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任由情爱步步殇

第23章 九洲幻境

发表时间:2021-02-23 19:33:04

月宛白以手支着下颌,目光变的深不可测,缓和了玩意板正道:“江城有两个女人,是所有豪门心中最标准中的儿媳妇,一个是蓝梦莉,另一个是你的希倩”“而这两人中又以希倩为月宛白伸手拿过他手中的杯子,悠然:“为什么不可能?他们男未婚,女未嫁,而且彼此间又都没有男朋友,有什么不可以吗?”。


推荐指数:★★★★★
>>《任由情爱步步殇》在线阅读>>

《第23章 九洲幻境》精选:

月宛白以手支着下颌,目光变得深不可测,收敛了玩意板正道:“江城有两个女人,是所有豪门心中最标准的儿媳妇,一个是蓝梦莉,另一个就是你的希倩”

“而这两人中又以希倩为最,因为蓝梦莉身后的蓝家现在已经形同鸡肋,而希倩却正相反,于公,她既能在事业上助夫家一臂之力,于私,她绝对是个持家有方的好媳妇”

“你,你的意思是说,莫梓樟看上了希倩?”风涧宇手里的果汁倾斜,随着他手臂不自觉的抖动全都倾倒在他身上,他却没觉出半分,只是雪白着脸,呆呆的看着月宛白。

月宛白伸手拿过他手中的杯子,悠然:“为什么不可能?他们男未婚,女未嫁,而且彼此间又都没有男朋友,有什么不可以吗?”

“可,可希倩出身——,莫家怎么会允许她这样的身份嫁给莫梓樟……”

月宛白看着垂死挣扎的风涧宇,心下无声叹气,这个呆子连自己的心思都不明白,枉他还自称什么江城风流公子哥,对他翻着白眼:“你可以试试,去给你家老爷子说,你要娶希倩进门,看你家老头子是会拍着双手欢迎?还是臭骂一顿把你逐出家门”

风涧宇的脸色已经不是白,而是变成了猪肝色,月宛白实在忍不住拍着他的肩调侃:“怎么,你不会是对她动了别样心思吧?”

风涧宇双手捂着肚子,嘭哧了半天憋也了句:“她,她,小爷的身子被她看光了,她撒手就想……”

月宛白惊的直接从躺椅上直起身子,惊乍道:“这么可以,我们家小乖乖苦守了二十多的贞操,她怎么能这么不负责任?不行,必需要让她负责”

风涧宇心里那叫一个憋屈呀!明知他在笑话自己却又找不出话反驳,况且月宛白的话像根刺死死扎在他心里,那叫一个难受。

刚好希倩和着莫梓樟正朝着他们的方向过来,月宛白起身把他轻扶在手臂下,惊叫道:“小宇,你怎么了?”

风涧宇懵着眼瞪着他,摸不清状况了,他怎么了,他能怎么了?

果然,希倩他们抬头一看,希倩直接加快了步子赶过来,关切道:“风总,怎么了?是不是那里不舒服?”

风涧宇愣怔之后却又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得捂了肚子别脸道:“痛——”

“痛,那里痛?是肚子吗?怎么会肚子痛?”果然希倩的眼里泛出几缕疑惑,谁让风大少平时里太不着调,好好的怎么会肚子痛。

风涧宇恨得牙直痒,他是真痛,心痛,可这话要怎么说?

“胃痛”月宛白立在身边,冷峻道。

风涧宇傻了,这是多少个意思?

如果这两字是从风涧宇嘴里吐出,希倩绝对要怀疑,可月宛白就不一样了,应该是因着童年时那次自闭留下的阴影,月宛白平时对着人时话特别少,而且向来一副亘古不变的冰山脸,所以他这两字一出口,希倩完全慌乱了。

这个死不让人省心的东西,想起他一连塞了四只鸡,希倩还是心有余悸的,这不吃坏才怪。

服沉沉的脸上乌云密布,语气瞬间凛冽如冰,揪着他衣服就把风涧宇提起,挟在怀里向前走去,手下的力道却轻柔了许多,看都不看旁边一眼,拉着脸训道:“风总,麻烦你老人家让人省点心行不?都多大的人了,口腹之欲都控制不了”

风涧宇如八脚鱼般死死缠在她身上,垂着头哼唉叫着,两眼一翻斜斜扫过莫梓樟,想抢他的女人,门都没有。

莫梓樟狭长的丹凤眼几不可闻动了动,意味深长对着月宛白道:“风少爷胃痛……”

语气里带着几许疑问,似是在问他,又似在自言自语。

月宛白嘴角微勾,淡淡两字:“看看”

嘴里说着看看,人却直挺挺朝着树下的苏烟韵走了过去,上前蹲在她身边,伸手抚着她的头发,两眼顺着她的视线,直勾勾凝视着面前的佳人,深情而缱绻。

莫梓樟无语了,月宫孙少爷这模棱两可的回答对的可真绝。

山坡另一面,一望无垠的马场上,蓝梦莉手中的马鞭一下下不要命的狠抽在马腹上,吃痛的马发疯似的朝前奔去。

怎么会这样?她等了月宛白那么多年,到头来,做梦都想不到他竟会找了个这样的女子。

蓝梦莉和别人不一样,自幼她便没有柔弱的资本,所以她才会拚了命的让自己强硬,以便那一天,当她出现在月宛白的身边时,有足够的资本配的上她。

到头来,这一切全都变成了天大的笑话,那个柔软单纯的如同白痴般的苏烟韵,无疑像个狠狠的耳光,重重掴在她脸上。

身上的白马仰天长嘶,马腹上已全都是道道血痕,疯狂的甩动着身子,蓝梦莉一个分神,已被它掀了下来,眼神一瞄,蜷起身子滚向旁边的草坪上。

白皙的脸颊上有血丝溢出,她抬手狠狠拭去,双眸的戾气翻江倒海,月宛白,这辈子你只能是我蓝梦莉的——

*******

盘亘着古老花纹的金漆大门厚重古朴,带着历经岁月沧桑沉淀下深穆幽静,隐藏在粗壮的藤架之下,似是一片被禁足幽地,荒僻了无人烟。

月宛白伸手推开厚重的大门,苍凉的气氛迎面扑来,两个立在门的少年,对着他微微垂手。

其中一个已推开身侧的木门,震天摇滚冲天而起,五彩灯光闪烁在四面,照的四壁金辉煌,折射在布满复古花纹的水晶柱上,肃穆奢华。

这里便是隐藏江城地下的九洲幻境,齐聚名流奢靡世界,音乐瞬间轻缓,四壁斑斓闪烁的彩灯熄灭,堂皇富丽的圆形穹顶,吊着的巨大水晶色精巧宫灯开始微微转动,配合着闪光的乳白大理石和垂下的茜素红帷幔,迷离而恍惚。

月宛白挑挑眉毛在灯光暗淡的角落里坐下,风涧宇正拿着酒瓶子仰着头猛灌,蓦地甩了手中酒瓶对着吧台打着响指喊着:“在来一打”

眼前人影闪动,也不睁眼看清楚,手已伸到月宛白肩上打着饱嗝乐道:“兄弟,相逢就是缘,今哥高兴,请客,随便喝——”

任由情爱步步殇
任由情爱步步殇
为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蓝梦莉与祖母联手合作设计月氏掌家人月傲天,引起脑梗陡然去世,月家一乱,月宛白顿陷四面楚歌。祖孙借平叛之名受恩月宫,月宛白含悲被抛弃心上人为妻蓝梦狂风卷着暴雨似无数条鞭子狠狠的抽在车窗玻璃上,寒风呼啸,桥下的海水似是脱了僵的野马借着暴风雨之势掀起丈来高的巨浪径直朝着桥上冲,整个世界笼罩在扑天盖地的水汽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