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任由情爱步步殇

第24章 魂淡之曲

发表时间:2021-02-23 19:33:05

月宛白叠起双腿也不客套,张嘴道:“好,但是我不喝啤酒,给我来杯威士忌”风涧宇猛的睁开眼睛双眼,这才意外发现竟他,登时炸毛:“月宛白你他娘的吭老子,还威士忌那,你丫掏腰包月宛白骨节分明的手指一下下敲着面前的桌子,笑道:“疯子,这里是九洲,请你注意下场合好吗?啤酒,也太给你家老爷子丢脸了吧”。


推荐指数:★★★★★
>>《任由情爱步步殇》在线阅读>>

《第24章 魂淡之曲》精选:

月宛白叠起双腿也不客气,张口道:“好,不过我不喝啤酒,给我来杯威士忌”

风涧宇猛的睁开双眼,这才发现竟是他,立时炸毛:“月宛白你他娘的吭老子,还威士忌那,你丫掏钱,老子陪到低”

侍生忆拎着半扎啤酒过来,月宛白扭头笑道:“不用了,TOP10 Bastard Trilogy”

侍生微笑着点头,转身而去,风涧宇张嘴对着他喷出漫天花雨后,拎起酒瓶子继续喝着。

月宛白骨节分明的手指一下下敲着面前的桌子,笑道:“疯子,这里是九洲,请你注意下场合好吗?啤酒,也太给你家老爷子丢脸了吧”

“爷,太子爷,我可跟你老人家比不了,我呀!就是个见不得光的野种,那来的身份地位,指不定明早起来都沦落到街头,端着碗沿街叫卖了,能有口啤酒喝,就不错——”风涧宇依然平日里吊儿郎当样,满嘴大大咧咧。

月宛白的脸地瞬间阴了下来,伸手拿过面前的水杯对着他迎头浇了过去,冷声:“风涧宇,你少在这装疯,风家那个人对不起你了,由的你在这胡咧咧,风晨阳还是风子吟?”

风涧宇浑身一个激灵,抬手抹去脸上的水痕咧嘴笑道:“没有,我开玩笑那,小白白,你可少在我大哥面前嚼舌头,不然他肯定伤心死了”

月宛白瞪了他眼没在说话,风涧宇平里大大咧咧,可内心不仅极重感情,更是自卑的要死。

怕是希倩那边出什么问题了,不然他也不会平白放他鸽子不说,还一个人跑这种地方自唉自怨。

侍生过来,把散发着淡金色的酒放在他们面前的桌子上,躬身退下,风涧宇噌的直起身子脑袋四处转着喊道:“我去,小白白你不会把小烟烟也给带来吧!你就不怕吓着她”

月宛白拿起酒杯推到他面前,冷淡道:“别找了,我让人先送她回去了,这款酒是给你点的,尝尝”

“欧耶,小白白我爱死你了,好漂亮的鸡尾酒,这叫什么名子?”风涧宇双手合十放在胸前,眼睛眯起条细缝又在卖萌。

月宛白端起慢慢啜了口,面无表情看着他:“魂淡三部曲”

‘噗——’风涧宇嘴里的酒喷了出来,喷了他一身,拍着大腿高喊:“混蛋三部曲,这名子好爷喜欢,小白白我爱死你了,你怎么这么了解我的心思,混蛋,混蛋他娘的就是个超极混蛋”

“那个超极混蛋惹着我们家小乖乖了”月宛白伸手脱下身上的西装,重新夹起桌上的酒杯淡如流云不经意滑过。

“妈得,莫梓樟那个超极不要脸的混……”话没喊完,风涧宇愣在原地,感情这月宛白在给他下套。

月宛白仰头一口喝下杯中酒,手臂虚虚搭在椅背上,空杯吊在两指之间,嘴角勾起妖冶弧度,玉面却似笼罩着寒霜,一言不发的看着他。

“妈妈,小白白勾引我……”风涧宇两臂往桌子摊开,头埋在两臂间放声大嚎。

“妈妈?”月宛白伸手把杯子甩在桌上,以手支着下颌:“风涧宇,如果我记的不错,自从希倩到你身边后,你每每遇到没办法面对要逃避的时候,叫的都是小希希——,怎么?什么时候把你家小希希直接改叫妈了,这称呼似是有些不妥,容易给人造成错觉,你还是换换的好”

“月宛白,你今天来到底是干什么的?”风涧宇豁然从桌上而起,脸色拧成黑云,眉峰不住的上下跳动。

月宛白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施施然又端起酒杯轻啜:“来陪你”

风涧宇这辈子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人家对他好,身上的暴戾瞬间消灭,两泡水雾在眼眶里转个不停。

突的他起身窜到椅子伸手夺过他手里的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拍’的甩了酒杯对着吧道狂吼:“上酒,给小爷上混蛋三步曲,不,混蛋六步曲,不,他娘的九步曲——”

侍生怒气冲冲的上前,还不及开口,背对着他的月宛白已从怀里掏出张紫色卡片对着他晃了晃。

侍生愣怔,旋即弓了身怯呐着:“是,是,九步曲……马上就来——”

九洲不同于江城其他迪厅,这里是专门为江城上流贵族打造的意乱情迷世界,有着江城的最奢华,同时也有着最阴暗的污秽,所有江城上流圈子的丑陋和不堪都聚在这里。

因为来这里的人几乎都会戴上面具,所以也叫假面舞会,任何一个进入到此地的人都可以在面具的遮挡下恣意放纵,在这里,无论你做什么都是可以被原谅的,当第二天清晨的朝阳升起时,在离开的同时也会自动的将这一页翻过,便是这里的游戏规则。

正因如此,九洲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进来的,风涧宇的那张脸,足以让他有资格涉足此地,可他今晚来这分明不是为了发泄,明摆着是来找揍的。

此处虽是娱乐场所,但却有着一定的规矩,比如,当爵士响起,位于中央的旋转舞台转起,灯光转换为迷离的暧昧时,所有的人便可以疯狂起来,各干各的。

可如果是现下轻柔的音乐里,则证明现在是休息时间,请注意你的言行举止,不要影响到别人。

正因为如此,像风涧宇这般既不带面具,又如此这般大喝大叫的人,是会在第一时间被丢出去,因为他的身份不足以让他在此处如此嚣张。

月宛白却不一样,他在江城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所以他的这张生面孔只怕早就被这里的人注意了,如果最短时间内他不能证明自己的身份,那么他将会和风涧宇一样,不仅会被扔出去,说不好还会被暴打一顿。

而他从怀里掏了同的那张淡紫色卡片,是张可以无限制透支的卡,只有江城最上层的少数人手中才有,而那,就如同浮在海上的月宫,代表着财富和无上的背景。

有了那张卡,别说风涧宇在这乱吼乱叫,纵是他在这杀了人,也会被人自动屏蔽。

“噢,小白白,你手中拿的可是传说中的紫罗兰?送给我好不好……”风涧宇屁颠屁颠的溜到他身边,翘着小屁股来回摆着谄媚。

“行,等下辈子你托成个女儿身,我娶你的当天送给你当新婚礼物”月宛白面无表情的把卡又放回到怀里,抬手在他翘起的屁股使劲一巴掌,把他推开,侍生已端着托盘,将九步曲送了上来。

任由情爱步步殇
任由情爱步步殇
为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蓝梦莉与祖母联手合作设计月氏掌家人月傲天,引起脑梗陡然去世,月家一乱,月宛白顿陷四面楚歌。祖孙借平叛之名受恩月宫,月宛白含悲被抛弃心上人为妻蓝梦狂风卷着暴雨似无数条鞭子狠狠的抽在车窗玻璃上,寒风呼啸,桥下的海水似是脱了僵的野马借着暴风雨之势掀起丈来高的巨浪径直朝着桥上冲,整个世界笼罩在扑天盖地的水汽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