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你若深情我必痴心

第23章 你侮辱了它

发表时间:2021-05-04 22:11:05

我摇摇头表示拒绝:“我想自己试一试看,挑个很适合我的工作和职业,只要你你别给我使绊子就成。”他揉了揉我的头:“我真搞不懂你的脑袋在想什么,有捷径你不走,非要自己瞎瞎折腾。”我他揉了揉我的头:“我真搞不懂你的脑袋在想什么,有捷径你不走,偏要自己瞎折腾。”。


推荐指数:★★★★★
>>《你若深情我必痴心》在线阅读>>

《第23章 你侮辱了它》精选:

我摇头拒绝:“我想自己试试看,挑个适合我的工作和职业,只要你别给我使绊子就成。”

他揉了揉我的头:“我真搞不懂你的脑袋在想什么,有捷径你不走,偏要自己瞎折腾。”

我笑,带着点撒娇的语气说:“因为我想快点经历九九八十一难,走完渡劫修仙的路,和你一起位列仙班。不然我跟在你身后,永远只能做个小跟班。”

他眼底闪过诧异,“看来你还挺有野心的,想做女强人?”

“也不至于到女强人的程度,但至少要能自立自强。”

他给我了兄弟间鼓励的拥抱:“加油,我看好你!”

我笑笑,说了句谢谢。

我和葛言原本是两个世界的人,一个孩子和一颗肾变成了纽带,通过一纸婚约把我们绑在了一起。他最初待我很差,后来渐渐对我好了,我在感到幸福的同时也有了其他方面的担忧。

他白天工作出差,晚上会应酬和与朋友小聚,累了就回家,与老婆孩子享齐人之乐。他的生活多姿多彩,可我却终日围着老公孩子转,他的生意越做越大,视野越来越广阔,而我的世界却变得越来越小。

旭旭马上就要过一周岁的生日宴了,之前的3月之约也快到期了,我们办婚礼的诺言因为葛江成的身体原因而搁浅,但是生活还得继续。

一株花、一棵草都需要人的细心呵护才能健康长大,何况是生性多变的人类的感情呢。所以我不能任这种相处模式继续下去了,我必须做出改变,我也得有我自己的事业和交际圈。只有努力的追上他的脚步,和他保持着眼界和话题的相似性,我们的感情才能稳定。

若不然,说不定某天他就会嫌弃我这个黄脸婆,转身去爱别人。

想到这些,我不由得赞叹自己真是个居安思危的新时代女性,当晚就在网上挑选公司,但这股劲头没几天就被残酷的现实冲淡了。

简而言之就是有规模的公司看不上我,小公司我又相不中,葛言见我着急上火的便说:“你若不想去葛丰旗下的公司,那我可以介绍你去朋友那儿。”

“让我再试试吧,我就不信我差到没公司收留的地步。”

他说了句有哲理的话:“不是你差,而是这是个讲人脉、讲关系的社会,你空有才华却没人提携,别说出人头地了,可能连崭露头角的机会都没有。”

我却不大认同,嘿嘿了两声:“你能别那么势利吗?这个世界上还是平凡的人占多数,你让我们这一庞大的群体怎么活!”

他反驳:“势利的不是我,而是这个社会。”

我不服输的劲儿又上来了:“唇枪舌战没意思,不如来打个赌吧。如果我能找到工作,那算我赢,输的你得无条件答应我要求的事情。”

他也来了兴趣:“找到工作这个定义太模糊了,这样吧,你若能在员工上百的公司里谋到一官半职,就算你赢。”

我和他击了个掌:“你等着输吧。”

他也笑:“应该是我张开双臂,等你失败而归时把你抱进怀里一顿安慰吧。”

葛言明显有点小看我,这迫使我更加努力的找工作,我一定要赢得这场赌约让他对我刮目相看。

我之后把找工作的标准放到了员工规模上百的公司,不管职位和要求都猛甩简历过去,漫天散网至少机会要大一点。

简历都石沉大海,在我快绝望时总算收到了一个叫逸风传媒的广告公司的面试通知,职位还是我擅长的出纳。

我准备得很充分,穿了一套端庄得体的套裙去面试。

面试还是挺正式的,一共三个面试官,其中坐在中间的那个男人长得挺帅的,不过还是比葛言差了那么一点点。

我瞄了一眼他面前的工作牌,上面写着“总经理唐赫然”。

我先是做了个基本介绍,之后是提问环节,唐赫然翻了翻简历后抬头问我:“你在葛丰世家做过出纳?”

“是的唐经理。”

“葛丰世家是F市最知名的企业之一,有很多年轻人挤破了脑袋往那里钻,你怎么成了异类离开它到我们公司来?”

我笑了笑:“是因为家庭原因立的职,至于为什么选择逸风,是因为我看重逸风的发展前景和企业文化,我感觉在这里工作能更好的体现我的价值。”

唐赫然眉毛一挑,似乎是笑了一下:“这么说,你在葛丰那边,你的价值没能得以体现?”

我感觉这个叫唐赫然的男人在和我玩文字游戏,正想着要如何避开他挖的坑时,他却说:“OK了,回去等消息吧,若被录用公司的人事部会给你发邮件。”

我感觉这工作肯定是黄了,有些无精打采的,刚出公司电话就响了,是葛言打来的。

“干嘛?”我犹豫了下还是接起来。

“面试怎么样?”

我可不想换来他的奚落,便提高音量说:“挺好的,面试官让我回去等消息。”

他笑了一下:“那么干嘛丧着一张脸?”

我愣了一下,难道他在附近?

我抬头扫了一圈,就发现葛言的车停在路边,我挂了电话朝他走过去,羞愧得红了脸。我拉开车门坐上去,边系安全带边问:“你怎么来这儿了?”

“旭旭的生日宴订在后天,我已经挑好了场地和甜品,想带你去确认一下。”

“好的,那规模呢?”

“还好吧,这可是旭旭的第一个生日,也是你的受难日,总不能弄得太磕碜。”

我冷笑几声:“你千万别提什么受难日,不然想到你当初的恶行,晚上你睡着后我估计会把你踢下床的。”

他俯过身亲了我几下:“我知道我是王八蛋,但我没后悔药吃,也不能让时光倒流,你就看我以后的表现吧。”

“行吧,你就表现吧,不过你别再说自己是王八蛋了。”

“为什么?心疼我了?”

“不是,是觉得你这样侮辱了王八。”

葛言无奈的伸手捏了捏我的脸:“看来是我这段时间对你太好了,才让你越来越调皮了,晚上准备好吧,我会用小皮鞭狠狠抽你的。”

我双手合十做了个金钟罩的动作:“我不怕,我有金刚护体!”

葛言被我逗笑了,最后捂着肚子求饶:“我真是被你突如其来的幽默感闪了老腰了。”

我立马哎呦了一声:“那可怎么办?晚上小皮鞭抡不起来了?”

葛言大男人的自尊心受了挫,俯身扑向我:“敢怀疑哥,信不信哥就在这儿把你办了?”

我说不怕,见他真要亲我只好立马求饶:“我信我信,快开车吧,看了场地还得去趟医院看看爸呢。”

葛言原本是个很高冷的人,但与我口头交锋时总能秒变逗|比。我想这就是爱情该有的样子吧,两个不同性格的人会越来越相似,气质从内而外的发生改变,继而就有了夫妻相的说法。

我们先去看了周岁宴的场地。

地点选在法式的私家庄园里,树木和花卉以及建筑都很搭配,显得浪漫而温馨;甜品是由米其林大厨亲自做的,我试吃了黑松露和甜甜圈,都是入口即化,味道很饱满的一下子就充满了口腔;而食物则是中西餐搭配,有中式烤全羊,也有西式大牛排,嘉宾到时候可以选择想吃的东西。

我表示很满意,从庄园出来我就给我妈打了电话,让他们明天就过来。我刚挂断李嫂的电话又打过来了,她说周惠突然说脑袋疼,不能去送晚餐给葛江成了,而旭旭也在睡觉,她腾不开手去送。

“行吧,我们也真要去医院,我们绕一段路就回来拿晚餐,你先准备好。”

挂断后葛言问我怎么了,我把李嫂的话转告他,他调了头说:“我之前就让我妈再找两个保姆,并给她配个司机,可她总说不喜欢家里有太多人,也习惯了自己开车。你说家里现在这么多人,万一我忙得错不开身,那家里岂不是乱成一团了。”

“但家里请太多人确实不好,我觉得现在挺好的,抽不开身的时候也是少数嘛。”

葛言无奈:“你和我妈这一点还真挺像的,估计你才是她亲闺女。”

我们回家时旭旭还在睡觉,便没带他去医院,到了医院我内急,我便让葛言先把饭送去。

解决完内急问题后我往病房走去,门留着一道缝,我刚准备推门就听到葛江成说:“你妈不是头疼,而是因我上午的话生气。葛言,我想在死前再见见玲玲,你能把她找回来吗?”

大概每个人都有好奇心,总会对别人的秘密感兴趣,何况是这个与葛家关系匪浅的玲玲。

我鬼使神差的退到了墙后,葛言很久没说话,半响才说:“爸,这不合适。”

葛江成的声音很小,我听得不是很清楚,只能隐约听到他说什么是他们错了,是他们对不起玲玲,若是死前不能见到他,那他会死不瞑目的。

葛言到底是妥协了:“我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儿,我会试试的,看能不能联系上她。”

你若深情我必痴心
你若深情我必痴心
你若款款深情我必痴,你若无情地我便休。命运纠缠不休,孑然一身,我的心里有座城,城里住着一个人。久别重逢几载,我终于等到从一个很幼稚青涩的女生变为了一个所向披靡的女人。那些愧欠我的人那是8个月前的大学毕业季,他作为优秀毕业生回校演讲,当晚的庆功宴他喝得酩酊大醉,我送他上楼时被他占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