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任由情爱步步殇

第28章 意乱情迷

发表时间:2021-02-23 19:33:08

同一时刻,九洲的门被房门,希倩走了进去恍眼前面楼梯拐脚处似是蓝梦蓝的身影,怎么会?九洲亦是上层贵族消遣娱乐的场所也是最污秽的藏污纳垢,真正的有教养的上流人士是会来算了,还是先找人吧!风晨阳对于儿子的要求管束的很严格,如果风涧宇真的如月宛白所说,这种情况下他确实不能找风家人过来接风涧宇。。


推荐指数:★★★★★
>>《任由情爱步步殇》在线阅读>>

《第28章 意乱情迷》精选:

同一时刻,九洲的门被推开,希倩走了进来恍眼前面楼梯拐脚处似是蓝梦蓝的身影,怎么会?九洲既是上层贵族消遣的场所也是最污秽的藏污纳垢,真正的有教养的上流人士是不会来的,更何况蓝梦莉还是个未出阁的千金。

算了,还是先找人吧!风晨阳对于儿子的要求管束的很严格,如果风涧宇真的如月宛白所说,这种情况下他确实不能找风家人过来接风涧宇。

问题是,你把他拉回月宫不就结了,干吗要找她?希倩也是憋了一肚子,可又放心不来,只得匆忙赶了过来。

到门口月宛白的手机却又打不通,没办法只得自己风来找了,踏进来看着眼前的一切,气的希倩直骂娘,这么大的地方你让老娘去那找?

灯光太暗,希倩对这里的环境又不熟,脚下一绊朝着地上跌去,旁边传出声:“希希,痛……”

希倩身子一僵伸手就去拉他,掌心却传来刺痛,抬起一看眉头皱了起来,地上怎么会有碎玻璃屑?凝眸朝地板上看去,吓得全身乱颤,如果刚才就这么不管不顾的只顾拉,那风涧宇身上不定被扎多少血洞。

“希希……”风涧似是极为痛苦,身子左右乱扭着,希倩赶快上前按着他的身子,罢了,还是先回去,希倩小心翼翼的托起他的身子搭在自己肩上朝外走去。

另一边,侍生一路托着月宛白进入房间,将他轻放在房中间的双人大床上,又对着蓝梦莉躬身走了出去。

蓝梦莉反手扣上门锁,来到大床边,伸手抚上月宛白的脸颊,凛然英锐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准锐,高挺的鼻梁,绝美的唇无一不在彰显着他的高贵与优雅。

她慢慢拉下他的衣服,流畅的肌肉纹理,古铜色的肤色在灯光的反射下显得矜贵又野性,垂下头轻轻吻上他的唇,酒意绵绵的醇厚散发着迷人的芬香。

雾气自眼眶中溢出,蓝梦莉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近在咫尺间的容颜,那是她自幼深爱的男人,早已融进她的血肉与她血脉相连的爱人,她又怎么能容忍除她之外的任何女人靠近。

蓝梦莉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寒凉而坚硬,这个男人这辈子只能是她的,纵是下天入地她也绝不允许有任何人阻挡。

她伸手开始脱着身上的衣服,一件件零乱的丢在地板上,赤身俯了上去,肌肤相触的瞬那,如同电流般从全身疾驰而过,让她禁不住的颤抖不停。

刹那间,她的身体如同被丢在沸油中的待宰羔羊,全身都是火灼火撩般的痛意,在也遏制不住伸手塞在嘴里,死死咬着自己的手,以此来遏制体内如烈火熊熊燃烧般的欲念。

月宛白的身体很敏感,对药物的反应极大,所以蓝梦莉根本就不敢给他下媚药,就怕事后引起他肌肤上的过敏,而招来他人的怀疑。

所以她只敢给他下些迷药,在加上他喝那么多酒,想来纵是身体上有些轻微的过敏,也不致于引起怀疑。

直到血腥味溢满口腔,她才松开口,看着手腕处的血珠不断的溢出,抬手,将血珠贴上自己的唇畔,直到双唇染满鲜血。

然后又伸出手臂自他的身下而过,将手背上的鲜血染在洁白的床单上,这才起身拿起手机,拉起床上的薄毯轻搭在身上,摆出各种各样亲热的姿势咔嚓咔嚓照了几十张照片,长长松了口气,抬手甩了手机,偎在他的怀里进入甜蜜的梦乡。

当月宛白从沉睡中醒来,眼间还是漆黑一片,头痛的似是要裂开。

抬手,这才发现散发着女人奶香的温热偎在自己怀中,心头猛的一惊,伸手摸索着打来灯,房间瞬时明亮如昼,蓝梦莉如同酣睡的小猫蜷在他的身下,月宛白的脸色瞬间阴霾沉沉。

他抬手按着太阳穴,极力的回想着昨晚的一切,可也只是记起自己在嗨台上时,面具后竟是蓝梦蓝的脸,往后便是一片空白。

月宛白冷淡的眉眼仿佛秋末的炎炎流火,隐透着冷寂肃杀的气息,宛如石雕般在床边坐着,只有他微微颤抖不停的双眉,昭示着内心焦灼无奈。

终于,他起身穿好衣服,立在床边缓缓伸手似是要抚上蓝梦莉的肩头,却终是停要半空中,稍顷,收了手转身离去。

……

白光透过窗帘折射进来,风涧宇从睡梦中醒来,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房间,房间并不大,除了一张床和紧靠在墙边的衣柜外,并没多少多余的东西,整个房间几乎都是纯白色的,柔柔的阳光自窗帘隙缝中洒进来,既温馨又恬淡。

风涧宇伸手掀开身上的被子,盯着浑身上下唯一的平角内裤皱着了眉头,风小爷这段时间命犯桃花是不是?怎么净的娘的被人扒光,他这又是被那个饥不择食的东西给扒了?

‘咣——’重重的甩门声传来,风涧宇吓得拉起被子蒙在身上,只露出两只眼睛,惊恐的看向门边。

希倩穿着白色蕾丝吊带装,双手抱肩的斜倚在门上,面无表情的对他道:“今天上午你大哥去盛华,你最好赶紧起来”说完也不等他反应过来,转身就走了。

风涧宇拿过旁边的衣服,快速的穿好走出去,客厅的餐桌上已摆好早餐,希倩身上也已换好衣服,正坐在餐桌上手里捏着根油条。

风涧宇就那么怔怔站在门边,手还拉着门把如同做错了事的小孩无措的看着她。

还好希倩垂了眼睑淡淡道:“附近买的,你随便吃点”

他这才垂着头走到餐桌边,双眼明明盯着桌上却没什么焦距,伸手抓了个鸡蛋就往嘴里塞,直到牙齿都把蛋壳啃破了才反应过来,姗姗的把蛋从嘴里掏出剥去壳重新放进嘴里。

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风涧宇被噎了两次,呛了三次,他就像是一夕之间变成了哑巴一样,小心翼翼的半句话都没有。

希倩气的直骂娘,干脆丢了手里的东西,双手环在胸前直盯盯瞧着他,这下风涧宇不在偷看她了,闷了头直管喝奶。

反常必有妖——,凭心而论,希倩并不希望和风涧宇亦还是莫梓樟这样的豪门大少扯上半点关系。

任由情爱步步殇
任由情爱步步殇
为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蓝梦莉与祖母联手合作设计月氏掌家人月傲天,引起脑梗陡然去世,月家一乱,月宛白顿陷四面楚歌。祖孙借平叛之名受恩月宫,月宛白含悲被抛弃心上人为妻蓝梦狂风卷着暴雨似无数条鞭子狠狠的抽在车窗玻璃上,寒风呼啸,桥下的海水似是脱了僵的野马借着暴风雨之势掀起丈来高的巨浪径直朝着桥上冲,整个世界笼罩在扑天盖地的水汽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