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许你凉薄入骨

第25章 邀请函

发表时间:2021-02-23 18:32:15

“咚咚。”舒染和洛相思意看偶像剧看得正入神,响了了敲门声。洛相思意把音量调小,和舒染对望了几眼,高度警惕道,“景城里除了你熟识的人?”“也没。我认识了几个人你还不明白。”舒染和洛相思看偶像剧看得正入迷,响起了敲门声。。


推荐指数:★★★★★
>>《许你凉薄入骨》在线阅读>>

《第25章 邀请函》精选:

“咚咚。”

舒染和洛相思看偶像剧看得正入迷,响起了敲门声。

洛相思把音量调小,和舒染对视了一眼,警惕道,“景城里还有你相熟的人?”

“没有。我认识几个人你还不知道。”舒染摇摇头,眼底也多了分警惕,大声问,“谁啊。”

屋里就她们两个女孩子,要是真遇上什么不法之徒,凭她们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可没办法,小心为上。

“舒小姐,我是简总的助理易褚。”门外敲门的人恭敬地说,“我们总裁让我带话给你。”

舒染对这人没什么印象,将信将疑,“他找我干嘛?”

中午时她和简薄言才在餐厅遇见了,要是有事他当时怎么不说?

“简总希望你明天能陪他参加一个宴会。邀请函我放在门口了。”

“好。”舒染应下,等门外的脚步声走远,确保外面没人了,她才起身去开门捡起地上红色封面的邀请函进屋。

洛相思好奇,“简薄言请你参加什么宴会啊?”

“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鬼。”舒染撇撇嘴。

她翻开邀请函,这是一张订婚宴的请帖,订婚宴的时间是明天上午,当看到订婚双方名字那一栏时,舒染只觉刺目,心口一疼,请帖掉在了地上。

洛相思发现了她的异常,弯腰正要捡起请帖,‘景御凛’和‘舒染’五个烫金大字明晃晃地印在请帖上。

“景御凛这王八蛋!”洛相思气不过,狠狠地把请帖踩在脚底跺了两下,“薄情寡义的负心汉!”

来得真快。

这才取消了婚礼多久啊,他就迫不及待地要把婚礼给了杜若。

他到底是有多爱她呢。

舒染回过神来,拦住了还想多踩几脚的洛相思,捡起多了几个褶皱的请帖,“弄坏了明天我拿什么参加订婚宴。”

“你吃错药了!他摆明了就是要你难堪,你去做什么!”洛相思恨铁不成钢,准备抢过她手里的请帖。

舒染拍拍她的肩膀示意她淡定,“他邀请我去观礼,我当然要光鲜亮丽地去,不然我在外界眼里的形象又得凄惨几分了。”

她想知道,景御凛到底还能对她有多狠。

洛相思偏头想了想,觉得有点道理。

“对,我们染染那么漂亮,明天穿得漂漂亮亮碾压那女人。”洛相思咬牙切齿,“碾得她连渣都不剩!”

想好了明天要去碾压杜若之后,洛相思就一直翻手机给舒染看礼服,势必要寻一件气势恢宏能碾压全场的礼服给她镇场子。

洛相思找了一件就让舒染看一眼,看她满不满意,舒染有些心不在焉,只要洛相思问她都说可以。

“诶……”

“嗡嗡嗡……”

洛相思正要说什么,她的手机就响了,是她爸爸打来的电话。

“爸,怎么了?”

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洛相思一瞬间脸色凝重,“早上不是没事吗?怎么回事儿?我马上回去。”

舒染看她皱着眉头,担心地问,“出什么事儿了?”

“我爷爷中风了,情况有点紧急,现在还在医院昏迷不醒。”洛相思着急得眼眶有些红,“我现在回去看看,明天一早我来陪你。”

“不用陪我。”舒染抱了抱她,“你的爷爷的病情要紧,你快回去陪着他,参加一个订婚宴而已,我一个人能行,别担心。”

舒染帮洛相思订了票,打车送她到了机场看着她离开才返回酒店。

洛相思走前不舍又担忧地看着她,从她的表情看来只要她爷爷的病情好转明天一早她肯定会飞到景城来。

舒染刚下出租车面前就多了一道身影挡住了光。

“舒小姐,幸会,在这里见到你真高兴。”

舒染抬头就看到云枫那张永远带着不怀好意的脸,“可惜了,我并没有觉得高兴。”

她职业性假笑了一笑绕开他往酒店内走,云枫却是不依不饶跟在她身后,她停下他就停下,她迈步他就迈步。

“云少,你到底想要做什么?”舒染不耐烦。

原本她可以装作不在意应付所有人,可是那张刺眼的请帖让她连假笑的心思都没有。

云枫勾唇而笑,毫不掩饰他的目的,“想要你。”

余光瞥见酒店对面有人举着相机,舒染忽然才想起酒店外蹲着的那些狗仔。

看来她又得上热搜了,不过这对她来说都是家常便饭,顶着‘话题女王’的称号,她的坏名声早就传遍了,从前她不在意,现在她一样不会在意。

娱乐圈里每天想登上头条的明星多的是,无论标题是什么,是好是坏他们都不在意,大多数明星在意的只是出镜率以及被外界记住名字长相的机会。

现在,她是什么都不在意的那一类。

“云少,你不是我的菜,麻烦你以后离我远一点。”舒染冷漠地说。

“可舒美人你是我的菜啊,我怎么舍得离你太远。”云枫丝毫不在意她的冷脸,伸手想要揽过她的腰,舒染灵活地避开,目光又冷了一度,快步进了酒店。

她算是发现了,云枫之脸皮厚如城墙,言语攻击对他来说根本就没有用,她也不愿意在他身上浪费时间。

舒染乘电梯上楼,云枫也跟在她身后,舒染冷冷地瞪他。

“我也住这里。”云枫煞是无辜地摊摊手,“我来要参加景御凛的订婚宴,这里离婚宴地点近。”

他又继续说,“一个月不到,我就为了景御凛的婚事跑了两趟,你说是不是特别有意思?这回也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在宴会上玩失踪,我可不想再白跑一趟了。”

舒染听得出来他的话里明明晃晃的讽刺,可她不打算理会他,这种人越是理会他,他就越是得寸进尺,把他晾在一边等无趣了他自己就闭嘴了。

舒染出电梯就看到有人站在她的房间门外,准备敲门的样子,听到电梯这边传来的动静,他转头看了过来。

“舒小姐。”他朝舒染颔首,递过来两个盒子,“这是简总给你准备的礼服。”

她正好缺礼服,送上门来的不收白不收。

“帮我谢过简先生。”舒染接过盒子。

不远处的云枫勾着唇嘲讽地看着她,“原来舒小姐和简总走到了一起了呀,难怪对我无动于衷。”踏进娱乐圈的人,果然都是一样的货色。

舒染对他的嘲讽毫不在乎,将计就计地说,“是啊,简先生比你帅又比你有钱,而且不花心,比起你好了几万倍呢。”

她说完就拿着盒子优雅转身开门进屋,然后关上门,一个眼神都没再施舍给姓云的。

许你凉薄入骨
许你凉薄入骨
她与他的接触浑然皆因一场终身不可能会完成4的婚礼,而他在一次次人为的街头偶遇下爱上了了她,一步一步将她宠入天际。她曾曾经爱过一个人,他杨天热烈如朝阳,她便倾尽全力以赴去爱他,她花景城最有权势,令两道忌惮的凛爷今天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