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任由情爱步步殇

第30章 双面娇娃

发表时间:2021-02-23 19:33:10

实际上风子吟昨天来恒远也没什么事,没多久就离开了了,自他走后,风涧宇就坐在办公居住桌后主动发起了呆,视线盯着桌上一点儿处似是要把他那张办公居住桌可以看出朵花来。他手下的女秘书除了希倩他手下的女秘书除了希倩外,几乎每隔五分钟就会以各种各样的理由进他办公室,在他面前晃一圈出在出去。。


推荐指数:★★★★★
>>《任由情爱步步殇》在线阅读>>

《第30章 双面娇娃》精选:

其实风子吟今天来盛华也没什么事,没多久就离开了,自他走后,风涧宇就坐在办公桌后发起了呆,视线盯着桌上一点处似是要把他那张办公桌看出朵花来。

他手下的女秘书除了希倩外,几乎每隔五分钟就会以各种各样的理由进他办公室,在他面前晃一圈出在出去。

终于当他的女秘书第二十六次推开门,拿着文件在次笑靥如花的偎在他身边:“风总,你看这个项目的报告……”

风涧宇懒洋洋的接过,下一刻拍的将东西摔在桌子忍不住翻着白眼:“我说花花,你们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个净往我办公室钻,可钻进来了又连个屁都不放,干什么,干什么?你自己看,盛华集团什么时候把女人集体团购内裤的事也当成项目报告了?啊,小姑奶奶,这就是你们希大秘给你们安排的工作?”

花花伸手上前,原来她刚才进来的太急拿错了文件,竟然把昨个办公室准备上网团购内衣的单子给拿了进来,姗姗收起,忍不住道:“风总,你也别怪我多嘴,今,你和希大秘都太不正常,我们这心里急呀!你好歹给我们透个风,也好让我们安心工作不是”

花琪是风涧宇手下五大秘书中最憋不住事的,她这么一说,风涧宇蹭的从办公椅上直起身子紧张道:“怎么,你说希倩不正常,她怎么不正常了?那里不正常?”

花琪把文件抱在怀里,以手点腮思索后突的低下头,张口,慌得风涧宇连滚带爬的凑上耳朵,半天却没听见音。

抬头,花琪一副正沉思的花痴样,气得他在也忍不住准备发飙时,花琪猛的抬起身子抱着文件朝外就走,边走边碎叨:“不正常,反正就是超不正常”

说着人已经走门边,伸手哗的下把他的两扇门使劲打开,哐的声又重重关上,风涧宇彻底疯了,手中已举起要摔向她的文件定格在半空中。

就在花琪开门和关门的瞬前,他看到了什么?他竟然看到了对面秘书室里男人的身影,怎么那么像莫梓樟。

风涧宇噌的从椅子上窜起,绕到秘书室左边的休息区,那边提供的有茶水和各种各样的饮料,和秘书室正隔着道玻璃门,轻易的可以看到秘书室的一切。

隔着丈来高的绿色植物探头一看,风涧宇瞬前瞪大了双眼,就连头顶的头发都一根根竖了起来,尼吗,这是个什么情况——

立在希倩办公桌前一袭黑色西服的男人正是莫梓樟,他倚在办公桌上垂头看着希倩,清秀俊巧的五官帅气又带着无限的温柔。

深咖色的双眸自面前丽人身上扫过,带着性又高雅的笑,薄唇轻抿,浑身都笼罩在初春暖阳般的和煦下,那里还有半点高高在上的莫大少傲视天地的盛气凌人,而希倩——

就斜躲在自己的老板椅上,两根修长圆润的美腿高高翘起交叠放在前面的办公桌上,一手撩着自己额前垂下的卷发,另只手的纤指玩弄着莫大少袖扣上的宝蓝色猫眼般的蓝扣,悠然而暧昧。

问题是她身上穿的是紧身的超短裙,以着莫梓樟站的位置,在加上她像只小猫般不安分两条腿动来动去,该看的不该看的全都让莫梓樟看了明白。

风涧宇圆瞪的双眼中,两团熊熊燃烧的火焰如同被浇了沸油般噌然冲起的万丈火苗,双手攥着吱吱直响,转身就往秘书室而去。

可就在秘书室门口,他全身紧绷的怒意唰的消失殆尽,小身板缩了下来,心下如同千百只鼓槌‘嘭嘭’敲个不停。

怎么办?怎么办?风涧宇被自己莫名而起的恐惧紧紧遏住,急得在门外的走廊上抱着头来回直转。

突然有人伸手拉上他的裤子轻轻扯着,风涧宇垂头,这才发现,就在走廊上高大的绿色植被后。除了花琪以外,她的其她三个小秘书缩着膀子蹲在地上,如同惊吓过度的小白兔瑟瑟发抖。

“天呐,香香你们这是被希倩那个老娘们给吓的?”风涧宇心痛的拍着她们的小脸,满脸泫然欲滴。

希倩是典型的双面娇娃,不同的场合面对着不同的人,绝对是两种截然的姿态,前一秒还是高高在上的职场白骨精,端庄犀利;下一秒就转变成火辣野性的缸管舞娘,宛如美女蛇般的妖娆放荡,比他旗下任何一个演员都有演戏的天份。

平日里跟着他出入其它场合时,她比现在放荡多的场面他都见过,反掌之间能把任何一个高高一世的男人踩在尘埃里,他并不奇怪,可这里是公司。

希倩在公司里,向来都是副职场干练的模样,平日里当着下属的面甚至连玩笑都很少开,何况是如今的模样,不吓死他手下的小白兔才怪。

对呀!风涧宇脑中灵光一闪,吓得他家小白兔都没办法正常工作了,这不正是个理由。

风涧宇甚至都顾不上和他的小白兔打招呼,抬腿跨了进去,高喊:“这不是莫大少吗?稀客,欢迎——”那个迎字几乎都是被他咬出来的,欢迎个毛,谁他娘的不知道同行是冤家,可你莫梓樟就这么光明正大的穿梭在我公司里,是不是也太嚣张了。

莫梓樟摸了摸鼻子,转身把手伸向他笑得人畜无害:“风总,好久不见,我还想着那天请你出去聚聚……”

风涧宇随手拿起旁边的本子甩在他的手上,懒洋洋的靠在他正对面的桌子边沿,莫梓樟有多端庄,他就有多放荡,随既开口道:“不知莫大少有何吩咐?”

“这个——”莫梓樟的目光在次转身面前躺在椅子上从始至终动都没动过的希全倩身上,俊美冷静的脸上愈加柔和:“其实我是来接希倩一起去吃午饭的,走到楼下时才发现倩倩忘了拿东西,所以就陪她上来了一趟,倒是风总怎么这个点了还没去就餐,虽说工作重要,可也要注意身体呀!”

莫梓樟又岂是好惹的主,不动生色的就堵了他所有的退路。

果然,风涧宇一副吃憋的样子,娘的,这么快就到午饭时间了吗?

“这样,既然莫大少连吃午饭都不忘巴巴赶过来那就一起吃吧!盛华新来个厨子,你别说,这手艺还真是一流,留下一起尝尝”

任由情爱步步殇
任由情爱步步殇
为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蓝梦莉与祖母联手合作设计月氏掌家人月傲天,引起脑梗陡然去世,月家一乱,月宛白顿陷四面楚歌。祖孙借平叛之名受恩月宫,月宛白含悲被抛弃心上人为妻蓝梦狂风卷着暴雨似无数条鞭子狠狠的抽在车窗玻璃上,寒风呼啸,桥下的海水似是脱了僵的野马借着暴风雨之势掀起丈来高的巨浪径直朝着桥上冲,整个世界笼罩在扑天盖地的水汽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