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任由情爱步步殇

第8章 双面娇淑

发表时间:2021-02-23 19:32:51

花房鼎盛时共各类花卉五百多种,光是而已牡丹就有两百多种。据传,当初祖父是仿造月宫的花园而建,其中三分之二的品种是(月家,虽然他们蓝家的这个花房,却还还来据说,当年祖父就是仿照月宫的花园而建,其中三分之二的品种也是来自月家,但是他们蓝家的这个花房,却还不及月家花园的一半。。


推荐指数:★★★★★
>>《任由情爱步步殇》在线阅读>>

《第8章 双面娇淑》精选:

花房鼎盛时共有各类花卉一千多种,单单只是牡丹就有两百多种。

据说,当年祖父就是仿照月宫的花园而建,其中三分之二的品种也是来自月家,但是他们蓝家的这个花房,却还不及月家花园的一半。

只所以建这个花房,目的就是为了激励蓝家的子孙后代,要以月家为目标,纵是不能追月家的脚步,却也要紧紧跟在身后,万不可越走越远。

可是没想到祖父才去世不过五年而已,现在的蓝家,别说紧跟着月家的脚步,甚至连这花房里的檀木架都早已被自己的弟弟拿出去换钱了。

蓝少东滥赌成性,根本就没心思打理蓝家产业,便让自己的儿子蓝明皓继承了集团总裁之位,可蓝明皓除了会玩女人什么都不会,余下的两个弟弟也不用提,都是江城出了名的纨绔子弟。

如果不是因着祖母夏筱潇尚在人世,压制着父亲和哥哥,蓝家恐怕早就被他们给掏空卖净。

蓝梦莉禁不住闭上眼用手捏着眉心,头痛一阵阵袭来,心下烦燥如涨潮之水一波波涌来,连带着面前的花香都浓郁的让人厌烦,手下用力,刺痛如针扎般袭来。

睁眼一看才发现自己手中握着的竟是株黄色的蔷薇,枝身上的刺深深扎入手指,血珠凝在指尖,透着让人心惊的艳,蓝梦莉把手指含在嘴里,吸吮着伤口。

“哎,你见到大小姐了吗?”

喁喁私语声从她右前方花架下传来,蓝梦莉的动作一滞,正是花女轻霜的声音。

“谁看到了,说不到躲到那个角落偷偷哭那,她呀!活该”

竟然是曼巧的声音,蓝梦莉心下猛的一震,双眸骤然缩了起来。

“也是,谁不知道她爱月宛白爱的死去活来,可现在人家月家孙少爷把未婚妻都带回来了,她呀!平日里一副高高在上凌然不可一世的样子,竟还妄想着攀上月宫,也不瞧瞧自己的样子……”

“可不是,装的一副豪门千金的温婉样,骨子里比谁都恶毒,别说是月家孙少爷,就连月宫里的管家都瞧不上眼”

“哎,我告诉你,前两年为了她的事连老太太都出动了,可月管家对着老太太都是爱理不理的,就凭她也想踏进月宫,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你知道不,听说月宛白的未婚妻长的可漂亮了,人也温柔……”

“那是,能被月家太子爷瞧上的人又能差到那去……”

蓝梦莉仿如五雷轰顶,耳膜里都是嗡嗡做响,太阳的灼热分明照在身上,可她却觉得后背一阵阵发寒,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只剩下那句:月宛白的未婚妻,未婚妻——

‘嗬’蓝梦莉伸手抓起载种在面前花盆里的蔷薇花枝,连带着花盆都高高举起,朝着地上狠狠掼去。

‘砰——’瓷盆碎裂的声音传来,花架后的人抬头看到蓝梦莉,吓得向后一跌瘫倒在地上。

蓝梦莉跨过面前的花架,抡圆了手臂对着曼巧重重掴了下去,她的手掌被蔷薇花枝上的倒刺深深镶入肉里,这一巴掌下去,细小尖锐的刺全都又往肉里更深一分,这个时候,火辣辣的细痛这才密密麻麻拥了出来。

曼巧半张粉脸瞬间红肿起来,白皙的面颊上都是星星点点的血红,看到她的手掌,在顾不上脸上的痛,扑在她脚面上就去抓她,着急道:“小姐,你的手”

蓝梦莉甩开她的手,伸腿一脚正中她的心窝,曼巧爬在地上双手捂着胸在也起不来。

蓝梦莉转身看向地上抖如秋雨中凌乱枯叶的轻霜,脸上甚至还带着丝笑意,巧笑嫣然:“轻霜,张开嘴让我看看你的舌头到底有多长”

轻霜吓得三魂都脱出了躯体,上前抱着她的脚不住的哭喊求饶:“小姐,我错了,我以后在也不敢了,求求你饶我这一次……”

蓝梦莉蹲下身子,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宝石般光华流转的双眸里,全都是刻骨的恨意,却咬着牙宛如叹息般柔声:“你,刚才在说什么?”

蓝梦莉表面上温婉柔顺,既有名门淑女的优雅,又带着世家千金的教养,可只有蓝家人才知道,那全是假像。

蓝梦莉阴狠而不择手段,身边服侍她的人,身上常常带着伤痕,既有针刺也有脚踹,稍有些不合心意,都会招来她一顿毒打。

如果刚刚她和曼巧只是在背后说她坏话也就罢了,最多被她揍一顿,在关上几天,可一旦扯上月宛白,这一次,怕是她们在劫难逃,可轻霜犹是不甘心,想要赌上这一把。

她猛的抬头哭道:“小姐,我们刚说的都是真的,今早月宫的管家过来,说是看老太太,我正好去给老太太送花,亲耳听见他说宛白少爷就要结婚了,到时候请老太太一定过……”

“贱人——”蓝梦莉在也撑不住浑身怒意,嘶叫着一巴掌甩了过去,犹自不解气伸手抓着她衣领,另一只手不住的扇着巴掌,双眼紧盯着她却找没有半点焦距,只是不住嗷叫着:“你们这些下三烂的贱货,整天闲着没事就会乱嚼舌根,我让你们嚼,让你们嚼”

蓝梦莉打人的工功早已如火纯青,巴掌下去又狠又准,轻霜的双颊顿成发面窝窝,鲜血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蓝明耀在外浪了一整夜,刚从他的宝马车上下来摇头晃脑的经过花房,就听见噼里啪啦清脆的响声,忍不住躲在花架后伸头,正看到蓝梦莉疯痴的眼神,吓得哆嗦着就要转身,晕头昏脑之下却推倒了面前的花架。

‘哐——’花架上的瓷盆跌落发出震天的响声,惊回了蓝梦莉的神识,松开手,轻霜如羽毛般倒在地上,鲜血顺着嘴角流淌成刺目的小溪,在地上蜿蜒。

蓝梦莉轻抚着玉手,面上又是恬静的温柔,细声细语:“原来是三弟,你这是刚回来,还是要出去?”

“姐,姐——”蓝明耀吓得双腿直抖,舌头打着弯噗嗤着:“我,我……回,来,你忙,我先走……”

蓝梦莉对着他轻柔笑着:“乖,回房去吧!顺便把坤哥给我叫来”

蓝明耀双腿一软,一屁股跌在地上,两眼发直,哆嗦着:“坤,坤哥……”

“滚——”蓝梦莉悠然变色,阴冷的盯着他从牙缝里兹出。

任由情爱步步殇
任由情爱步步殇
为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蓝梦莉与祖母联手合作设计月氏掌家人月傲天,引起脑梗陡然去世,月家一乱,月宛白顿陷四面楚歌。祖孙借平叛之名受恩月宫,月宛白含悲被抛弃心上人为妻蓝梦狂风卷着暴雨似无数条鞭子狠狠的抽在车窗玻璃上,寒风呼啸,桥下的海水似是脱了僵的野马借着暴风雨之势掀起丈来高的巨浪径直朝着桥上冲,整个世界笼罩在扑天盖地的水汽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