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任由情爱步步殇

第27章 美人心计

发表时间:2021-02-23 19:33:07

月宛白一直我相信,以着蓝梦莉的相貌和家世,要找个真心真意又配的上她的男人,并并不难,可他终是高估了蓝梦莉对他的痴心。“宛哥哥,败在苏烟韵手里,我无话可说,我而已希望能“宛哥哥,败在苏烟韵手里,我无话可说,我只是希望今天你可以陪我醉一场,一旦你结了婚,以后怕也没有机会在陪我……”蓝梦莉伏在桌子上,死死咬着下唇遏制着全身的颤抖。。


推荐指数:★★★★★
>>《任由情爱步步殇》在线阅读>>

《第27章 美人心计》精选:

月宛白始终相信,以着蓝梦莉的相貌和家世,要找个真心真意又配的上她的男人,并不难,可他终是低估了蓝梦莉对他的痴心。

“宛哥哥,败在苏烟韵手里,我无话可说,我只是希望今天你可以陪我醉一场,一旦你结了婚,以后怕也没有机会在陪我……”蓝梦莉伏在桌子上,死死咬着下唇遏制着全身的颤抖。

月宛白实在看不下去,伸手拍着她的肩,还不及开口,蓝梦莉已然抢着开口哭道:“我只是希望,我们以后还能是朋友,当我伤心难过的时候,你可以偶尔的抽时间,陪陪我……”

月宛白心肠向来柔软,如果以着月宫标准继承人的标尺来衡定,他是连万分之一的标准都达不到,这个,只能怨月傲天。

因着儿子去世,月傲天一直自责愧疚,自然就不会对他太严格,以致养成他柔然的心肠,蓝梦莉比任何人都清楚他的秉性,所以才会对症下药,最大成度的引起他对自己怜悯。

果然,月宛白叹着气伸手把她揽到怀里,似哄小孩般的轻声道:“梦莉,你别这么说,相信我,你以后肯定会遇上个比我更好的男人”

“嗯——”蓝梦莉呤着泪水,如儿时般噌着他的手臂。

月宛白眼前景色开始天眩地转,他知道自己不能在喝了,在喝他就要倒了,风涧宇还好反正是个男人,可蓝梦莉醉倒在这还不得被这帮野男人给撕吃了。

想到这月宛白转身揽着她,这才发现蓝梦莉身上的礼服都被冷汗浸了层薄薄的水分,她正双手捂着腹部朝地板上滑去,月宛白伸手把她抱在怀里,急切道:“梦莉你怎么了?那不舒服?”

“药,宛哥哥我的药,在包……”蓝梦莉痛得全身殾缩成小小的一团,脸色苍白如雪。

月宛白顾不上在问,起身向吧台的保险柜而去。

就在他转身的瞬那,蓝梦莉从椅子上直起身子,双止直直盯着他的背影,抬手按下左手小拇指上红宝石戒指,戒指弹开,反手把里面的白色粉末倒在月宛白的酒杯中。

目光转向地上的风涧宇,抬脚对着他的额头重重踹了下去,她脚上穿着是足有寸来长的细高跟,风涧宇的额头刹时青紫一片,张嘴痛呼出声。

蓝梦莉抬眸,暗淡的灯光下月宛白已快步跑了过来,她的身子向下一缩,缩到桌子下面伸手抱着风涧宇滚在一起,两人放声哭嗷成一片。

月宛白跑回来一看头都大了,把手中的药往桌上一扔,伸手自蓝梦莉腋下穿过,把她抱起重新放长椅上,这才又转身抓起风涧宇把他按在椅子上,拿起手机拨通了希倩的电话。

如果风涧宇这个样了回了风家,怕是少不了被风老子一顿揍,没办法,只能找希倩了,月宛白拨通电话也不等她开口,简单说了这边情况和地址后直接挂电话。

‘哐——’背后蓝梦莉整个人扑在桌子上,连带着酒杯都被她扑翻好几个,酒水洒了她一身,她身上的黑亮的丝裙被酒水浸湿紧紧贴在身上,又薄又透,勾勒着她的身材愈加曼妙。

月宛白伸手拿过旁边的外衣披在她身上,边抱她边哄着:“梦莉听话,我们先回去”

“不,我要喝酒……”蓝梦莉双手死死攥着桌子腿,皱皱小鼻子,显得迷糊又可爱。

“不能在喝了,在喝宛哥哥要生气”月宛白没办法,只得拉下脸沉声。

果然蓝梦莉扁着小嘴,极不甘心的松了手抓起桌上的酒杯,可怜兮兮:“风哥哥,就喝这一杯好不好,偷偷的不要让宛哥哥知道”

看来蓝梦莉醉的不松,连眼前人都已分不清。

月宛白心下陡然一片柔软,伸手拉过酒杯道:“好,我喝就可以了,你不可在喝”说着就把酒杯嘴边送。

蓝梦莉眼中精光倏然而闪,伸手甩了他手中的酒杯哭闹道:“不嘛,那是我的酒不许你喝,喝你自己的”

“好,好,喝我的”月宛白只得拿起桌上自己的酒杯,仰头一饮百尽。

不等他放下酒杯,蓝梦莉又向地板上滑去,连声呼着:“痛,好痛……”

月宛白甩了酒杯就去给她拿药,掰开一粒放入她嘴里,无奈道:“身子不舒服,还喝那么多酒,好了,我送你回蓝家……”

月宛白横抱着她起来,却不想眼前天眩地转,人已朝着椅子上跌去,慌忙一个急转身让自已的身子撞在桌子上,眼前金星缭乱,一阵阵睡意袭来站都站不稳。

他甩着头伸手想要去拿手机给家里人打电话,让人来接,可手机刚拿到手里,人已直直朝后倒去。

蓝梦莉起身接着他的身子,把他的头揽在怀里轻声喊着:“宛哥哥,宛哥哥你怎么了?”

月宛白却没有半点反应,双手软软的从身子两侧垂下。

蓝梦莉把他的身子放平,抬手按下桌边的按铃,侍生已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她拿过手提包从里面掏出沓钞票递上去,开口:“我男朋友身子不太舒服,把他扶到房间去”

侍者二话不说上前托起月宛白扶在身上,朝着下层的房间而去,这里本就是为江城上流贵族准备的寻欢场,共二层,下面的一层全都是奢华昂贵的房间,在这里,只有你给不起钱没有这里拿不出的东西。

蓝梦莉蹲下身子看着爬在地板上,双手抱着桌子腿的风涧宇,嘴里还不住嘟囔着什么,她抬手拿起桌上还剩余的酒瓶,对着他的脸浇了下去。

风涧宇左右扭着头不住的躲避着,不停喊着:“希,希——下雨了……”

蓝梦莉的双眼突然泛起暴戾之气,抬手把酒瓶对着他脑膜旁边的地板上摔去,酒瓶的碎屑在他的头边溅了一地,灯光下闪着锋利的光芒。

真想跺了这双狗爪子,如果不是为了宛白,论的到风涧宇这种下贱的东西来碰她,一想起他的狗爪在自己身上搭来搭去,就反胃的想吐。

蓝梦莉抬脚又对着他的额头重重踹下,如果不是宛白刚给希倩那个野女人打过电话,她现在就找人做了这个贱东西。

风涧宇仰天悲嗥出声:“希希——痛……”吓得她这才收回脚,追月宛白而去。

任由情爱步步殇
任由情爱步步殇
为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蓝梦莉与祖母联手合作设计月氏掌家人月傲天,引起脑梗陡然去世,月家一乱,月宛白顿陷四面楚歌。祖孙借平叛之名受恩月宫,月宛白含悲被抛弃心上人为妻蓝梦狂风卷着暴雨似无数条鞭子狠狠的抽在车窗玻璃上,寒风呼啸,桥下的海水似是脱了僵的野马借着暴风雨之势掀起丈来高的巨浪径直朝着桥上冲,整个世界笼罩在扑天盖地的水汽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