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有你盛开的芳华

第29章 我是来看你们船戏的

发表时间:2021-05-05 07:14:01

呵——祈向潮竟然睡在了这里,我是有那么一秒钟出乎意料的,但是他们是未婚夫妻,睡在一起也是非常正常地的。而已那小贱人现在的还病着,能不适应他那五百五十度的玩法?我边和祈向潮只是那小贱人现在还病着,能适应他那三百六十度的玩法?。


推荐指数:★★★★★
>>《有你盛开的芳华》在线阅读>>

《第29章 我是来看你们船戏的》精选:

呵——

祈向潮居然睡在了这里,我是有那么一秒意外的,不过他们是未婚夫妻,睡在一起也是十分正常的。

只是那小贱人现在还病着,能适应他那三百六十度的玩法?

我一边和祈向潮对视着,一边却不忘脑洞大开。

祈向潮在看到我表现出的意外比我要重一些,原本睡意惺忪的眸子一下子眯了起来,眼底迸射出的寒意让我脖子发凉。

这与那晚他强上我时可不一样,这还真应了那句翻脸不认人。

“向潮,谁啊?”就在我和祈向潮大眼瞪小眼的时候,简丹妮软腻腻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那声音一听就像是喝饱了蜜似的,不对应该是喝饱了男人的滋液才对。

我立即脑补了一副简丹妮伏在祈向潮腿间的画面......

人常说不能三心二意,可我这个人就能做到,常常做着这事的时候,脑子里却能想着别的事。

祈向潮没有理她,看着我的眼睛却明显在问来这里干什么?

是啊,我来这里干什么啊?

我是要杀死里面的小贱人的,想到这个的时候,我的手下意识的摸了下自己的衣兜。

“谁啊?向潮你怎么不说话?”没有听到回复的简丹妮又问了一句。

“没事!”祈向潮这次回了她,不过他眉宇间的褶皱似乎更深了。

他居然对小贱人说谎,他是怕小贱人知道是我,怕她生气?

不知怎的,一想到他这是在心疼小贱人,我心里就像是长了毛似的不舒服。

前几天才在我身体内肆意索欢的男人,现在竟护着别的女人,哪怕我不是他的谁,可这也是对我的侮辱。

更何况这个女人还是个心肠歹毒的人!

我不甘,也不服气。

我看着祈向潮,又看了看他身后的病房,忽的想到我现在要是抱住祈向潮来个热扑,小贱人看到了会是什么反应?

上次我只是发了个祈向潮的裸照,她就疯的要杀了我,现在我要是当着她的面就和她的男人做,是不是她会直接气的从楼上跳下去?

如果是这样,那省得我亲自动手了!

“你来干什么?”他终于问出了口,声音很低,明显不想让小贱人听到,不过怒意十足。

我耸了下肩,冲着他一笑,“我来......如果我说我来是想看看你们的船戏,你什么感觉?”

我的话让他的脸瞬间黑了,下一秒我听到他说,“滚!”

简单不能再简单的一个字,却像一把尖刀刺中了我,要说不难过不心酸是假的,可我知道自己难过心酸是没人疼的。

我冲他笑着,笑的没心没肺,好像他的伤害对我一点用没有似的,“祈向潮这又不是你的地盘?你凭什么让我滚?”

说着我去推他,就要进门,可却被他一把捏住了肩膀,我瞪向他,还没开口,便听到简丹妮问,“向潮你在跟谁说话?”

小贱人听到了!

“护工!”祈向潮又骗了她,都说女人撒谎不用打草稿,现在看来男人说谎也是信口拈来。

我冲他鄙夷的撇嘴,然后用力甩他,想要冲进病房里,但他却将我用力一推,我被推到墙角的时候,他也迈出了病房,关上门的时候也将我扣压在墙壁上,低沉的声音落在我的头顶,“欧洛我没想到你这么蠢!”

他这一句话让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怎么就蠢了?因为我来这里就蠢?

我正疑惑着,就感觉他的手落在了我的屁股上,虽然他只是这么一个动作,我却头皮一紧,眼睛瞪着他,“你干嘛?”

他如同墨染的黑眸盯着我,但并没有回答,而摸着我屁股的手继续移动,速度很慢,现在天气本就热,我就穿了一条薄裤,被他这样摸着,我只觉得身体的某处开始剧烈的收缩。

该死!

他这是撩拨我?

我做了个吞咽的动作,笑着问道:“怎么着?你的未婚妻没满足你,想要......”

我刚说到这里就停下了,因为此刻他的手已经离开了我的屁股,举在了我的面前,只不过此刻他的那只手捏着我买的水果刀。

我去!

原来他不是撩我,而是拿我的东西,不过他那拿东西的手段也那太啥了!

“还我!”我就要去抢,他却一下子躲开。

“拿这个来干什么?”他问了我,不过从他的眼睛里,我已经看出来他根本就是明知故问,他是知道的,知道我这把刀子要干嘛的。

所以我也没必要遮掩,直接对他说道:“割肉。”

他的眸光因为我说的这两个字变深,我却笑意更浓的解释给他:“割你未婚妻的肉。”

“你怎么这么恶毒?”这句话几乎是从他齿缝咬出来的。

恶毒?

我这样做就叫恶毒,那他未婚妻做的事呢?那可比我恶毒百倍千倍,只可能他还不知道。

“对啊,我就是恶毒,”我冲他梗着脖子,一副叫板的样子。

他盯着我,那眼神犀利的像要将我盯出个洞来,大约过了半分钟,他才开口,“看来监狱的苦头你还没有吃够!”

他不提这茬还好,我一听就更加的怄火,“你说对了,我不仅想吃牢饭,我还想吃枪头。”

说完,我就要去抢我的那把刀子,他不给我,我们俩拉锯似的开始缠斗。

“向潮......”小贱人的声音响起时,我和祈向潮才发现她不知何时打开了门,十分惊讶的看着我们。

对了,虽然现在我和祈向潮是缠斗,可毕竟是一男一女而且还是睡过无数回的男女,所以缠斗的姿势也很与众不同,我一手勾着他的脖子,两腿夹着他的腰,而祈向潮则是用大掌托着我的屁股。

这姿势任谁也不会相信我们是在缠斗吧!

哈哈,我要笑了,看来老天都帮我啊,帮我气死这个小贱人。

简丹妮自然是被气到了,甚至顾不得腿上有伤,直接从轮椅上站起身,冲着我扑了过来。

我才不会傻的让她揍,我直接往祈向潮怀里躲去,边躲边冲着小贱人说:“简小姐误会了,我不是来抢你男人的。”

有你盛开的芳华
有你盛开的芳华
靠近了他仅有一个目的:疯狂报复!当我完成4了自己的复仇,想全身而退,他掐着我的脖子冷问——“欧洛,你我以为我的世界的吧就来,想走就走?”爱情走心,欲望走肾,我窃走了他的肾可是门铃响了半天,也不见他来开门,难道他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