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任由情爱步步殇

第22章 花开并蒂

发表时间:2021-02-23 19:33:03

苏烟韵对上他目光的霎那,眼前的一切统统消失了看不见,放佛全世界只余下他一个人,怯懦和不安已飞到九宵云外,迎上他的目光,笑意如雪莲盛开在冰天雪地的九重之颠,带着冷然九早在瞬那间拥围过来的人,全都被那一笑震在原地宛如僵化。。


推荐指数:★★★★★
>>《任由情爱步步殇》在线阅读>>

《第22章 花开并蒂》精选:

苏烟韵对上他目光的刹那,眼前的一切全都消失不见,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他一个人,怯弱和不安已飞到九宵云外,迎上他的目光,笑意如雪莲绽放在冰天雪地的九重之颠,带着傲然九宵的雪艳和无可睥睨的高贵。

早在瞬那间拥围过来的人,全都被那一笑震在原地宛如僵化。

蓝梦莉心下的妒忌如同毒蛇疯狂的吞噬着五脏六腑,痛的她指尖都在微微抖动,面上却是友善可亲的笑意。她上前挽着苏烟韵转向众人赞道:“好漂亮的美人,就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一样,是不是?”

回过神的众人脸上表情不一,风涧宇眉峰却是一挑,这个蓝梦莉的脑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好使。

苏烟韵身上穿着件白色的连衣裙,上罩白色碎叶小外套,和着身穿白衬衣的蓝梦莉往那一站,就如同一株并蒂盛放的白昙花,竟是不分伯仲的美。

凭心而论,如果单单只从相貌来说,蓝梦莉还真的就不输于苏烟韵,只不过苏烟韵的美如同雪莲绽放,偏生她身上的冷又不同于月宛白身上散发着让人压抑,不敢靠近的冰冷;而是由内而外从骨子里散发带着天生柔意的自然雪冷,冷的自然合谐,却又让人不敢靠近。

蓝梦莉则如迎风傲然的白蔷薇,带着桀骜的野性,撩的人心下发痒,却俱着本身的倒刺而不敢靠近。

“当然漂亮,犹其是和梦莉这么一站,简直就是株双生的姐妹花”

所有的人都松了口气,纷纷开口称赞。

风涧宇直接翻起了白眼,蓝梦莉本就把个棘手的问题扔了出来,月宛白是不能得罪的,可蓝梦莉也不是吃素的,所以这种情况下,夸谁都是错。

脑子反应的这么快,又能给出个双方都不得罪答案的,也就只有莫大少这个奸诈之徒。

莫梓樟说着,已从人群中走出,上前拍着月宛白的肩膀大笑:“好长时间没见你了,来的正好,我这刚好有几瓶法国红酒,你来给鉴赏下”说着,把目光转向旁边的苏烟韵,却也只是一扫而过,对她微笑着点点头。

苏烟韵因着月宛白的目光,身上的怯弱消失了,却因着蓝梦莉的话微微潮红了脸,只是瞅着月宛白眯起漂亮的双眸。

月宛白拉着苏烟韵的手,对着蓝梦莉微点着头,目光却始终萦绕在苏烟韵身上含笑道:“一起过去”

炎炎夏日的毒辣日头下,蓝梦莉却只觉得置身数千万深的海洋深处,阴寒而绝望,终于,她颤抖着双唇强笑道:“你们先去,我还要在跑一圈”

“小心些”月宛白的目光这才蜻蜓点水般从她的身上掠过,揽着苏烟韵向前走去,只留下她一个人呆立在原地。

巨大的木锦树下,月宛白躺在白色的躺椅上,仰头看着花红如血,硕大如杯的满头红颜的木锦花,目光转向旁边蹲在不远处的苏烟韵。

她的肤色太白,不过太阳下站那么一小会,皮肤都泛起红色,在加上风小爷向来怕热,他们三个便直接来了这片专供宾客瞭望的高台。

高台上面积虽然不大,周边却是一圈常绿灌木,中间却是数十株粗壮的木锦树,开起漫天红云,和着周边肥大的绿叶相衬,惊艳的夺目,更衬得蹲在树上的小白花愈加纤弱动人。

月宛白唇畔泛起丝丝缕缕的笑意,不经意的扫过旁边喋喋不休的风涧宇在次抬起手腕,终于忍不住开口:“第十九次”

蜷坐在躲椅上的风涧宇怔住,起身盯着他问道:“什么十九次?我说小白白,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在说什么?”

风涧宇怎么可能放过如此机会,不疑余力的讲述着自己在非洲生不如死的日子,总之一句话,小爷我为了你的女人,为了成全你这份惊天动地的爱恋,连自己坚守的贞操都给丢了,你最少给个眼神安慰两句也好,倒不防他冒出这么一句。

月宛白从躺椅上坐起,对上他的目光好整以暇:“疯,从你开口给我说话的这二十分钟里,你已经看了莫梓樟十九次,你该不会是对莫家大少有意思吧!据我所知,莫梓樟只对女人感兴趣,虽说你长的像女人,可你毕竟不是女人呀!”

风涧宇一副刚把美食塞进嘴里,却看到眼前盘子里一颗老鼠屎的样……

月宛白在他面前不正常的时候,他恨不得上前拍死他,可他一旦像个正常的时候,他又恨不得一口咬死他,内心那个爱恨交织呀!

“月宛白,小爷明白告诉你,我只对女人有兴趣,要不你试试”风涧宇恶狠狠的摔了手中的冰镇果汁,咬牙切齿。

“不一样吗?我可是男的”

风涧宇彻底瘫了,他向来自栩灵活的脑子,怎么一到月宛白这就瘫痪了。

“或者我可以理解,你不是在看莫梓樟,而是他身边的希倩——”月宛白轻飘飘的甩出这么一句。

风涧宇悲哀的眼神又转了回去,他们的位置居高临下,可以将周边几公里过的景致都尽收眼底,所以可以清晰的看到左前方的莫梓樟和希倩。

“小白白,你觉得希倩这个人怎么样?”风涧宇悲怨的盯着希倩可怜兮兮问着。

希倩平日里因公因私没少和男人黏在一起,可他从来都没觉得像今天,她站在莫梓栏樟身边这么刺眼。

月宛白绕有兴致的看他一眼,眼光转向前方,显然希倩对骑马不感兴趣,今天怕又是被风小爷软硬兼泡磨来的。

所以她身上穿的是黑色紧身裙,外罩着粉色小西装,长发还绾在脑后额前两缕卷发顺着脸颊垂下,既有着职场女人的干练,又带着成熟女人特有的妩媚。

她的皮肤也不像蓝梦莉她们那些豪门娇小姐的那样白皙,反倒是带着健康的小麦色,美丽却不张扬。

此时,也不知她身边的莫梓樟说了什么,乐得她笑的花枝乱颤,看的风小爷双眼噌噌冒火。

恨恨的转身,正对月宛白高深莫测的目光,伸手拿起桌上的冰饮塞进嘴里胡乱道:“她可是我的秘书,却和对手走的那么近,也不怕招来闲话”

月宛白彻底乐了,别人不知道,可他绝对清楚,如果希倩要被叛他,盛华早就连渣都没了,这一点风涧宇也明白,所以他这话纯粹就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

任由情爱步步殇
任由情爱步步殇
为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蓝梦莉与祖母联手合作设计月氏掌家人月傲天,引起脑梗陡然去世,月家一乱,月宛白顿陷四面楚歌。祖孙借平叛之名受恩月宫,月宛白含悲被抛弃心上人为妻蓝梦狂风卷着暴雨似无数条鞭子狠狠的抽在车窗玻璃上,寒风呼啸,桥下的海水似是脱了僵的野马借着暴风雨之势掀起丈来高的巨浪径直朝着桥上冲,整个世界笼罩在扑天盖地的水汽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