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许你凉薄入骨

第30章 绯闻满天

发表时间:2021-02-23 18:32:19

“舒小姐,我始终会觉得你也不是个会让人轻意被欺负了去的女人。”舒染说得但是低声,但她是坐在简薄言旁边说的,简薄言隐约但是听清了她说的是什么。她长得确实像物质女又浅薄的一舒染说得虽然小声,但她是坐在简薄言旁边说的,简薄言隐约还是听清了她说的是什么。。


推荐指数:★★★★★
>>《许你凉薄入骨》在线阅读>>

《第30章 绯闻满天》精选:

“舒小姐,我一直觉得你不是个会让人轻易欺负了去的女人。”

舒染说得虽然小声,但她是坐在简薄言旁边说的,简薄言隐约还是听清了她说的是什么。

她长得确实像拜金又肤浅的一类女人,看起来似乎没什么心机,甚至有点单纯到愚蠢,但实际上,舒染远比表面上所看到的要深,也更聪明。

她有一颗追逐爱情的炽热而纯真到极致的心,但她对所处的社会环境看得也很明白,她绝不是对世事一无所知的小白兔。

这是简薄言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从舒染身上得到的结论。

“简先生说对了。”舒染偏头看他,“我舒染怎么能被白白欺负了呢,改天会加好几倍地让她还回来。”

简薄言有一张近乎完美的脸,唯一使他没达到完美标准的不足就是他从来不笑,冷冰冰的表情跟棺材脸似的,让人望而却步。

他的侧脸冷峻,但因隐了一半,单看侧脸的话他身上的那种冰冷气息像是跟着减半了一样,看着没那么不近人情。

如果她没有见过景御凛那张已经完美的脸,估计会沉沦在简薄言精致的侧颜里。

“你今天怎么亲自开车?你司机呢?”舒染好奇地问。

“有事。”

也不知道他说的是司机有事还是他有事。

认识了也有那么久了,舒染觉得和简薄言说话依旧是一件费力的事情。

舒染无聊地翻开娱乐新闻看,猛然看到一个雷人的标题:舒染被景御凛抛弃后极速攀上了简薄言。

旁边配的是今早上她从酒店出来上了简薄言车的照片,最重要的是狗仔拍照的角度很刁钻,刚好拍到简薄言眼神看着她说话的角度。

然而就这么一个抓拍的角度,被夸大了无数倍,写成了‘MS总裁简薄言与舒染深情对视’。

她真想把写这个标题的人拉到当时她和简薄言说话的现场,让他看清楚,简薄言看她的时候到底有多嫌弃冷漠。

舒染再往下翻了翻,还有其他好几个不同版本的,什么‘舒染与简薄言关系匪浅’,‘舒染攀上前男友好兄弟’,‘舒染和简薄言酒店同行’……

配图是各式各样的从不同角度拍的照片。

舒染忽然觉得有点好笑,把手机凑到简薄言面前,“简先生看娱乐新闻吗?”

简薄言腾出一个眼神淡淡地瞥了一眼,只大致看到标题和配图他就已经猜出来内容了,不冷不热地评价说,“舒小姐绯闻女王的位置坐得很稳。”

“稳得让我受宠若惊。”舒染收回手耸耸肩继续往下翻,“说来我还是第一次和简先生传绯闻呢。”

以前她整天跟着景御凛,除了会和拍戏的演员或者导演传绯闻,和简薄言几乎是零接触,想传也没得传,如今有了机会,各家媒体不好好利用起来赚足眼球和流量才怪呢。

舒染翻着翻着翻到了一条标题为‘风流公子云枫和舒染的爱恨纠葛’的娱乐新闻,往下几条写的都是她和云枫,时间是昨天。

她点开一看,照片上正是昨天云枫在酒店外拦住她的情景,因为当时云枫和她靠得比较近,再被这么以渲染,照片怎么看怎么觉得暧昧不清。

和简薄言传绯闻舒染并没有什么感觉,和平时与其他艺人传绯闻没什么两样。

但和云枫的绯闻让她很不舒服,她不喜欢云枫这个人,连带着和他传绯闻都觉得闹心,还有点莫名其妙的恶心。

“简先生,问你一个比较专业的问题。”舒染歪了歪脑袋,“有我出现的头条是不是很赚钱?”

才两天就和两个分量都不小的男人传了绯闻,她舒染何德何能啊。

简薄言微微偏头,看到了她手机上的娱乐新闻,淡淡地说,“舒小姐和各家豪门公子闹出来的头条的确很赚流量。”

“那我还真是棵金晃晃的摇钱树。”舒染说得有些自嘲,“可惜景氏错失了这么一棵能赚钱的树。”

虽然景御凛从来就不缺靠她吸引的流量。

“MS随时欢迎舒小姐来当摇钱树。”舒染还在愣神就听到简薄言冷漠的一句话,她还以为她听错了。

“简先生说什么?”

简薄言目视前方,依旧没有什么表情,“舒小姐可以到MS继续当摇钱树。”

“嗯?”舒染确定她没有听错,“简先生,我想确定一下,你和景御凛到底是好友还是敌人?”

“朋友。”

“那我就真的看不懂你了。”舒染关了手机认真地看向简薄言,生怕错过他一个表情,虽然简薄言平时也不会有什么表情。

“景氏处处为难我,而你却要在这个节骨眼帮我,你和景御凛确定没有反目成仇?”

“人是人,工作是工作。”简薄言淡漠地说,“我向来不会放过赚钱的机会。”

这倒是了。

早就听说简薄言是个工作狂,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工作,连休息的时间都少得可怜。这些她在简薄言家里借宿的一个礼拜里也亲眼见过了。

只不过,舒染没想到简薄言是个如此恩怨分明的人,瞬间有一种一直看错了他的感觉。

“我会好好考虑简先生的建议。”舒染委婉地保留了决定。

她暂时还没想好去向,一切等下定决心之后再说吧。

“舒小姐知不知道过时不候这句话的意思?”简薄言很冷漠地说,“过几天等我改变主意了,想进MS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那就看我运气咯。”舒染对此没有多在意,“看到时候我考虑好之后简先生是否已经改变主意。”

简薄言没答话,不知道究竟在想什么,不过舒染本来就对进MS的事情没有多上心,也不是很在意他是怎么想的。

回到酒店后,舒染问了简薄言的房间号,换下了礼服和鞋子就装好还给了他,而她留在造型师那里的礼服很快就有人送了过来。

接下来的几天里,舒染就一直窝在酒店里哪儿都没有去,饿了叫外卖,困了就睡觉,偶尔和洛相思聊会儿天。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么心情才这么做。

其实本来拿了在景御凛那里的东西过后她就完全没有必要待在景城了,如果拿了东西之后她就走了,或许也就不用参加订婚宴,她的伤口上就不会被撒上一层盐。

许你凉薄入骨
许你凉薄入骨
她与他的接触浑然皆因一场终身不可能会完成4的婚礼,而他在一次次人为的街头偶遇下爱上了了她,一步一步将她宠入天际。她曾曾经爱过一个人,他杨天热烈如朝阳,她便倾尽全力以赴去爱他,她花景城最有权势,令两道忌惮的凛爷今天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