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任由情爱步步殇

第21章 针锋相对

发表时间:2021-02-23 19:33:02

私下里里便无意暗自平起平坐,莫家所有的大权尽在他手中,因为莫梓樟玩的是如鱼得水。可没想起,风晨阳这个老东西竟也起了玩心。虽然风涧宇凭一个盛华光是在资金方面都比但是他,虽说风涧宇凭一个盛华光是在资金方面都比不过他,可风晨阳一掺进来,就可就另说。。


推荐指数:★★★★★
>>《任由情爱步步殇》在线阅读>>

《第21章 针锋相对》精选:

私下里便有意暗暗叫板,莫家所有的大权尽在他手中,所以莫梓樟玩的是如鱼得水。可没想到,风晨阳这个老东西竟也起了玩心。

虽说风涧宇凭一个盛华光是在资金方面都比不过他,可风晨阳一掺进来,就可就另说。

比如说两家同时开机要拍电视剧,莫大少挥手,投两个亿。行,风老爷子一张嘴:吟儿,你弟要拍电视你给投两点一个亿吧!

你投两点五亿,行,那就投两点六亿吧!不多,每次就高出那么一点点,气得莫梓樟直呕血。

想来,豪门世家里的亲兄弟那一个不是你死我活,明争暗斗的,可风家偏他娘的全都是怪胎,风子吟对他这个异母弟疼的比自己同母的兄弟还亲,太多时候根本就不帮父亲开口。

风涧宇张嘴一句:哥——便什么都有了。

反观他这边,莫家对于他的帝圣向来不太上心,有些计划还处处受到掣肘,在加上风涧宇那个逆天的秘书,希倩,想想就让莫大少头疼。

虽然说风涧宇和莫梓樟同行,是冤家,可风涧宇对他的印象却不错,莫梓樟在商界堪称铁腕,人却随合,而且向来光明正大,从不屑在背后玩小动作。

所以,风涧宇和他在有关利益时,会争的你死我活,私下间的交情虽没到推心的地步,却也还称的上是朋友。

如此说来,他的邀请,风涧宇还在能接受范围之内,就是这次莫大少的语气亲热的有些过头,让他禁不住怀疑,这背后是不是有什么猫腻。

而另一个,则是直接让他从老板椅上跌了下去,风涧宇接到的第二个电话竟然是蓝梦莉打来的。

虽然两家处一城,又同是豪门贵族的圈内,可风涧宇和蓝梦莉之间隔着的岂是天涯海角,蓝梦莉向来眼高于顶,像他这种不入流的角色纵是在出色也入不得她的法眼。

因着和月宛白的关系,即便是实在拉不下面子的时候,蓝梦莉对他至多也就是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彼此间连话都没说过半句。

所以,当风小爷确定打进自己手机上的人是蓝梦蓝后,对着手机极尽污言赖皮,把小爷这几十年来憋在肚子的暗骂讽刺倾囊倒出。

到最后,就连希倩都受不了转身走摇着头就了,可蓝大小姐还是笑意盈盈的接着他的话,甚至还配合着他来了几个荤笑话。

最后还是风小爷自己缴械投降了,悻悻挂了电话,蓝梦莉找他不外是,大家同是月少的朋友,月少回来这些朋友总要给他接个风,所以务必请他光临。

话里话外那叫一个亲热,风涧宇都怀疑,还好是在电话里,如果蓝梦莉现在正在他面前,怕是那女人直接爬在地上抱他大腿了。

月宛白对于蓝梦莉是何种心思,不得而知,可蓝梦莉对他的心意,那可是天地昭昭,日月可鉴。

在加上月宛白于江城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而那么几次少的可怜由他露脸的场合下,陪在他身边的除了蓝梦莉在无二人,蓝梦莉也向来不避讳她喜欢月宛白这一事实。

江城无论名门淑女亦或世家名媛中,蓝梦莉无疑是最匹配的上月宛白的,这流言和玩笑自然少不了,更有甚者,只所以愿意蹲下身子抱蓝家的大腿,冲的就是蓝家大少姐这月宫女主人的身份。

可到头来,月宛白不声不响的就带了个未婚妻回来,可想而知,蓝家本就寥落的地位又有几多不堪。

所有的人都在等着看蓝梦莉的笑话,可没想到这女人心意不是一般的坚韧,不仅没有避门不出,竟还如此大张旗鼓,由不得风涧宇不谨慎。

风涧宇从来都不是那种傻的让人当枪使的二货,否则他手下的盛华也没资格和莫家的帝圣打擂台。

他比任何人都明白,纵是他风小爷都不敢轻易开口要和她蓝梦莉玩玩,何况是苏烟韵那朵小白花。

蓝梦莉一个眼神都足以把她千刀万剐,他又岂敢是因着他的源故而让这俩人碰面。

他今天只所以给月宛白电话纯粹就是为了闹腾闹腾他,根本就没打算让月宛白参加,他也明白月宛白也不会来这种场合,况且还是带着苏烟韵,所以,只能说这是天意。

风涧宇裂着嘴,半天冒出了句:“尼吗,这也太巧了吧——”

下一秒,风涧宇已从椅子上跃起,冲向月宛白,伸手抓着他手臂:“我曹,你不是不来吗?来就来了,干嘛还带着小白花,尼妈,这是要死的节奏呀!”

月宛白淡淡的弹掉他的爪子,冷淡道:“早晚都免不了”

风涧宇愣了半天才反映过来他说的是,苏烟韵早晚就要和她们这些人见面,气的肠子直打结,娘的,多说两字会死呀!

突然间,一匹马从山坡上斜冲下来,众人眼前一花,只看见一道白色的影子骑在马上已箭一般着对着他们直冲过来。

风涧宇忍不住倒吸口冷气,月宛白却只是面带笑意的往苏烟韵旁边靠了靠,对着她伸手双手。

那是匹纯白色的Oldenburg,连带着马背上那道白衣飘飘的身影,已如同道雪色的闪电紧挨着苏烟韵那匹枣红色小马直冲过来。

卷起的风呼啸着扫过脸颊,月宛冷峻的脸上看不出丝毫表情,两马交叉而过的刹那,苏烟韵正好双手扶着他的肩头,风扬起她背上的长发零乱飞扬。

风涧宇只觉得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双腿禁不住的发抖,那阵风已过,马上的人一勒缰绳,雪马仰天长嘶着停下脚步,鼻孔里打着粗气,暴燥的在原地走来走去。

身着紧身皮裤的蓝梦莉抬腿从马身上跃起,将手里的马鞭扔给已跑到旁边的马童手里,同时伸手摘下头上的帽子,长长的卷发随着她的优雅的动作流泻而下,闪得风涧宇眼前直花。

尼吗,如果不是亲眼看着她从山坡上冲下来的狠劲,还真以为站在眼前的就是个女神。

蓝梦莉对着风涧宇礼貌的点头,跑上前以着月宛白笑道:“宛哥哥,你来了”

月宛白手里揽着苏烟韵,对她绽开温然笑意:“梦莉,你这马术可是又进步了”

蓝梦莉伸手把卷发撩到背后,含笑的目光转到苏烟韵身上:“宛哥哥,这是——”

月宛白的目光转向怀里怯怯的小人,深情似海:“我未婚妻,苏烟韵”

任由情爱步步殇
任由情爱步步殇
为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蓝梦莉与祖母联手合作设计月氏掌家人月傲天,引起脑梗陡然去世,月家一乱,月宛白顿陷四面楚歌。祖孙借平叛之名受恩月宫,月宛白含悲被抛弃心上人为妻蓝梦狂风卷着暴雨似无数条鞭子狠狠的抽在车窗玻璃上,寒风呼啸,桥下的海水似是脱了僵的野马借着暴风雨之势掀起丈来高的巨浪径直朝着桥上冲,整个世界笼罩在扑天盖地的水汽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