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任由情爱步步殇

第17章 相生相克

发表时间:2021-02-23 19:32:59

希倩回到盛华两个月后便完全掌控了风涧宇手里所有的一切,也就从那时起,风涧宇对于盛华已是可有可无的人物,纵是他不在,只要你有希倩在,盛华肯定畅顺无比。这是风家老子这也是风家老子允许他失踪那么久的原因,有他没他差不到那去。。


推荐指数:★★★★★
>>《任由情爱步步殇》在线阅读>>

《第17章 相生相克》精选:

希倩来到盛华两个月后便完全接管了风涧宇手里所有的一切,也就从那时起,风涧宇对于盛华已是可有可无的人物,纵是他不在,只要有希倩在,盛华绝对顺畅无比。

这也是风家老子允许他失踪那么久的原因,有他没他差不到那去。

希倩收敛了笑意,清晰道:“其它都还好,只是《烟笼墨紫楼》已定于两个月后开机,可是,这个贾家大小姐我始终都找不到合适的人来演”

风涧宇看怪物似的看着她,难以置信道:“寒月的《烟笼墨紫楼》竟然被你抢到手了?小希希,拜托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变态,我的心脏承受不了的”

风涧宇去非洲前,盛华正和莫家的帝圣娱乐在争夺《烟笼》的拍摄权,莫家大少爷莫梓樟可是江城出了名狡诈阴狠的角色,就连风家老爷子提起他都是心有余悸,没想到,到头来还是玩不过他家小希希。

“小希希,我爱死你了,抱抱——”风涧宇两眼绽放绿光,抻着两只手,从老板椅上直接站起,横跨过面前宽大的办公桌,就往她身上扑。

希倩依然笑模笑样的看着他,就在他的身子即将扑到自己身上时,直起身子猛的转动,风涧宇一个狗吃屎的倒在她倚的圆椅上,撞得鼻梁一酸,眼泪都飙了出来。

“呜,呜——希希,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风涧宇捂着鼻子哭的声情并茂。

希倩的身子转动,倚在他的办公桌上,伸手撩着垂落在肩头的卷发,漫不经心道:“如果实在不行,就只能让林末儿去演,可我真不想这么个好角色生生砸在她手里”

风涧宇哭声嘎止,从圆椅上翻过身子急道:“扯淡,林末儿连她的脚趾头都比不上,你少在那给我毁剧,你别说,我这还真有个合适的不能在合适的人选,苏烟韵——”

希倩双眼中的惊诧一闪而过,面上却是云淡风轻:“苏烟韵,怎么可能?那可是月宫正牌少奶奶”

“就是,如果不是月宛——”风涧宇一跃而起,双手揪上她的衣领吼的惊天动地:“你怎么知道苏烟韵?谁告诉你她认识月宛白的?你说,你说,你说呀!”

希倩伸手攥着手腕,轻轻向下一掰,他的手便软的提不上半点力气,她眉梢微挑,笑道:“小疯子,你在激动什么?这月宛白和苏烟韵的婚事早在月余前就传遍了江城,你疯爷竟然不知道?”

风涧宇脸色瞬间青白中透着死灰,连目光都变得呆滞阴冷,希倩吓了一跳,慌忙松开了手。

“婚事?传遍,月傲天那,他难道不反对……”

希倩看着他的目光禁不住斜了身子后退一步,小心道:“没有,这个消息还是从月家传出来的,月傲天在接受访问时说起苏烟韵还挺高兴的”

‘扑通’风涧宇直挺挺的栽倒在地上,两眼翻白,头撞在要板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希倩吓坏了,上前一把抱着头放在腿上,小心的查看着,风涧宇‘哇’的声放声大哭:“妈呀!我的亲娘,我这段时间的罪岂不白受了?”

希倩早料到他这次跑去非洲那鸟不拉屎的地方,怕就是和月宛白有关,如今看来,这里面大有故事。

“行了,别嗷了,说说怎么回事?”希倩扶着他在椅子上坐好,无奈道。

“衣服,赶紧把衣服给我找来,我要去月宫”风涧宇伸手推开她,慌着就扯身上穿的睡衣。

希倩也不理他,起身抚着额头无力道:“我说咱不闹了行不?你都不用脑子想想,苏烟韵既然都让月家老爷子点了头,她还进的了娱乐圈?在说,你以为月宫是你家后花园,说进就进”

风涧宇伸手扯着扣子却怎么都扯不下来,干脆伸手绕到背后揪着衣领直接从头上拽了下来,甩在地板上伸手就解裤子:“我知道,可我必需要找到月宛白,他娘的,爷这三个月的苦不能白受,我得找他算帐去”

风涧宇双手拎着裤子,苦着脸无奈道:“小姑奶奶,你还没看够,小爷我一生的清白全都毁你手里了”

希倩好整以暇的看着他哧笑:“清白,就你那小花生米,姑奶奶还真怀疑”说罢扭身朝门外走去。

“希倩,你给爷站住,爷现在就办了你,让你知道知道这花生米的滋味——”吼着人已扑了上去。

希倩头都不扭,反手拽着他搭在肩膀上的手一拉,一个过肩摔,风涧宇被重重摔在地上,摔得他翻着白眼直吐气。

*******

苏烟韵站在花园旁惊愕的看着眼前的小道,伸手无助的抓抓头,犹自不死心的顺着眼前的青石小道拐了进去,当她在一次回到原地,小嘴禁不住嘟了出来,怎么回事?这条路她明明都走了好多遍,怎么还是找不到回房间的路?

脑门微痛,月宛白已从树后闪身而出,伸手把她揽到怀里柔声:“又一个人跑出来,也不带个人跟着,找不到回去的路了吧?”

“这里好大——”苏烟韵皱起小鼻子,垂下长长的眼睫毛嘟囔道,她伸手拽着月宛白的外套口袋胡闪着大眼睛:“要是能变的小小的,钻进你口袋里就好”

月宛白脸上溢满似水柔情,伸手把她揽到怀里向后走去,朗声笑着:“不用变小,以后我就拿个绳子把你绑到我背上,走到那就带着你。唉,还有108天12小时”

“什么还有108天?”苏烟韵歪着头奇怪道。

“到那个时候你就足够领结婚证的年龄,我们就可以步入结婚的殿堂,好不好?”

“结了婚我们就要永远在一起,永远都不分开,是不是这样?”苏烟韵的脸上带着期盼的希冀,抬起头仰望着他。

“是”月宛白在也禁不住满心的柔软,垂头轻触上她灵动的长睫,这个宛如雪莲花般绽放在冰天雪地里的女子,早已在初见的第一眼深深扎入他的心中,牵盼了他所有的柔情。

“好”苏烟韵对上他的双眼,呵然而笑。

月宛白伸手揽紧她的细腰,轻轻提起,苏烟韵便整个人挂在他身上,他就像抱婴儿似的单手抱着她向前走着,下巴轻噌着她的额头:“带你出去玩去”

“去那里?要去孤儿院吗?”苏烟韵双手紧拢着他的脖子,微微淡蓝的灵眸折射出悠深的清浅光晕,照的月宛白心中伴着她的声音而起的不快,瞬间消弥无踪。

任由情爱步步殇
任由情爱步步殇
为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蓝梦莉与祖母联手合作设计月氏掌家人月傲天,引起脑梗陡然去世,月家一乱,月宛白顿陷四面楚歌。祖孙借平叛之名受恩月宫,月宛白含悲被抛弃心上人为妻蓝梦狂风卷着暴雨似无数条鞭子狠狠的抽在车窗玻璃上,寒风呼啸,桥下的海水似是脱了僵的野马借着暴风雨之势掀起丈来高的巨浪径直朝着桥上冲,整个世界笼罩在扑天盖地的水汽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