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许你凉薄入骨

第24章 不值得

发表时间:2021-02-23 18:32:14

景氏大厦外,洛相思意狠拍了一下怔怔的舒染,“染染,别想他了,这种人不很值得。”她而已不明白了为什么景御凛非要能做到成了很陌生人的地步。舒染勉强笑了笑,一抬手捏住洛相思意的鼻子,她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景御凛非要做到成为陌生人的地步。。


推荐指数:★★★★★
>>《许你凉薄入骨》在线阅读>>

《第24章 不值得》精选:

景氏大厦外,洛相思狠拍了一下出神的舒染,“染染,别想他了,这种人不值得。”

她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景御凛非要做到成为陌生人的地步。

舒染勉强笑笑,抬手捏住洛相思的鼻子,“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不过下次可别那么冲动了,景御凛要是较真,对你没好处。”

虽然以洛家的势力也算是个不小的家族,但比起景家终究还是差了点。而且景御凛是出了名的手段狠辣不留情,她不敢想象要是他真对洛家下手会怎么样。

洛相思签的经纪公司是MS旗下的娱乐公司,但MS的总裁是简薄言,而简薄言和景御凛关系好,景御凛要出手对付的人简薄言绝不会插手帮忙,说不定还会帮着景御凛加一把火。

“知道了知道了,我有分寸。”洛相思不在意地应着,“我就是看不惯他开心,而你一个人躲着伤心。”

进餐厅时,舒染一眼就看到了一个冷若冰山的侧影。

为了避免像昨天那样遇到景御凛和杜若的情况,她专门选了一家离景氏比较远的餐厅,没想到在这儿也能遇见认识的人。

那侧影正是简薄言,他对面不知坐着什么人,只看他的侧脸就能感觉到他此刻必然没有什么好心情。

虽然他万年都是冷着一张脸,不过这会儿他的脸色明显比平日还要冷上几分。

“那是简薄言?”洛相思也注意到了他。

舒染点点头,与洛相思就近坐到了旁边的餐桌上。

她并不想让简薄言看到她,免得又因他那张臭脸弄得心情更糟。

“我去趟洗手间。”早上牛奶喝多了。

舒染起身往外走,刚跨出一步就迎面撞上了一个人,撞得她额头有点疼,而与她相撞的女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弱不禁风,已经倒在了地板母亲的怀里。

“抱歉。”

“对不起。”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地板母亲怀里的女人坐在地上揉了揉手腕和膝盖,好像很疼的样子,但她又极力忍着,眉头皱着,但没有让眼泪掉下来,有几分惹人怜爱的感觉。

“抱歉啊,我没注意到有人。”舒染赶紧上前去扶人。

摔倒的女人借着她的力道站了起来,对她露出温婉大方的笑,“是我走得太急了,有没有撞疼你?”

“我没事。”舒染朝女人微微颔首,正欲往洗手间走就感觉到脑瓜子凉飕飕的,她偏头就看到冷冷地看着她的简薄言。

他一副要吃了她的表情是做什么?

猛然间,舒染意识到了一件事,这女人很有可能就是和简薄言一起吃饭的那个人,能和简薄言一起吃饭的人关系肯定不简单。

她一直以为简薄言不喜欢女人,看来是她错了啊。

“简先生,打扰到你真是不好意思。”舒染朝他微微点头打个招呼。

简薄言冷漠地丢给她一个不知什么意思的眼神然后脚边生风似的走了。

“薄言。”摔倒的女人看着他的背影喊了一声,朝舒染委婉点头追了上去。

洛相思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有点八卦的意味,“简薄言谈恋爱了?”

“谁知道呢。”舒染耸耸肩去了洗手间,她其实也有点好奇,简薄言的取向。

她们吃完饭回酒店时发现,酒店外守着一大群狗仔,舒染还没有自恋到看到狗仔就觉得是冲着她来的。

不过这酒店除了她和简薄言好像也没有其他只得狗仔蹲的人住,狗仔们要么是冲着她来的,要么就是冲着简薄言来的。

“来者不善啊。”洛相思有些担心地说。

舒染倒是没太在意,“看他们能拍出个什么花来。”

习惯了时刻面对狗仔,她已经没那么敏感了,况且她就在这里住两天,身边只有洛相思,这段时间也没人找她拍戏,还能闹出什么绯闻?

回酒店后,舒染正和洛相思追偶像剧,忽然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来电显示的地理位置是楠城。

“不会是诈骗的吧,要不别接?”洛相思说。

“要是诈骗反套一笔钱也不错。”舒染笑笑,按下接听键。

“喂。”

电话那头的人顿了两秒才回道,“舒小姐,许久不见。”

男人的语气十分轻挑。仅仅七个字,就让人有不舒服的感觉。

“你是哪位?”听起来有点耳熟,像是在哪里听过,但一时间舒染想不起来她是在 哪里听过。

电话那头的男人低声笑了笑,“舒小姐贵人多忘事啊,婚礼上才见过这么快就把我忘了?”

婚礼上……

舒染不确定地问,“云枫?”

发布取消婚礼的消息后,除了简薄言她也就单独见到过云枫,加上号码是楠城的,打电话的人十有八九就是他。

可她的私人号码知道的人很少,云枫是怎么知道的?

“原来舒小姐还记得我呀,荣幸之至。”云枫轻挑的话再次传来,“景御凛弃了你,你如今身后无人了,来我身边怎么样?我保证给你最好的资源让你火遍半边天。”

舒染嫣然浅笑,“多谢云少好意,我想我并不需要。”

“你如今的处境可不比从前,我想你应该知道,景御凛不要的女人没几个公司敢签你,若没人捧你,你只会落得被雪藏的地步,舒小姐不为以后做打算?”

“打算当然是要做的,不过对象肯定不是你。”舒染懒得再跟他废话,挂了电话,并把号码拉黑了。

“云枫这家伙还真是不该花花公子的本性。”洛相思皱了眉头说,“说真的,染染,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舒染叹了叹气,“暂时还没想好,走一步算一步吧。”

反正景城她是待不下去了,如云枫所言,被景氏强行解约的艺人还有谁敢签?就算到了其他城市也不一定有公司敢签她。

不论是因为外界的因素或者她本身的意愿,她的演艺之路应该结束了。

“来B.S集团吧。”洛相思眼睛一亮,“我看简薄言好像倒对你没什么偏见,他应该不会阻止你。”

简薄言对她没偏见?就怪了。他巴不得离她越远越好。

“算了吧。我和那家伙犯冲。”舒染对他也是敬而远之,每次遇见他都没什么好事。

许你凉薄入骨
许你凉薄入骨
她与他的接触浑然皆因一场终身不可能会完成4的婚礼,而他在一次次人为的街头偶遇下爱上了了她,一步一步将她宠入天际。她曾曾经爱过一个人,他杨天热烈如朝阳,她便倾尽全力以赴去爱他,她花景城最有权势,令两道忌惮的凛爷今天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