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任由情爱步步殇

第19章 相生相克

发表时间:2021-02-23 19:33:00

通常情况下,这种场合都是月炎泽在打招呼,月傲天自儿子离世后,精神始终都也不是太好,最少能在聚餐上打个照面就很不错。过去的一年,月傲天因着月宛白的自闭在次病卧不起,聚餐却不这一年,月傲天因着月宛白的自闭在次卧病不起,聚会却不能停,所幸这些年月傲天本就极少出去露面,他不出现,并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


推荐指数:★★★★★
>>《任由情爱步步殇》在线阅读>>

《第19章 相生相克》精选:

一般情况下,这种场合都是月炎泽在招呼,月傲天自儿子去世后,精神一直都不是太好,最多能在聚会上打个照面就不错。

这一年,月傲天因着月宛白的自闭在次卧病不起,聚会却不能停,所幸这些年月傲天本就极少出去露面,他不出现,并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

只不过月宛白的自闭越来越严重,月傲天又卧床不起,月炎泽既要忙着照顾他们,又要分心筹备宴会,那几天着实忙晕了头。

月宫的宴会是从下午二点左右,被邀请的人便可以登岛,一直呆到晚上十点左右离开,因为月宫除了它强大的美食外,就是它的建筑,风景堪称一绝,而那座兀立在海中的城堡,对于整个江城来说,更是财富和地位的象征。

登岛,风晨阳去了男人堆里继续他们的话题,赛梅芳早就晕了头,把儿子往有专人看护的游乐场地一放,就上了月宫给她们准备的游览车里,观赏着偌大的月宫。

风家小爷又岂是人看的住的主,小身板一缩就从场地里钻了进出去,撒丫子跑开了。

风涧宇是男孩,本就皮的不成样子,如今在月宫里更是那人少,阴森他就专往那钻,距离月宫主建筑后两公里处便是片高大的密林,穿过密林就是最高点的钟楼,而密林旁边有坐引海水而挖掘而成的观景湖。

湖里养着各种鱼类,而湖边则是各种水鸟,湖的边沿是用玉白石彻成的台阶和假山还有供人休憩的石凳,风涧宇爬在边沿玩的不亦乐乎,伸着小手就要去抓湖边水鸟的翅膀,没想到一个倒载葱跌了进去。

风涧宇自幼怕水,胡乱中拉着湖中突出的山石上那青翠的藤罗从水里露出个小脑袋,张大了嘴尖声吼叫,可那个地方本就属于僻静区,在加上那天忙乱,四周连半个人都不见。

突然,四下转动着小脑袋的风涧宇看到了蜷缩在一株植物后的月宛白,迭声哭喊着:“哥哥,救我,哥哥——”

风涧宇在家中本就是老小,天天跟在几个哥哥背后疯跑,所以他见了谁都是哥哥,月宛白的眼珠终于转了转,却没有其它过多的反映。

风涧宇那时才四岁,本就惧水又受了惊吓,没多久就没了力气,在也抓不住藤萝,湖边的水鸟早就被他给吓跑了,一时间只剩下他的小脑袋在水里忽沉忽出,平湖无波的湖面上泛起一圈圈的波纹和气泡。

月宛白不知何时起已站起身子,却只是死死的盯着水面,双眼中透着挣扎,两中手都紧攥成拳。

终于,当风涧宇的头在次缩进去而没有冒出,月宛白飞跑过去‘扑通’一声跳了下去。

濒临死境的风涧宇不仅抓着他,更是死死缠绕着他,而月宛白也不过六岁而已,在加上他的身体本就羸弱,也不过是由刚刚的一个人下沉变成了两个人冒泡。

因着月宫地方太大,不仅监控一流,而这里的报警系统也是强大到变态,只不过隐藏的地方外人怕是很难知道。

所以在月宛白被他缠的呛了几口水后,果断的松开他,艰难的按下了岩石上的报警器,瞬那间惊天动地的报警声响彻开地,训练有素的月家人在第一时间赶到,把他们救了出来。

风涧宇陷入晕迷,月宛白也好不到那去,月傲天大怒,焦灼和隐藏在骨子里的阴鸷让他把所有的责任全都推在风家身上,当即把风晨阳一家关进了地牢内。

月炎泽却是另种想法,他第一次对着月傲天发了火,最后竟直接无视他的命令,不仅好言安慰风晨风阳和赛梅芳,更是把风涧宇直接留在了月宫,让他在些居住段日子。

风晨阳的眼光也异于常人,当即二话没说,放下儿子拉着赛梅芳就离开了月宫。

风涧宇一个四岁的孩子那里知道什么是怕,从昏迷中醒来后,又是活蹦乱跳的,竟连老爹老娘去那了都不管不问,一心只追在月宛白身后疯。

对他而言,这个地方可比他家里大多,漂亮多了,吃的多玩的更多,纵是让他在这一辈子,他都愿意。

他也不懂月宛白和正常人有什么不同,只知道他救了自己,而且只会拉着脸不理他,可月宛白有多自闭,风涧宇就有多闹腾。

到最后,月炎泽干脆把他俩往月宫里一扔,管都不让人管,只是时刻监控着他们行动,只要没有生命危险,他是不会让人出现在他们面前。

风涧宇彻底疯了,风家在江城也是大家,家里人多嘴杂,在加上他的身份毕竟不太光彩,母亲赛梅芳对他管的也严,平日里行动都受一定限制。

那像现在,不仅没人管,而且什么东西都有,你想的到的这里有,想不到的这里还有,由着你闹由着你疯。

这里的同龄人只有他和月宛白,其他的人面对着他时又和哑巴差不多,所以他就死死黏着月宛白,嘴巴纵是睡觉时都闲不住,睡梦里不是梦话就是咬牙的。

“哥哥,你为什么长这么好看?比我妈都好看”

月宛白翻翻白眼,不理他。

“哥哥,为什么你家房子这么大?这是什么花,为什么我家没有?”

“哥哥,这个鱼跳起来了,你来看……”

“哥哥,这的草为什么这么多?这个为什么这么好吃……”

“哥哥为什么你家树比我家长,为什么——,哥哥,你去那里……哥哥你等等我……哥哥,哥哥……”

月炎泽在监控里看着月宛白拧成一团的眉毛,咬牙切齿恨不得一巴掌重新在把他拍回湖中去的样子,笑开了。

最开始月宛白往某个地方一坐,还是一整天都不带动的,到最后咬着牙,恨恨的从地上爬起找地方四处躲着他,可他怎么躲的过风涧宇?

到最后,当风涧宇晚上也公爬到他的床上,气得月宛白一脚把他踢到床下的地毯上。

迷糊中的风涧宇也没什么反应,他都已经四岁了还是不肯自己一个人睡,整天非要赖在母亲床上,因着这些,父亲没少把他往床底下踢。

所以风家小少爷早习惯了,也不为意,不让睡床那就睡地上吧,反正月宫的地毯也比他家里的床都绵软舒服。

反倒是恨得月宛白怎么都不睡着,只得起身又把他抱到床上,使劲塞到床角,拉起毯子扔在他身上这才睡了过去。

一个月后,当月炎泽被保镖叫到监控室时,他对着面前的大屏幕禁不住热泪直流。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风涧宇终于把月宛白彻底惹火了,两个人竟然打了起来,而且是在刚下过雨的花园里,等到月炎泽赶到时,俩个人全都滚成了泥猴子。

风涧宇站在旁边擦着眼泪扯着月宛白的泥衣抽抽噎噎,而月宛白用足以杀死人的目光瞪月炎泽半晌,终于开口吼道:“看什么看,我要洗澡——”

任由情爱步步殇
任由情爱步步殇
为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蓝梦莉与祖母联手合作设计月氏掌家人月傲天,引起脑梗陡然去世,月家一乱,月宛白顿陷四面楚歌。祖孙借平叛之名受恩月宫,月宛白含悲被抛弃心上人为妻蓝梦狂风卷着暴雨似无数条鞭子狠狠的抽在车窗玻璃上,寒风呼啸,桥下的海水似是脱了僵的野马借着暴风雨之势掀起丈来高的巨浪径直朝着桥上冲,整个世界笼罩在扑天盖地的水汽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