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任由情爱步步殇

第26章 嘻哈斗舞

发表时间:2021-02-23 19:33:06

在欧洲龙蛇混杂的地下社会,有着许多街舞少年,他们沉迷于于嘻哈文化,尽情地的扭动身体身躯,用舞蹈透资着青春,而那里因着非常严格的等级区分,因为常常有因着形式各样的斗舞而引发的月宛白在欧洲曾因流走在边沿街道时,救下过一个黑人少年,那个少年正属于那一族,他后来曾跟着他去过他们斗舞的地方,那里是一个与他生活环境完全背道而驰的全新世界。。


推荐指数:★★★★★
>>《任由情爱步步殇》在线阅读>>

《第26章 嘻哈斗舞》精选:

在欧洲龙蛇混杂的地下社会,有着许多街舞少年,他们沉迷于嘻哈文化,尽情的扭动身躯,用舞蹈透支着青春,而那里因着严格的等级划分,所以经常有因着形式各样的斗舞而引起的社团争斗。

月宛白在欧洲曾因流走在边沿街道时,救下过一个黑人少年,那个少年正属于那一族,他后来曾跟着他去过他们斗舞的地方,那里是一个与他生活环境完全背道而驰的全新世界。

月宛白在第一时间就迷上那种恣意放纵的沉沦,所以他曾跟着那个被他救下的少年学习过段时间,也曾几次出现在那种场合之下。

可因着那种地方太进混杂,他也就被迫和那个圈子脱离,后来在去其它一些相对比较正规的场合下,如果遇到有趣的对手,他还是会上前和他们玩一把,以此来减轻自己的负担和压力。

毫无疑问,今晚舞台上的黑衣女子是这中的高手,从她的舞姿可以看的出,她不仅精通各种国标,还将其相互揉和从而形成属于自己的独特姿势。

虽然台下已被层层围绕,却没一个人敢上台去和她嗨上一段。

月宛白纵身跳上舞台,立刻引起全场的轰动,虽然彼此都带着面具,可他裸露在外的伟岸肤色在暗淡的灯光呈现出古铜色,浑身流露着狂放邪魅的性感,便足以引起男男女女的尖叫。

果然,台上的黑衣小狐狸,在他跳上台的瞬那急剧转换舞姿,狂野中不仅揉合了国标的洒脱自如,更有着芭蕾的高贵。

可无论她如何转变,月宛白始终以个性张扬的嘻哈和街舞相对,场中气氛瞬时高涨到极点。

所有人全都站了起来,疯狂的舞动着身体,就连吧台后帅气的调酒师都将手中的动作舞动起来,玻璃和着形式各样的酒瓶伴随着身体的旋转,形态各异的飞在眼前,引得现场的女子尖叫成片。

舞台上,随意自如的嘻哈最终和高贵典雅的狂野形成完成的契合,那无与伦比青春动力,完美而惊艳。

伴随着全场雷霆般的尖叫和掌声,灯光转换,轻柔的乐声响起,月宛白对着面前的女子微微弓身,正要跳下舞台,面前的女子已伸手摘下脸上的面具,赫然正是蓝梦莉。

“宛哥哥”蓝梦莉对着他含笑凝眸。

“你,个不听话的丫头——”月宛白哭笑不得的用手指点着她的额头,看着场下蠢蠢欲动的男人,伸手拉着她跳下舞台向前而去。

风涧宇正爬在桌子上,委屈的自艾自怨,蓝梦莉挣开他的手跑上前,伸手揽着他脖子闹道:“风哥哥,来来,咱俩喝一杯”

月宛白去了趟洗水间,回来时顺便去吧台要了杯几乎没有酒精度的薄荷凉饮,准备给蓝梦莉,回到桌边看着风润宇面前已空无一物的桌边,气的差点骂娘。

魂淡三步曲的酒精度不是一般高,这种酒一般是在酒吧里那些别有用心的男人,才会给女人点的的。

可现在,风涧宇揽着蓝梦莉的脖子,把桌上的鸡尾酒灌了个干净不说,又摆了一堆的花花绿绿。

月宛白一眼看过去,全都是高度的洋酒,禁不住皱眉借着把手中的酒递给蓝梦莉的时候,低俯在风涧宇耳边快速:“你信不信我把你的样子拍下来,发到你家小希希手机上,我让你在这勾引女人”

风涧宇搭在蓝梦莉肩上的手倏然退回,不屑的对他翻着白眼,小爷纵是要勾引女人,论的到她蓝梦莉,笑话——

“风哥哥,然后那?最后的结局是什么……”风涧宇松开她了,她倒又缠了上来,像个美女蛇似的绕在他身上。

风涧宇使劲甩着头,忍着天眩地转,斜着身子瞪着他,一副这可不管我的事。

“梦莉,来,把这个喝了”月宛白把手中的薄荷凉饮送到她面前。

蓝森莉毫不犹豫的接过,仰头,‘噗——’一口又全都喷出来,甩着手哭闹:“我不要喝水,我要喝酒,风哥哥你来陪我喝,好不好?”

蓝梦莉说着抓着桌上酒就往风涧宇嘴边送,身上那里还有半点豪门千金的端庄样。

风涧宇对着她一个龇牙咧嘴的怪相,头一歪,干脆载在桌上睡了过去,开玩笑,小白白都警告他了,他那还敢和她喝。

蓝梦莉捏着酒杯,长睫下垂遮着眼睫,委屈的泪珠直在眼底打转。

“梦莉,你不能在喝了”月宛白无奈的按着眉心。

“宛哥哥,我那里做的不好?还是说到了今天,你有了心上人,我们之间连朋友都做不了?你知道不知道,我心里好痛,痛的我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

她猛的抬起头看着他,眼里的泪珠在也忍不住的滚落颊边,无助而哀伤的看着他。

月宛白别过目光,拿起玻璃杯笑道:“傻丫头,说什么哪?在我心中,你永远都是我的好妹妹,既然你想喝,我就陪着你,而且只要你愿意,无论何时我都会陪在你身边,来,喝酒——”

蓝梦莉的嘴角绽开笑靥,泪却流似瀑布,捏起酒杯和他碰上,仰头一饮而尽,冲下满腹的汹涌如浪的苦涩,原来他一直都当她是妹妹……

风涧宇从桌上抬起头,来回摆着脑袋迷糊的看着他们,伸手就去摸桌上的酒杯,大着舌头:“喝,喝个痛快——”

月宛白看着他拧起眉头,却没有在阻挡,既然如此那就醉一场。

月宛白了解风涧宇,他现在面临着两个难题,要不就此把自己关进婚姻的城堡,在者就是希倩的态度,即便是他决定了要娶,希倩未毕也愿意嫁,若要真论起身份地位,他风涧宇和莫梓樟相差的又何止太多。

所以,风涧宇也就只能借酒掩盖内心的矛盾和自卑。

至于蓝梦莉,月宛白早就觉出她对自己的心意,他也确实向来把她当妹妹看,自忖从来都没有撩拨过她,但纵是没有苏烟韵,他也不可能和蓝梦莉在一起。

之所以一直没有和她说开,一来是自己本就单身,要拒绝也没个相应的理由,在者,也确实不想见她伤心,不过现在既然他已经有了苏烟韵,这话当然要说开了。

任由情爱步步殇
任由情爱步步殇
为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蓝梦莉与祖母联手合作设计月氏掌家人月傲天,引起脑梗陡然去世,月家一乱,月宛白顿陷四面楚歌。祖孙借平叛之名受恩月宫,月宛白含悲被抛弃心上人为妻蓝梦狂风卷着暴雨似无数条鞭子狠狠的抽在车窗玻璃上,寒风呼啸,桥下的海水似是脱了僵的野马借着暴风雨之势掀起丈来高的巨浪径直朝着桥上冲,整个世界笼罩在扑天盖地的水汽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