍旧是当年不知人间疾苦的两个中学少女,这三年只是她做的一场梦。

直到中午,明婧的电话再次打来时,她才确定,眼前的一切的确是现实。

那头明婧的声音有点不耐烦,“我在公司等你。”

“嗯。”

舒染挂断电话朝担忧看着她的洛相思无所谓地耸耸肩,“我得去一趟景氏。”

“我陪你一起。”洛相思大致猜得到她去景氏是为了什么事,表情坚决没有任何让舒染拒绝的余地。

景氏内,景御凛并没有露面,和舒染谈合约的是他手下的总经理。

舒染很干脆地签了字,笑容一如既往地高傲而得体,任谁也看不出丝毫的怯弱。

“哟,这不是舒染吗?听说你为情所伤一个星期没现身呢,今天怎么有空来公司转悠啊?”舒染和洛相思刚出电梯就在大堂里被人拦住了去路。

洛相思凝了拦路人一眼,讥诮说,“怕我家染染抢了你的饭碗?我说余小姐,你都过气了,就算没有染染你还是火不了,别总是泛着酸到处走,味儿很难闻的。”

舒染毫不遮掩地笑出了声。洛相思长相是甜美一类的,不过她的性子可不像她外表看起来是小白兔,她们俩毒舌起来一直都是不相上下的。

况且,她说得也没错,娱乐圈里新人的涌起远比旧人保持火度要容易得多,只要一不小心跌出荧幕,若是没有点手段和好资源,就很难再爬起来。

余香沉下脸,强忍着怒气,“你是哪位?这里哪儿轮得到你插嘴。”

“余小姐贵人多忘事,前不久我们才一起拍过戏呀。”洛相思笑得甜美。

最近正播得火热的电视剧便是她第一次作为女主角登上荧幕,而这部热播剧的女配里就有余香。

余香肯定是认识她的,她装作不认识不过碍于某些拉不下来的可怜自尊和面子。

“相思。”舒染并不希望洛相思在这些人面前锋芒太露,拉过她的手臂绕过余香往外走,“我饿了,我们该去吃午饭了。”

洛相思很配合,朝余香甜甜一笑,乖乖地跟着舒染。

舒染刚绕过余香看到门口走进来的人时猛然顿住了脚步,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停下脚。

等她反应过来本想迈着洒脱的步子和拥着美人笑得刺眼的男人擦肩而过,潇潇洒洒地丢给他们一个背影,可心和脚都显得很沉,她有点迈不开。

“景御凛!”洛相思蓦然跨步拦在相拥而来的两人面前,伸手想给他一巴掌却被他轻松抓住了手。她甩开他的手,愤愤骂了一句,“你个薄情寡义的渣男!”

景御凛挑了挑眉,打量了她一遍,勾唇笑得饶有兴趣,“这位小姐,没记错的话,我并不认识你。”

“你不认识我没关系,我认识你就行。”洛相思狠狠剜了他一眼,目光落在他怀里的女人上,不屑地讥诮了一声,“你的审美真让人担忧。”

被蔑视了的杜若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悦,温柔漂亮的脸上挂着温柔善良,只浅浅地一笑。

舒染看着洛相思为了她出头的一幕,心里是很感动的,可是眼前对峙得僵持不下的场面让她矛盾得不知该怎么解决。

所幸洛相思知道分寸,不再看相拥甜蜜的两人,转身拉过舒染就走。

路过两人身边时,舒染忍不住偏头看了一眼,正好对上景御凛的双眸。那一眼让舒染心里苦涩得连一抹勉强的假笑都露不出来。

他看她的眼里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如同他还在她身边时看向别的献殷勤的女人时的陌生和疏离。

许你凉薄入骨
许你凉薄入骨
她与他的接触浑然皆因一场终身不可能会完成4的婚礼,而他在一次次人为的街头偶遇下爱上了了她,一步一步将她宠入天际。她曾曾经爱过一个人,他杨天热烈如朝阳,她便倾尽全力以赴去爱他,她花景城最有权势,令两道忌惮的凛爷今天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