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许你凉薄入骨

第27章 彼此互不干涉

发表时间:2021-02-23 18:32:17

但是而已定婚宴,但宴会里各类上流社会的人物该来的一个都没少,相对于婚礼的被注重程度也没低一点儿。九点半定婚仪式正式就,当主持了上来讲了一大串祝词,未婚新郎为未婚妻戴十点订婚仪式正式开始,主持已经上去讲了一大串祝词,未婚新郎为未婚妻戴上了订婚戒指,下边还有人起哄让未婚新郎亲吻未婚妻。。


推荐指数:★★★★★
>>《许你凉薄入骨》在线阅读>>

《第27章 彼此互不干涉》精选:

虽然只是订婚宴,但宴会里各类上流社会的人物该来的一个都没少,比起婚礼的被重视程度没有低一点。

十点订婚仪式正式开始,主持已经上去讲了一大串祝词,未婚新郎为未婚妻戴上了订婚戒指,下边还有人起哄让未婚新郎亲吻未婚妻。

不过可能是因为顾忌未婚妻会害羞,景御凛并没有吻。

杜若一身素色礼服勾勒出姣好的身姿,一头黑色长发盘了起来,额前垂下几缕碎发,衬得她愈发清纯动人。

像她这一类的清纯美人很少见,在娱乐圈里更是显得珍贵,也难怪景御凛对她那般执着珍惜。

这唯美的一幕在舒染看来却怎么看怎么觉得刺眼,似乎是应了她的所想,几个呼吸间,场内就出现了意外。

“景先生,你上礼拜才取消了与舒染小姐的婚礼,为什么这么快就又订婚了?”场内一个举着相机的人忽然开口问。

在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的时候,接连又来了好几个手持相机的看起来很明显是记者的人。

“景先生,你为何突然取消了与舒染小姐的婚礼?是寻到了真爱,还是如有人所言现在与你订婚的这位杜小姐横刀夺爱?”

“你是为了杜小姐才取消了与舒染小姐的婚礼吗?杜小姐是否是你和舒小姐感情中的第三者?”

……

出乎所有人意外的,景御凛的订婚宴上居然混进了记者。

问题还在持续不断地被问出,所有问题的指向都是对杜若不利的,场面一下子有点失控。

景御凛向来张扬的脸上神色不是很和善,嘴角勾着浅浅的笑,却让人觉得瘆得慌,他挥了挥手,让保安将全部记者都丢了出去。

景城是景御凛的地盘,在他的地盘里居然能悄无声息地混进记者,事情不简单。

场内很多人都是注意到了舒染也在现场的,一下子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她身上,都在怀疑是不是她买通了记者前来捣乱。

舒染微微浅笑,淡然地坐在原处,只当审视她的目光都不存在。

“你成众矢之的了。”她旁边的简薄言淡淡地说,虽然他面无表情,但很明显地听得出调笑的意思,“记者是你请来的?”

“人太出名不是什么好事啊。”舒染啜了一口红酒,姿态优雅,“简先生觉得我有钱请人?就算有钱,你觉得我有什么能力把他们弄进来?”

她也很好奇记者是谁放进来的。

她和景御凛的婚礼对外一直都没有任何明白的阐述,外界的人对他们准备结婚时的状况不清楚,对取消婚礼的缘由也不清楚,才导致了现在什么猜测都有。

说来她不明白,既然景御凛那么在乎杜若,他何不召开记者招待会把事情说清楚。

告诉所有人杜若是他的初恋,他曾为了杜若找遍了几大城市,这些年宠着舒染也只是因为她的眉宇间和杜若有两分相似,杜若回来了,所以他回到了她的身边。

这样的话说不定他还能得到一个‘深情’的赞美,也不会搞出这么多麻烦的事情。

“舒小姐在这方面倒是很有自知之明。”简薄言淡淡地说。

他明明知道记者不可能是她请的,还非要问她一句是不是她,舒染有点怀疑简薄言是不是有病。

“要是我能这能力,肯定就不止请记者来凑热闹这么简单了。像我这么善妒的女人,我指不定整得他们名誉扫地都觉得不够。”舒染毫不在乎地说。

实际上,就算她有能力,她也不会做什么。

爱情里的东西,从来不是这些外在的东西可以改变的。

不爱了就是不爱了,谁也没有错。即使让景御凛下不来台又能有什么用呢?她要的又不是让他不自在,她想要的只是他的心而已。

“景少,你的人安保能力不太行啊。”人群里一声吊儿郎当的声音调侃说,“我大老远两次跑来参加你的婚礼和定婚宴,一次半途终止,这一次不会又得出什么事儿吧?”

不仅仅只是简单的调侃,还有故意隐藏得不明显的讽刺。

舒染虽然没有和他过多接触过,但由于这个人的声音太令人讨厌,她一听就知道是云枫。

“景少,你的艳福不浅呢,前女友是出了名的美人舒染,现女友又是这般美貌动人。”云枫一脸笑意的看向舒染的方向,“舒小姐今天作为简总的女伴参加你的订婚宴,你们的缘分可真神奇。”

好兄弟和前女友走到了一起,不神奇是什么?

一席话,把四个人都说了进去,还有点挑拨离间的意思。

云枫似乎总是在刻意针对景御凛。

“景家和云家没仇吧?”舒染轻声问简薄言。

简薄言眼神有些复杂地看了她一眼,“景御凛甩了你,你还关心他?”

听不出来是单纯的询问还是带着他一贯的嘲弄。

舒染愣了愣,要是他没说,她都没发现,她竟是有些担心景御凛。她笑了笑,“简先生就当我八卦,行吧?”

简薄言不明意味地看了看她,缓缓地说,“云家最近和景御凛抢夺楠城到景城之间的商业线,云家出了高价想全部买下,但景御凛没有答应的意思。”

舒染是知晓景御凛的手段的,想要在他手下抢生意可不容易。

难怪云枫两次来景御凛的宴会都像是吃错了药的神经病,逮着跟景御凛有关的人就乱咬。

“云少放心,绝不会让你白跑一趟。”景御凛只揽着杜若的腰挂着漫不经心的笑对云枫说。

“如此最好。”云枫因为他漫不经心得近乎轻视的态度憋了一口气,却又不敢发作,只得假笑着和周围的其他人喝酒。

订婚宴上除了方才猝不及防出现的记者,一切如常,未婚新郎新娘致词过后所有人都随意吃喝,氛围感觉起来倒是还不错。

似乎是因为忌讳舒染是宴会主人前女友的身份,竟没有一个人找舒染搭话,她倒也乐得自在,端着酒杯站在泳池边上慢慢品。

她随手从花台里捡了两颗小石子扔了进去,看着水波因偶然的波动一圈一圈地荡。

她忽然想起不知什么时候学的知识点:两波相遇,会保持各自原来的方向传播,彼此互不干扰,像是从没有遇见过一样。

她和景御凛或许就是两列相遇却再没有干涉的波。

许你凉薄入骨
许你凉薄入骨
她与他的接触浑然皆因一场终身不可能会完成4的婚礼,而他在一次次人为的街头偶遇下爱上了了她,一步一步将她宠入天际。她曾曾经爱过一个人,他杨天热烈如朝阳,她便倾尽全力以赴去爱他,她花景城最有权势,令两道忌惮的凛爷今天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