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你若深情我必痴心

第29章 真相大白,惶恐难安

发表时间:2021-05-04 22:11:10

葛言不疑有他,我揣上钱包去药店买了各种跌打严重损伤严重损伤的药,接着一路一路小跑去了方玲家。我按了老半天门铃她才把门关上再打开,我几眼就看见她脸上的红肿,她低下头想躲:“药给我吧,谢谢您你我按了半天门铃她才把门打开,我一眼就看到她脸上的红肿,她低头想躲:“药给我吧,谢谢你。”。


推荐指数:★★★★★
>>《你若深情我必痴心》在线阅读>>

《第29章 真相大白,惶恐难安》精选:

葛言不疑有他,我揣上钱包去药店买了各种跌打损伤的药,然后一路小跑去了方玲家。

我按了半天门铃她才把门打开,我一眼就看到她脸上的红肿,她低头想躲:“药给我吧,谢谢你。”

她说着就要关门,我用身子把门顶开走了进去,这才看清她鼻梁和脸上都有大面积的淤青和红肿。

“其他地方还有吗?”

“没有。”她摇摇头往里走,却突然摔倒在地,我卷起她的裤腿一看,膝盖处有个长长的见肉的伤口。

我看着都觉得疼,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不顾她的阻止把她背部、胳膊都检查了一遍,果然都有不同程度的淤青。

我气得浑身发抖,掏出手机就要报警,却被方玲夺过去了:“不要报警,求你了……”

她抢过我的电话,双目含泪的哀求着我,带着一种长期活在家暴中的恐惧,我咬了咬唇:“他经常打你?”

她摇头,眼神有些躲闪:“也不是经常,就工作不顺或心情不好的时候会下手。前些日子他被葛言解约而怀恨在心,他昨晚喝了酒,回来后大吼大叫的,我说了几句后他就出手了。”

“那你家里的保姆呢?”

“保姆住一楼,我们住楼上。他打我时会先用胶布或者毛巾堵住我的嘴,让我发不出声音后扇我耳光,或者拉着我往桌子、墙上撞,所以保姆没听到。他打了我后泄了火就走了,而我觉得被打太丢脸,一大早就给保姆放了假。”

“你既然知道丢脸,就不该默默承受,而是要反抗啊!别说葛言和他解约一事他也有错,就算是没有,他也不能以任何理由来打你!都说家暴只有0次和N次的区别,你不能再忍了,我们现在就报警,保留他家暴的证据后诉讼离婚。”

我说着就想去拿我的电话,可方玲握得很紧:“嫂子,我求你就装作不知道吧,我一个不能生育的女人,一个无家可归的孤儿,能留在他身边过锦衣玉食的生活已经很不错了。若我和他离婚,那我就什么都没了。”

她这幅逆来顺受的样子真是让我又恨又怨:“你在美国时是无依无靠,但你现在有我们,我们会做你的靠山和后盾的。”

方玲听到我这样说,脸上的眼泪开始大滴大滴的滚落,她站起来连连后退,我的手机掉到地上,她伸出胳膊指着我:“你们?你们是指谁?是指你、葛言还是周惠?梁嶶,你真是什么都不知道,才把话说得那么轻巧!实不相瞒,我18岁时怀的就是葛言的孩子,逼我堕胎让我失去生育能力的就是葛江成和周惠!他们口口声声说把我当做亲女儿来疼,可当他们知道我和葛言相爱时,还不是怕我毁了他们的儿子,而逼我做了炮灰!”

这些事我早就猜到了,此时从方玲嘴里得到证实,我更有种万剑扎心的感觉,嘴巴张了张,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方玲则把所有的委屈都喊了出来。

“十年了,十年里我从没和葛家联系过,但当葛言联系我说葛江成病重想在见我时,我还是放不下他们的养育之恩回来了。丁书景以前就想回国发展,之前他一直以为我是孤儿,当他知道我是葛丰世家的养女后,便让我帮他搭上人脉。他说只要葛家帮助他在F市站稳脚跟,他就会一辈子对我好,一辈子不打我。”

她几乎是歇斯底里的说完上面的话,此时力气被抽干了,她瘫坐在了地上,如泣如诉的继续控诉:“我原以为葛家就算不看在我养女的身份上,也会看在他们当年残忍对待我的事情上,对丁书景多担待。可葛言,那个曾和我两情相悦的葛言,在我为我们犯下的错误痛苦买单的时候,他却毫发无损,多年后还和你组建了三口之家。他家庭事业都有了,可肚量却那么小,竟然为了一块不过几亿地皮和丁书景反目成仇,让我的幻想一下子就破灭了。”

我也哭了,朝她走过去想扶她起来:“葛言应该是不知道这件事的,你别怪他。”

她推开我的手,抬起下巴仰视着我,眼神里写满了坚定:“我是不怪他,他当年还想娶我呢,只是他当时只是个学生,弱小得反抗不了他父母。我原本觉得,只要丁书景待我好,我就和他过一辈子。可现在我突然改变了想法,你不是让我反抗吗?那我跟随自己的心把当年的事都告诉葛言,你说他还会不会要我?”

我顿时回答不上来,这时突然听到身后有脚步声,我以为是丁书景回来了,没想到一转过头就看到了葛言。

我心里十分震惊,怎么也没想到葛言会出现在这里来。

我叫了他一声,可他却像没听到似的直接略过我,发红的双眼死死的盯着方玲朝她走了过去,直到这时我才注意到他手上拿着电话。

莫非……

我拾起我的手机,界面显示已经与葛言通话17分钟58秒,我翻了一下通话记录,报警电话是19分钟前拨出去的,也就是说方玲夺过我电话后就拨通了葛言的号码。

直觉告诉我方玲是故意的,若是不小心拨出去的,那怎么会恰好拨到葛言的?

我抬头看向葛言,他穿着方格睡衣和拖鞋就来了,想必是一听到我们的对话后就跑来了。他把方玲扶了起来,声音里带着隐忍过后也很明显的哭腔:“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吗?”

方玲这会儿却慌张起来,她推开葛言想往楼上跑,却被葛言拉了回来。她眼神回避的说:“我刚才什么都没说,你回去吧,我不想见你。”

葛言拽着他的胳膊:“我刚才都听到了,原来你当初离开我的理由不是所谓的不爱我,不是所谓的要出国留学,而是被我爸妈逼迫的。你当时为什么要瞒着我,不然我可以和你一起反抗的。”

方玲开始大声抽泣起来:“我不想因为我,让你和你爸妈对立。因为我很小就没有家人,所以我知道家人的珍贵。”

动容和内疚让他紧紧抱紧了她。

……

我知道此情此景已经不适宜我继续待下去了,我默默的关上门离开。

两家本就相距不远,我又走得快,没多久就到家了。李嫂正在客厅里喂旭旭吃面条,我说了句“我去洗个澡”就快速回了房。

我找出换洗衣服,打开花洒开始洗澡。

我努力的不去想葛言和方玲,不去想我们三个人最后是什么结局。

我也没有哭,从眼里涌出来的那些液体,一定是洗澡水渗进去后又流了出来。对,一定是这样的。

洗好澡后我换上衣服下楼,带着旭旭去医院看了葛江成。

我们到时护工正在给他读F市的经济早报,恰好读到丰收智能家居的相关新闻,说这家公司的老板丁书景是位华裔,刚回国创业就出手不凡,不仅在智能家居上打出了一片市场,还准备进军房地产业。

护工不知道丁书景和葛家的关系,念得声情并茂,可葛江成的脸上却有种微怒的神色。

我抱着旭旭走上去和他打了招呼:“爸,我带旭旭来看你了,你好些了吗?”

葛江成这才笑了一下:“乖孙,来让爷爷好好看看。”

我让旭旭面向他:“他已经开始会走路了,能走上一两步。”

“挺好的,看起来挺机灵的,长大了不会比他爸差。”他说着往门外望了一眼,“葛言没来?”

我压住心底的苦涩笑了笑:“加班呢。”

我们在医院里陪葛江成吃了午饭,又等他睡后才离开医院。我掏出手机看了一眼,葛言没有给我打过电话,看来还在方玲那儿。

我心底挺不安的,总想往人多的地方窜,这样感觉会热闹些,心里的孤寂不安就会暂时被挤走。

我后来带着旭旭去逛了育婴店,店里有很多漂亮的小女孩穿的衣服,我逛了很久,店员笑着说:“女孩的衣服是要比男孩的好看很多,别觉得遗憾,等你儿子长大了再生一个,凑个好字。”

店员这几句劝慰的话也是好意,可我知道别说我的身体不能再怀孕,就算能怀恐怕也没机会了,因为葛言说不定会放弃我们母子选择方玲。

葛言是商场上让人闻风丧胆的狠角色,但在感情上却是个细腻善良的人。当初他以为我是挺着大肚想嫁入豪门的贪婪女,所以待我极差,但后来他知道是他强迫我的事情后便立马反省,并做出了改变。

而方玲是个更特殊的存在,他们不仅是彼此的初恋,还是被迫分手的怨侣。时隔多年真相大白,方玲的处境又十分堪忧,他肯定不会袖手旁观的。而方玲除了钱以后,更想要的是一个家,一个男人给她的家,葛言很可能会因内疚而选择她……

想到这些,我的眼泪抑制不住的往下流,连挑好的衣服也不要了,抱着旭旭狼狈逃走。

后来旭旭困了我才带他回家,我眼看着他睡醒了午觉,又开始睡夜觉,可葛言依然没回来。

你若深情我必痴心
你若深情我必痴心
你若款款深情我必痴,你若无情地我便休。命运纠缠不休,孑然一身,我的心里有座城,城里住着一个人。久别重逢几载,我终于等到从一个很幼稚青涩的女生变为了一个所向披靡的女人。那些愧欠我的人那是8个月前的大学毕业季,他作为优秀毕业生回校演讲,当晚的庆功宴他喝得酩酊大醉,我送他上楼时被他占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