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任由情爱步步殇

第29章 反常妖性

发表时间:2021-02-23 19:33:09

她很很清楚的明白了自己的身份,并且自小的生活环境教导她,所有的一切都得靠自己,她有肯定的自信,在这个社会凭着自已的双手终会有一席之地。至于自已的另一半,只要你有着和自至于自已的另一半,只要有着和自己相同的兴趣爱好就好,无所谓贫富,或者说,只要不是豪门子弟,一切皆好说。。


推荐指数:★★★★★
>>《任由情爱步步殇》在线阅读>>

《第29章 反常妖性》精选:

她很清楚的明白自己的身份,而且自幼的生活环境教会她,所有的一切都要靠自己,她有绝对的自信,在这个社会凭着自已的双手终会有一席之地。

至于自已的另一半,只要有着和自己相同的兴趣爱好就好,无所谓贫富,或者说,只要不是豪门子弟,一切皆好说。

希倩从心底里排斥他们这些豪门贵公子的圈子,或许也正是因着她的这种心理,工作上她只是把风涧宇当成上司来看待,当然因着他的性格,他们之间的相处也比较随和,所以她才有了今天的地位。

但是很明显,她在风涧宇心中的地位转变了,就在他从非洲回来之后,直到现在她才发现,半点都不了解面前的这个人。

风涧宇既然进踏进九洲,就说明他的身上终究还是有着豪门弟子所特有的纨绔,可为什么对她的态度有如此的转变?难道真的只是因为她看了他的身子,可不至于吧!

这种情况下,一般来说不都是女的追着男的呼天抢地的要求负责吗?抛开风涧宇的身份不说,他一个大男人一方面去那种下九流的污秽之地,另一方面却仅仅只是因为被人看了身子就产生了无尽的遐想,这是什么破逻辑?或者说,也就只有风小爷这种脑袋时不时抽筋的主,才会产生的逻辑。

“昨天晚上是月宛白给我打的电话,说你在九洲发酒疯,所以我才过去的,你昨天的样子太出格,我怕把你送回风家又要招来风老爷子的家法,没办法就把你带了回来。不过你放心,我昨天睡的是沙发”

‘噗——’风涧宇含在嘴里憋了半天的奶随着她的这句话,非但没咽下反倒一口喷了出来,呛的脸红肚子粗的咳个不停。

希倩确实无语了,翻着白眼起身拉过包包转身出了门,风涧宇慌的手忙脚乱的擦着桌子,却又不是碰翻了碟子就是打翻了碗。

抬眼看着她已经出了门,扔了手中的纸巾跟着出了门。

风涧宇昨天是开着自己的破宝马去的九洲,希倩去接他时就开着他的车回来,停在自己下区的楼下,风涧宇一头投进车里,却又不开车,只是瞪大了两眼直愣愣看着希倩的背影发呆。

公交站牌下,希倩直直的立在那,双手抱臂看着公交车来的方向,偏生公交也给她做对,等了大半天也没来一辆,终于一直停要背后不远处的风涧宇忍不住了,开着车直到她面前,打下窗玻璃呐然:“希倩——上,上班呀……”

可话一出口风涧宇就恨不的打自己嘴巴,他娘的这不废话,摸了摸头又道:“我也上班,带你一程”

希倩仰面朝天的吐出两字:“不用”

“就,就一条道,不麻烦的,上车吧——”

希倩的目光从他车身上扫过,冷然不屑:“掉价”

风涧宇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她的意思是说坐他这车掉身价,也是,风小爷的车虽是宝马,可整个车身千疮百孔的那叫个惨不忍睹。

风涧宇不好意思的摸摸头,仰脸谄媚道:“将就将就,马上要迟到了……”

希倩看着他把路堵的死死的,又想着今天风大少还要过去,只得拉着脸伸手拉开了后门坐了上去。

还好,风涧宇这回倒不抽筋了,稳稳的把车开到公司大门前的停车场上。

希倩仰着头从车上下来,甩都不甩他一眼踩着高跟鞋朝办公室而去。

直接上了顶层总裁办公室,将风子吟一会过来要和他商量的文件准备好,正准备离开,风涧宇已垂着头推门进来,抬看看到希倩吓得浑身直哆嗦。

希倩看怪物似的瞪他一眼,开口:“文件都准备好,在你桌子上放着,你看看还有什么需要的给我在打电话说一声”

风涧宇垂了头躲着她的目光,一个劲的直点头,半句话都没有。

希倩抬腿走了出去,刚走进秘书室,今年的限量版的安娜苏,妖艳的香气已自鼻尖幽幽飘过,正是同一个办公室的秘书花琪,上前抱着她瞪大了眼惊道:“希姐,风总为什么今天不高兴?”

希倩翻着手上文件随意道:“为什么这么问?”

“风总他今天来在走廊上都没有调戏我……”花琪扁着嘴委屈道。

希倩心下一沉,面上却不动生色,还不及开口,左侧又来阵璀璨轻柔的兰蔻茉莉芬芳。

左臂已被抱在怀里带着浓浓的哭腔响起:“希希,那个不长眼的王八蛋惹了我家风总?”

希倩眉梢几不可闻的快速动道,依然垂着头:“怎么说?”

“噢——”左臂上吊着的女秘女以手捂着胸,无限悲伤:“风总今天都没给人家香香……”

挟带着宛如雨后竹子清芬的宝格丽莹纯香淡雅的气息扑面而来,面前的丽人已手叉腰咬牙切齿道:“希倩,那个狗眼长到后脑勺的东西招的我家小宇宇不开心了?”

希倩抬起头冷着张脸:“WHY”

清香淡雅的美女双手捂着娇唇心痛道:“我刚去给小宇宇送咖啡,他都没有摸我的小屁屁……”

希倩双眸冷光乍现,皮笑肉不笑:“全她娘的闲的蛋痛是不是?放着工作不做等着加班吗?”

面前美女一个个全都夹着尾巴溜到自己座位上,闭着嘴不敢哼了,虽说大家同为秘书,可人家前面毕竟回了个总,在说谁不知道整个盛华最难缠的不是总裁而是希大秘书。

话说总裁今天是不对劲,可希大秘好像心情也不好,总裁不高兴有可能是为了今天大少爷要来,可希大秘是为了什么哪?

希倩长吸口气,拉下俏脸踩着高跟鞋向茶水区而去,路上的人看到她的脸色立马躲的远远的,今天盛华的风吹的不太对头——

希倩快步走到茶水区玻璃外的阳台上,双手扶上面前的栏杆压下心头莫名的惊悸闭上了双眼。

全天下的都觉查出风涧宇不对劲,她又如何能不知,可是,为什么?

希倩的拳头狠狠砸在面前的玻璃,现在的她肠子都悔青,早知如此,那天就成全了那一屋子女人的痴心,让她们进去把风涧宇奸了就是。

可这也不能怪她, 就凭着风涧宇那天身上的那股子臭味,那群死女人跑的一个比一个快,少不得她亲自来,到头来如果真就因为这个,闹的那个死疯子缠上她,岂不是冤死。

不行,必需要想个办法,绝了那个死疯子的痴心。

任由情爱步步殇
任由情爱步步殇
为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蓝梦莉与祖母联手合作设计月氏掌家人月傲天,引起脑梗陡然去世,月家一乱,月宛白顿陷四面楚歌。祖孙借平叛之名受恩月宫,月宛白含悲被抛弃心上人为妻蓝梦狂风卷着暴雨似无数条鞭子狠狠的抽在车窗玻璃上,寒风呼啸,桥下的海水似是脱了僵的野马借着暴风雨之势掀起丈来高的巨浪径直朝着桥上冲,整个世界笼罩在扑天盖地的水汽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