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许你凉薄入骨

第29章 气傻了

发表时间:2021-02-23 18:32:18

“是她!”林皎皎忿恨地指指舒染,“凛爷,我亲眼见到看见了是舒染把杜若姐姐推一直这样水池的。”景御凛抱着刚被保安捞出的浑身全湿的杜若,将西装外套脱掉披在怀里身体肉眼由此可见地景御凛抱着刚被保安捞出来的浑身湿透的杜若,将西装外套脱下披在怀里身体肉眼可见地冷得颤抖的女人身上,然后才转过头看舒染。。


推荐指数:★★★★★
>>《许你凉薄入骨》在线阅读>>

《第29章 气傻了》精选:

“是她!”林皎皎愤恨地指着舒染,“凛爷,我亲眼看见是舒染把杜若姐姐推下去水池的。”

景御凛抱着刚被保安捞出来的浑身湿透的杜若,将西装外套脱下披在怀里身体肉眼可见地冷得颤抖的女人身上,然后才转过头看舒染。

看来秋天的水真的很冷。

确实够冷,不然上次他被简薄言丢进泳池也不会感冒。

舒染朝看向她的男人露出浅浅一笑,没有说话。

“是你把她退了下去?”男人的有些冷,含着凌厉的冷彻,质疑地看着她。

从来习惯笑得张扬肆意的景御凛很少会露出这幅表情。

舒染见过景御凛用这个眼神警告敌人,可从来没有想过,他眼里这样的眼神有一天会落在她身上。

终于不再是看陌生人的眼神了,可是这个看敌人似的眼神比起陌生人又好了多少呢?

她嘴角噙着浅浅的笑反问,“你觉得呢?以你对我的了解,你觉得我会不会推她下去呢?”

景御凛双眼危险地眯了迷,“真的是你。”

舒染只觉得这一眼里含着烈风,含着暴雨,打在她身上冷冷地疼,疼到了心里再蔓延至四肢百骸。

“原来我在你心里是这样的。”舒染倏地勾唇笑了,笑声娇娇柔柔的很好听,“景御凛,我提醒过她,秋天的水很凉。”

这一句话更像是承认了她的罪行一样,使得周围人看她的眼神都变得愈发不屑,混杂着各类骂声。

景御凛审视她很久,对舒染来说似乎隔了半个世纪那么久,他又开口问,“刚才的记者也是你安排的?”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原来古人说的这句话是这个感受啊。

舒染依旧笑得淡然而妩媚,“你觉得是我,那就是我吧。”

话是这么说,可舒染还是觉得有点委屈,但她的委屈再没有地方可以诉说,也不会有人再帮她讨回公道。

“舒染,以后离杜若远点。”景御凛警告了她这么一句,然后抱着喊冷的杜若离开了。

走得决绝而潇洒,背影怎么看都觉得绝情,对舒染的绝情。

“舒染,杜若姐姐要是有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林皎皎龇牙咧嘴地瞪着舒染威胁。

“我倒是挺希望她有事。”舒染真心实意地说。

杜若针对她,她可以理解,不过有一点她真的不明白,她到底哪里招惹了这个林家小姐,她为什么总是要跟她过不去?是她的美貌威胁到了林皎皎身为女人的自尊心?

被这些人一搅和,舒染的心情已经坏得所剩无几,拿了东西准离开。

“舒染,被冤枉的滋味好受吗?”余香抱着手下巴扬着拦在了她面前,看起来心情很不错的样子,大概是到了她被景御凛冷眼相待的全过程。

原来还有人看得出来她是被冤枉的啊。

可是为什么连余香这种没脑子的女人都能看出来的事情,景御凛那个精明的家伙却看不出来呢?

“感觉挺酸爽的,你要是想知道,下次让你试试?”舒染嘲讽地勾了勾嘴角,绕开余香走了出去。

或许,这根本不是真相的问题,而是看主角选择相信谁的问题。

就算站在真相的角度她没有错又如何,景御凛选择的不是真相,而是他爱的女人。

大概是应了有句话,倒霉的时候所有倒霉的事情都会全部凑到一起来个全家桶大礼,舒染在宴会地点外等了半小时也没见着一辆车。

她忘了她是和简薄言一起来的,而且她不明白为什么办个订婚宴要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

让她更想骂人的是,她只是气愤地跺了一下脚,鞋跟就卡在路边地板砖缝里扯不出来了。

“什么倒霉日子!”几次尝试挣脱无果后,舒染无奈地蹲在地上。

果然不愧是简薄言找的鞋,质量忒好,她想掰断鞋跟都掰不动。

“舒小姐,看来是我多虑了,原来你还有心情蹲在地上数蚂蚁。”随着车停下的声音冷漠的男声钻进耳朵。

数你大爷家的蚂蚁!

舒染听到这个声音就来气,索性把受的气全撒在他身上。

她站起来偏过头就找简薄言骂,“简薄言,你哪儿找的破鞋?跟设计得这么细做什么?质量做得这么好干什么?”

简薄言摇下玻璃,透过车窗看清了舒染的处境,倏地垂眸笑了。

那笑容极浅,只有嘴角浅浅的一抹微不可查的弧度,还没来得及染上眼角眉梢就已经消失在了冷峻的脸上。

“舒小姐,你是被气傻了吗?”简薄言打开车门迈着优雅的步子几步走到舒染面前蹲下,“把脚从鞋里拿出来。”

舒染虽然对他的话心有不满,但一听他富有磁性的声音严肃正经地和她说话,就觉得很有信服力,也不知道怎么的,就乖乖听话把脚拿了出来。

简薄言很轻松地就把鞋跟从地板缝里拯救了出来,把鞋放到舒染光着的脚边站了起来。

舒染呆呆地低头看完了简薄言一系列行云流水的动作,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就愣愣地看着他。

她似乎确实被气傻了,连把脱了鞋蹲下去拔鞋子的方式都没想到。

简薄言薄唇轻启,吐出一串极欠揍的话,“舒小姐金鸡独立的功夫练得不错。”

“你才是鸡呢!”舒染低头穿鞋掩饰愣神的尴尬,随即想到她需要搭车离开这里,“简先生,回酒店吗?能否顺带……”

“上车。”还没等舒染说完,简薄言就已经猜到了她接下来的话,直接走向车开门坐进驾驶座。

明明上一刻还直呼其名,有求于他的时候瞬间改口变尊敬,善变的女人。

舒染对此确实是有点不好意思的,毕竟这都已经不知道是第几回,她搭简薄言的顺风车了,似乎是从真正认识以来,她就一直在麻烦他这件事。

“舒小姐,记者不是你安排的,景御凛问你时你为什么不解释一下?”在舒染以为会像往常一样一路沉默到目的地时,简薄言忽然问她。

虽说当时她并没有否认,景御凛也没说什么,但舒染隐隐觉得景御凛没有把记者的事情扣在她头上。

“他要是连这么一件小事都查不清,他就不是景御凛了。”舒染坐在副驾驶座歪着脑袋看车窗外的闪过的风景,低声喃喃道,“总觉得就这么被那女人冤枉了有点亏。”

许你凉薄入骨
许你凉薄入骨
她与他的接触浑然皆因一场终身不可能会完成4的婚礼,而他在一次次人为的街头偶遇下爱上了了她,一步一步将她宠入天际。她曾曾经爱过一个人,他杨天热烈如朝阳,她便倾尽全力以赴去爱他,她花景城最有权势,令两道忌惮的凛爷今天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