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有你盛开的芳华

第30章 弄不死她气死她

发表时间:2021-05-05 07:14:01

“够了!”祈向潮冷呵了一声,不知道是呵止我对小贱人的刺激,但是呵止小贱人对我的出兵,此外在这一声后,他也将我从他身上毫不客套的扯了下去。“向潮,你被她迷得了吗?“向潮,你被她迷住了吗?你居然当着我的面对她这样......”简丹妮指着我,委屈的眼泪如同珠盘似的滚了下来。。


推荐指数:★★★★★
>>《有你盛开的芳华》在线阅读>>

《第30章 弄不死她气死她》精选:

“够了!”

祈向潮冷呵了一声,不知是呵止我对小贱人的刺激,还是呵止小贱人对我的攻打,同时在这一声之后,他也将我从他身上毫不客气的扯了下来。

“向潮,你被她迷住了吗?你居然当着我的面对她这样......”简丹妮指着我,委屈的眼泪如同珠盘似的滚了下来。

祈向潮并没有解释,只是伸手去扶她,可是她这次却傲骄的躲开了,而他的脸更阴了。

然后,我看到祈向潮直接转身去推门,一副不管我和小贱人的样子。

反正我是要和她撕的,他不管了正好,可是简丹妮却似乎慌了,立即‘哎哟’了一声摔在了地上。

她当然是故意的,不过祈向潮受用了,他转回了身将简丹妮抱了起来。

在我以为他会直接抱着她进病房的时候,却听祈向潮说了句:“想要找死就死远点!”

我先是一愣,才反应过来他这话是对我说的!

他这意思是不想我死!

蓦地我想起小宁宁对我说是他从监狱里把我捞出来的话,于是在他和小贱人进病房前,我叫了一声,“站住!”

祈向潮没有理会我,继续开他的房门,但我直接问道:“是你把我从监狱里捞出来的?”

我这话一出,就见简丹妮看向了他,很明显这事她是不知道的。

祈向潮自然没有回答我,他开了门,抱着简丹妮往病床走去,我直接跟了上去,继续说道:“怎么着对我.日久,生情了?舍不得我在里面受罪?”

我故意将‘日久’两个字咬的很重,而简丹妮被我刺激的已经双目赤红,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我被她射杀的已经千疮百孔了。

看着她恨我的样子,我只觉得无比快意!

“你不回答,我就当是默认了!”我不理会简丹妮要吃我的目光,继续对祈向潮说,不过刚说完,手臂就被祈向潮拽住,他拖着我往外走,是要将我丢出去的架势。

而此刻,简丹妮也装不下去,骂我了一句:“不要脸!”

我一边打着坠的不走,一边看着简丹妮说:“简小姐其实我今天来这里不是找你的,我是找你男人的,他几天前把我睡了,还射在了我里面了,为了怕给你们增加麻烦,我就吃了事后药,可谁知我的胃那么娇贵,居然受不了刺激的穿孔了,我已经在这里住三天了,你说我的医药费是不是该你男人付啊?”

我说到这里的时候,祈向潮也把我拖到了门口,在他把我丢出门前,我好像看到简丹妮头上冒烟了。

欧耶!

太爽了!

今天本来是要弄死的,现在弄不死她,气死她也是赚了!

伴着咚的一声,我被祈向潮扔出门外,扔就扔呗,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也没什么感觉。

我从小贱人那里离开回到了自己的病房,因为我一夜未归,而且离开时也没有请假,小护士对着我一通说教,等她说完,我冲着她一笑:“美女麻烦给我结账出院。”

虽然我还没好利索,偶尔还会胃里流酸水,但现在我已经不能住在这里了,我还有重要的事要做。

我从医院离开,第一件事就去看了表姨,她被车撞到了头,虽然做了手术,清除了淤血,可还处于昏迷状态,虽然医生说她醒来的机率很大,但我却觉得希望渺茫。

因为表姨这种情况需要的是人力和财力,而鲍刚显然无法给表姨这些,想到最后见到表姨时我对她的态度,我无比的后悔。

“对不起表姨,对不起......”临走前,我握住表姨的手表达了我的歉意,我不该把对鲍刚的怨恨强加到表姨身上。

除了道歉,我临走又给表姨交了笔住院费,这是我唯一能为她做的。

看完了表姨我就来到了翻译社,只见几个翻译不是看小说就是打游戏,这就是小宁宁之前跟我说的正常营业?

不过也不能怪这些人,因为没有业务,他们闲的不玩游戏看小说,难道数头发玩?

我知道翻译社这次业务惨淡不同于以往,我得罪了何东凌,他不仅砸了翻译社,也断了我所有的财路,甚至就连房东也找了理由要中断租房合同。

都说人倒霉了喝凉水都会塞牙,我现在就到了这一步,不仅业务黄了,我下面的员工也一个个的辞职走了,我不怪他们,禽择良木而栖,这个道理我懂的。

翻译社关了门,我也失了业,不过好在这几年的努力让我还有些存粮,还够我吃个三年两载的,再说了还有小宁宁,她也不会让我饿死的。

现在对于我来说最首要的就是要收拾小贱人简丹妮,新仇旧恨加在一起,如果这个仇不报,我寝食都难安。

不过祈向潮那天警告我的话,让我想明白了一个道理,报仇的方法有很多种,赔上自己的这种报仇是最愚蠢的!

通过与简丹妮这几次过招,我知道她除了自己的命之外,最在乎的就是祈向潮了,而且我知道简丹妮的父亲从事的是运输业,家里有几百辆货车往全国各地送货,而对于她家来说石油就是命,简丹妮如此在意祈向潮,除了喜欢他这个人外,恐怕也有家族利益关系。

既然简丹妮和简家都急需攀上祈向潮这棵大树,那我就偏不让他们如意好了,可是要拆散他们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因为我看得出来祈向潮还是很意简丹妮那个小贱人的,就在我为如何破坏祈向潮和小贱人时,小宁宁带给了我一条好消息,天石的外事翻译辞职了。

真是天助我也!

我当即报了名,想当然的凭借我的资质一路斩关过将通过了各项考核,成了天石集团的外事翻译,而且上任的第一个任务就是陪着总裁大人,也就是祈向潮参加一个外事谈判。

而且还是出国,这就意味着我与他有单独的相处时间!

大总裁与小秘书本就是狗血言.情的套路,更何况我这个小秘早和大总裁暗渡陈仓

了......

祈向潮不管你怎么讨厌我,这次我都要招惹你到底了,谁让你是小贱人的未婚夫呢?

有你盛开的芳华
有你盛开的芳华
靠近了他仅有一个目的:疯狂报复!当我完成4了自己的复仇,想全身而退,他掐着我的脖子冷问——“欧洛,你我以为我的世界的吧就来,想走就走?”爱情走心,欲望走肾,我窃走了他的肾可是门铃响了半天,也不见他来开门,难道他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