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任由情爱步步殇

第25章 美艳女巫

发表时间:2021-02-23 19:33:06

风涧宇悻悻然滚回座位上,被人嫌弃的翻着白眼:“不就张破卡,小爷还值的为它变性,我呸——”“说吧,莫梓樟怎么混蛋了?”月宛白双手抱肩,淡淡望着他。风涧宇像猴子似的蹲在风涧宇像猴子似的蹲在椅子上,对着他涨红了撒娇:“你喝一杯,我回答你一个问题”。


推荐指数:★★★★★
>>《任由情爱步步殇》在线阅读>>

《第25章 美艳女巫》精选:

风涧宇悻悻滚回到座位上,嫌弃的翻着白眼:“不就张破卡,小爷还值的为它变性,我呸——”

“说吧,莫梓樟怎么混蛋了?”月宛白双手抱肩,淡淡看着他。

风涧宇像猴子似的蹲在椅子上,对着他涨红了撒娇:“你喝一杯,我回答你一个问题”

月宛白终于知道什么叫自做自受了,早知道他就陪着了喝啤酒好了,他的酒量要应付眼前绝对绰绰有余,可风涧宇那个酒量,怕是等他说完,他就得把这个疯子扛回去。

月宛白阴了脸揉揉额头,伸手拿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要不是幼时和风涧宇玩闹时自己亲眼见过他身上的物件,他绝对怀疑这个风子的性别,不要脸时能给人气死,可一旦忸怩起来简直比他家小白花都害臊。

风涧宇兴奋的满面赤红,拿起面前的酒杯捏着鼻子闭了眼猛灌下去,全身的力气却又在瞬间散去,萎缩在桌子上难过道:“莫梓樟给小希希送花花,还是火红的玫瑰,都连着三天了,一天一束……”

月宛白满脸黑线——

“小白白,我该怎么办?”风涧宇两只圆溜溜的大眼睛瞪着他,两窝亮晶晶的水珠在眼眶里转来转去,似坠非坠的。

“你和希倩上床了?”

‘噗——’风涧宇瞪大双眼,又喷了过去,月宛白偏头堪堪躲过,波澜不惊。

“你,你怎么可以这么污——”风涧宇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那你是她男朋友?”

风涧宇傻着脸,半天摇了摇头,月宛白好像又开始抽风了,怎么话一下子又这么少,还这么精辟。

“既然没上床,你又不是她男朋友,那莫梓樟给她送花还是送草,关你什么事?”

风涧宇垂下头,像个被人冤枉的受气包,低声轻喃:“可她看了我的身子……,怎么可以这么不负责……”

“你想她怎么负责?把你娶回家”

风涧宇猛的抬头看着他,傻了,娶了希倩,他还真没想过。

“风子,希倩的出身虽然不太好,可她绝对是个自尊自爱洁身自好的人,如果不是在以结婚为目地的情况下,她断不会和人交往”

“况且,她和你之间的关系是上级和下级,她的手中又握着盛华的的所有秘密。以着希倩的为人,纵是有一天她嫁给了莫梓樟,也绝不会把有关盛华的一丝半毫透露出去,这一点,你可以放一百个心”

“可如果,你只是抱着想和她玩玩的态度,我劝你还是去找别人,别惹她,这样对你对盛华都好”月宛白对着他,说的庄重而严肃。

风涧宇伸手使劲揪着头发,纠结道:““那,莫梓樟会娶她……”风涧宇双眼闪烁着,别开他的目光。

“如果是别人,我不敢确定,可希倩,莫梓樟恐怕不是想娶她,只怕连家里的那一关也已经通过。所以说,你还是先把自己的心意确定下来,如果你打定了主意要让希倩给你负责,就赶快下手行动,莫大少哄女孩子的手段,绝对要比你想象中的更高明”

“切,不是是束破玫瑰,堂堂莫家大少爷也不嫌掉身份”风涧宇翻着眼,满脸不屑。

月宛白又含了口酒到嘴里,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一束破玫瑰就把小爷你给撩成这样,人家要真是拿着钻戒直接上门,怕是你小子就直接从楼上跳下去。

风涧宇仰脸看看他,一双小眼珠左闪右晃的,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拿了桌上的酒只管往嘴里灌。

月宛白知道他现下的身心恐是如同一把火在烤炙,如果是别人还好,可偏偏是莫梓樟,无论是家世相貌,亦还是社会地位,都不是风涧宇可以比的了,他不焦灼才怪。

“小白白,你欺负我,说好的一个问题一杯酒,可你现在连两杯都没喝,呜呜——,一群混蛋,全都欺负我”风涧宇两杯酒下肚,连眼珠都是晃的。

月宛白心下无声叹着,拿起面前的酒一饮而尽,只觉得酒颈轰的冲了上来,连头都有些晕晕的,心下莫名的亢奋,伸手把领口下的扣子又解了两颗。

灯光转变,激情澎湃的士高响起和着四面瞬那间转变的灯光,气氛陡然迷离,前一刻还是端庄优雅的淑女,拿起面具的一刻已然幻化为妖。

四周回荡着电子迷离的音效,巨大的舞台转起,放纵的尖叫充斥开来,音乐声开到最大,几乎要震聋人的耳朵,男男女女在舞池里疯狂的扭动着自己的腰肢和臀部,各色窈窕冷艳的女子混在男人之间,舞动着曼妙的身姿。

昏暗灯光下迷离彷徨的眼神,和着那一个个飘忽不定的魅影,无限止的撩拨着那些控制不住的男子。

舞台正中突起的嗨台上,随着灯光明暗的刹那,突然出现位身着黑针丝紧身裙的女子。长长的墨色卷发缭乱的披满香肩,黑色小狐狸面具堪堪遮住鼻梁以上的丽颜,妖娆的曲线随着音乐宛如水波般起伏,衬的她白皙的皮肤在摇曳的灯光里格外引人注目。

灵活的手指和着腰肢舞动为同一接拍,轻盈的双脚摇摆着神秘的境界,宛如从暗黑森林里走出的美艳女巫,瞬那间,整个舞池的气氛被她带动起来,笼罩在迷离狂暴之下。

月宛白嘴角勾起,看向舞台上的女子,多了几分凌然傲意,高脚杯在他左手五指间,灵巧而乖顺的流走,上下弹跳,温驯而矫情:“风子,台上的人你认识吗?”

风涧宇扭头看了眼舞台,摇头头边把酒往嘴里倒边嘀咕:“有什么好看的,没我家小希希跳的好……”

月宛白嫌弃的瞄他一眼,全身的细胞都在周边气氛的带动下沸腾起来,伸手拉过正好从旁边而过的侍生托盘上的面具,挂在脸上开口:“你在这坐会,我马上回来”

风涧宇伸手抓了酒又往嘴里倒,嫌弃道:“什么货色也值的你太子爷出手,等回头让我家小希希过来,看不玩死你……”

月宛白知道他现在正处在结婚与否的天人交战中,也不为意,只是拍了拍他的肩,朝着嗨台跃去。

任由情爱步步殇
任由情爱步步殇
为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蓝梦莉与祖母联手合作设计月氏掌家人月傲天,引起脑梗陡然去世,月家一乱,月宛白顿陷四面楚歌。祖孙借平叛之名受恩月宫,月宛白含悲被抛弃心上人为妻蓝梦狂风卷着暴雨似无数条鞭子狠狠的抽在车窗玻璃上,寒风呼啸,桥下的海水似是脱了僵的野马借着暴风雨之势掀起丈来高的巨浪径直朝着桥上冲,整个世界笼罩在扑天盖地的水汽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