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任由情爱步步殇

第12章 往事如梦

发表时间:2021-02-23 19:32:55

望着面前已是喜笑颜开的女孩,他脸上有着微微的吃惊,嘴角终于等到裂出丝笑意又问着:“你为什么在这里哭?”“我迷了路了找将近家里人,哥哥你是也不是也迷了路了?”蓝梦莉也不明白“迷路?”他打量她一番,恍然道:“你是来参加爷爷寿辰的吧!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可是我要去钟楼,和你的路正好相反那?”。


推荐指数:★★★★★
>>《任由情爱步步殇》在线阅读>>

《第12章 往事如梦》精选:

看着面前已是喜笑颜开的女孩,他脸上有着微微的惊讶,嘴角终于裂开丝笑意又问道:“你为什么在这里哭?”

“我迷路了找不到家里人,哥哥你是不是也迷路了?”蓝梦莉也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男孩明明比她大不了多少,可看到他就莫名的安心,在这黑漆漆的暗夜下,有他陪着她就不会害怕。

“迷路?”他打量她一番,恍然道:“你是来参加爷爷寿辰的吧!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可是我要去钟楼,和你的路正好相反那?”

小男孩似是有些为难,两条眉毛又皱了起来,脸上带着淡淡的忧伤。

蓝梦莉根本就没听他在说什么,只是觉得眼前这个漂亮的哥哥似是很不开心,心下也就跟着莫名揪了起来。

“要不你先跟我先去钟楼,一会我在送你回去找你家里人好不好?”小男孩的眉头终于有些许的舒展,对着她笑道。

“好”蓝梦莉对着他的笑脸,莫名的就觉到欢呼。

“走吧”小男孩转身对着她伸出右手。

蓝梦莉抓着他的手,跟着他朝着面前黑沉沉的林子走去。

“哥哥你叫什么名子?怎么敢一个人在这里走来走去,不怕迷路吗?”蓝梦莉仰着小脸,看向身侧帅气的男孩。

“你怕吧?”男孩抓着她小手的手,不自觉紧了紧。

“不怕,有哥哥在”蓝梦莉仰着小脸,高声对他喊着。

男孩伸手拍拍她的头,还揉了揉她头上绾着的小包子开心道:“我叫月宛白,这里是我家,当然不会迷路”

月宛白牵着她的手穿过林子,眼前就出现座高高的塔楼,因着楼太高,楼的颜色本身也就有些灰暗,这里的灯光又不是很亮,在夜色下确实很难看清。

楼下,月宛白看了看长长的楼梯,转头看着她:“楼太高,我来背着你上”

看着长长的楼梯,蓝梦莉眯起了眼睛,开心道:“谢谢哥哥”

月宛白俯下身子背起她向楼上走去,爬上钟楼顶层时,他的额头已浸出薄薄水分,蓝梦莉俯在他的背上,心下没来由痛痛的,伸手小手拭去他额上的汗珠,还不停的对着他的额头呼呼。

月宛白也笑了,这个小娃娃好有意思,他是有些累,又不是受了伤,干嘛要对着他呼呼。

然而那个无意的动作,是不是就证明,在蓝梦莉的心底,她的痛,他感同身受。

月宛白拉着她走到钟楼雕刻着云纹的白玉栏杆前,蓝梦莉的身子太矮,他就扶着她站在栏杆前的圆凳上,依然牵着她的手。

蓝梦莉扶着他的手臂,在凳子上直起身子,抬头,如同被雷辟般震撼在原地,如果不是月宛白在旁边扶着她,怕是她早就被震的跌落在发。

钟楼是月宫最高的建筑,站在这里可以俯瞰整个月宫的景致,而他们的正前方,则是月宫花园里,占地面积最大的一片熏衣草花海。

夜暮完全沉了下来,一轮圆月高悬天际,清冷的霜白色映照着拂动的紫色海洋,高低起伏的空地上漫山遍野紫雾般的花田,点点碎碎的紫,缓成一波波紫色的河流,宛如带着浅浅的蓝织成的那片梦幻霓裳。

空气中微微辛辣香味混杂着青草的芬芳,和着天空中清冷的淡淡霜色,交织成唯美浪漫却又透着如水般的忧伤。

“漂亮吗?这就是我家”月宛白的手指向眼前的梦境般的唯美,原本该豪情万丈的炫耀却以那般轻淡的口吻说出,带着如烟似梦般的凉凉。

“漂亮,哥哥我以后还可以来吗?”蓝梦莉的目光由面前的花海转向旁边的月宛白,带了几分小心翼翼。

“当然可以,不过下次你记得一定要让月叔安排个人带着你,不然你会迷路的”月宛白也收回目光,垂下长长的睫毛。

“哥哥你陪我来,好不好?”蓝梦莉伸手小手抓着他奶声奶气,仰起的小脸上满是期待。

“我明天就要离开家,去外国了,所以我不能陪你的……”月宛白脸上的笑意瞬间敛去,目光转向楼下的花田,脸上只剩下清冷如霜的忧伤。

“哥哥你不要难过,等我在长大一点,就去和祖母说去外国陪你,你不要伤心”蓝梦莉小小的额头皱了起来,伸手抚上他的面颊,似是要抚去他所有忧伤。

“不用,外国好远,而且我会回来的,等我回来了在带你来玩”月宛白看着她小小的眉峰拧在一起,笑开了,双手伸到她腋下把她抱下来:“我们回去吧!家里人找不到你会着急的”

蓝梦莉对着他绽开如花般笑靥,抓着他的手转身而去,甚至都没有回头在留恋一眼,眼前美如梦幻般的景致。

那一年,蓝梦莉四岁,月宛白七岁。

蓝梦莉不知道,是因着月宛白是在她最无助的时刻,如同从天而降的精灵般出现在眼前;亦还是因着登上钟楼时,向来都是高高在上的月宫孙少爷,却弯下腰背起她这个贱如枯草般的野丫头的源由。

总之,月宛白就像是枚烙铁,深深烙在她心间,从此以后,那三个字就成了钳制她一生的桎梏。

年幼时贱如野草般的命运,及被夏筱潇青眼有加后高高在上的大小姐生活,地狱和天堂般强大的反差,终是在她的心里留下难以磨灭的阴影,在加上夏筱潇强势却不惜一切的狠辣教育方式,终造就了她阴狠诡谲的脾性。

蓝梦莉六岁起就开始跟着祖母穿梭于各种场合,毫无疑问,夏筱潇是那个朝代最为著名的女强,抛开蓝家主母身份不说,单单只是夏家在江城涉及餐饮及食品行业的资产都高达上亿元。

丈夫身体本就不好,儿子又没有过多的商业头脑,将近几十年的时间里都是她一个人在支撑着两大家族的产业。

夏筱潇的言传身教,加上蓝梦莉的聪慧和她身上如野草般柔韧的品性,让她跟随祖母在商界游刃有余。

蓝梦莉十五岁,祖父去世,蓝明皓继承家主之主,可他生性不堪,除了吃喝玩乐,对于集团的事几乎都是不闻不问。

外有其他集团虎视眈眈,内有蓝家亲朋觊觎,蓝家内忧外患,如同风雨中摇摆的小船,蓝梦莉和祖母一唱一合演着双簧,硬是撑着蓝家一次次渡过危机。

任由情爱步步殇
任由情爱步步殇
为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蓝梦莉与祖母联手合作设计月氏掌家人月傲天,引起脑梗陡然去世,月家一乱,月宛白顿陷四面楚歌。祖孙借平叛之名受恩月宫,月宛白含悲被抛弃心上人为妻蓝梦狂风卷着暴雨似无数条鞭子狠狠的抽在车窗玻璃上,寒风呼啸,桥下的海水似是脱了僵的野马借着暴风雨之势掀起丈来高的巨浪径直朝着桥上冲,整个世界笼罩在扑天盖地的水汽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