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为你钟情:佳人如斯

第21章 又见面了

发表时间:2021-04-09 08:30:17

男人身手敏捷度的躲过,声音里带着非常危险的气息:“怎么,你想让我把上次未做完后的事再次做完后吗?”连姝一瞬间泄了气。她咬了一咬牙,道:“聂慎霆,老娘遇上你,啊倒了八辈子的霉她咬了咬牙,道:“聂慎霆,老娘遇到你,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推荐指数:★★★★★
>>《为你钟情:佳人如斯》在线阅读>>

《第21章 又见面了》精选:

男人身手敏捷的躲开,声音里带着危险的气息:“怎么,你想让我把刚才未做完的事继续做完吗?”

连姝瞬间泄了气。

她咬了咬牙,道:“聂慎霆,老娘遇到你,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说完,她冷着一张脸,扭头就走。

这辈子她都不要再看到他。

聂慎霆看着她气急败坏荒落而逃的背影,忍不住唇角一勾,笑了。

他慢慢的下楼。

他的车停在医院大楼前面,他没有让元明跟随,自己开车来的。

坐进驾驶室,他没有马上发动引擎,而是点燃了一根烟。

一只手搭在车窗外,随意的弹了弹烟灰,脸上的表情莫测高深。

良久,他才从置物阁里摸出一个样式有点过时的手机。

划开屏幕,进入相册。

相册里只有一张照片。

湛蓝的天空下,美丽青涩的少女手里高举着一只风筝,欢乐的笑着踩着海浪奔跑,自由自在的翱翔在天空下,海风吹起她的白色裙子,她青丝飞扬,舒展的四肢在雪白的浪花中翩跹如蝶!

镜头有点远,画面有点模糊,照片的角度可以看得出来是偷拍的。

聂慎霆久久的望着那张照片,眸中的光芒像揉碎了洒落在海面上的点点星光。

……

连姝第二天就给连老太太转了院。

反正手术已经做完了,剩下的就是恢复了,在哪个医院养着都一样。聂家那两位,她惹不起还躲不起吗?不管是聂慎霆还是聂少聪,她都不想再看到他们了。

昨晚一场秋雨过后,天气愈发的凉快了起来。

一大早,连姝坐公交车,去离医院一站地的一家粥铺买早点。

老太太刚做完手术,身体需要补充营养,她也想亲手给她做营养餐,奈何自己厨艺不佳,实在拿不出手,好在这家粥铺有卖营养餐,口味清淡,比较适合病人吃。

她从小被连家人当公主养着,养父母过世后,这三年,她的衣食住行完全要自己打理,还要照顾老太太,所以,一切都得从头来。

她也试着学过厨艺,但是,有些东西是天生的,无论她怎样学着食谱下厨,又去专门的培训班去学过,可,效果依然不理想,即便她再努力,做出来的东西还是差强人意。索性也就放弃了。

拎着营养粥和热腾腾的包子,她走去公交站牌。

清晨六点多钟,街上还没什么人,再加上昨晚下了一场雨的缘故,到处显得冷冷清清。地面湿漉漉的,落了一地的残红和树叶,环卫工人还来不及打扫。

连姝踩着金黄的银杏叶,慢慢的走着。

一阵风吹过,树上洒落几滴雨点,掉进她的脖子里,她不禁瑟缩了一下。

抬头,正好一枚银杏叶从她的眼前飘飘忽忽的落了下来。

她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接住了那枚落叶。

就在这时,只听“咔嚓”一声,有闪光灯晃过。

她怔了一下,抬眸望去,就见一个长相帅气的年轻男人友微笑着站在她前面不远处,手里拿着一部照相机冲他晃了晃,算是打招呼。

他面容干净,笑容真诚和煦,她也就没有计较他唐突的行为了。

略微颔首,算是打个招呼,然后去公交站牌等车。

这时她要坐的公交车来了,她拎着食盒,上了车。

找到了位置坐下来才发现,刚才偷拍她的男人也上来了。

他冲她微微笑了一下,然后也找了个位置坐下来,低头去看相机里的照片。

估计是个喜欢拍照的摄影发烧友吧,毕竟他那部相机可是价值不菲的。

连姝莞尔,转过头看窗外的风景。

车子到了医院站停下,她从后门下车,拎着食盒进了住院大楼。

八点,医生来查房的时候,她愣住了。

因为在一大片穿着白大褂的医生里,她又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

那人倒没有什么意外,方才看着她拎着食盒走进住院楼的时候,他就猜到她肯定是哪个病人的家属。

“又见面了。”他笑了笑,面容温和。

连姝看到他胸前的名牌上写着:主治医生陆瑾年。

不由抿唇莞尔,还真是巧啊。

陆瑾年是连老太太的主治医生,他说老太太的手术做得很成功,恢复的情况也好,过几天就能拆线出院了。

连姝没想到他竟然是医生。早上在公交车站遇到他的时候,他拿着个照相机,闲庭信步的样子,让人很容易误会他只是个摄影师,出来是找灵感的。

“我从小就喜欢摄影。”陆瑾年说。

彼时,连姝去天台抽烟,正好遇到了也在天台吹冷风的陆瑾年。

但是他没有抽烟,他只是双手撑在围栏上,眺望着远处的风景。

想来是工作压力大,一个人来天台静静缓解一下压力罢了。

她其实烟瘾也不大,只是病房里消毒水的味道太浓,她想出来透口气。

没想到会看到陆瑾年。

他安静的站在那里,修长的背影看上去莫名的萧瑟,无端散发出一股子忧伤的味道来。

连姝不想打扰他,于是,悄悄的想离开。

但是陆瑾年已经看到了她。

“静女其姝?”他微笑道:“你家人给你取名字的时候,是这个意思吗?”

她笑了笑,大方的走过去,“或许吧。”

他点点头,“名字很好听。”

“谢谢。”

他看着她手里还未点燃的女士香烟:“你抽烟?”

“嗯。”她略微有些局促。

不知道为什么,在陆瑾年面前,她总会无端的感到局促,有种放不开手脚的感觉。

或许是他这个人看上去非常的优雅温润吧,他职业正当,面容干净,气质出众,相比之下,她一个女孩子又抽烟又喝酒的,就显得俗气了许多。

她尴尬的将拿烟的手往后缩了缩。

陆瑾年看到她的动作,笑了笑:“没事,女孩子抽烟的样子其实还蛮潇洒的。”

第一次听到有人形容女孩子抽烟是潇洒,连姝一笑,那份拘谨瞬间就散了。

“来一根?”她问。

“不了,”他摇摇头,“我不抽的。”

连姝又尴尬了。

正在考虑要不要当着一个不抽烟的人面抽烟时,陆瑾年已给她摁燃了打火机。

她有些讶异,不抽烟的人竟然随身还携带着打火机?

为你钟情:佳人如斯
为你钟情:佳人如斯
一次乌龙事件,连姝成了聂慎霆心尖上的人,自此各种宠。她要寻找亲人,他帮着;她要杀了人,他递刀。她闯了祸,他善后,加上无限量发售的财力支持。她问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他说对你连姝一路小跑,刚到酒店门口,就接到了杨小帅的电话:“小梳子你到了没有啊?箭在弦上了,快憋不住了,你能不能快点儿?救急如救火你不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