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至尊战雄

第29章 再见婵水心似霜

发表时间:2021-06-11 18:48:01

沈星文不可能会事事亲为,很多事情,当然都是全权下面的人去做的。如此,就是他身死,很多情报,却也能自那些人身上,探听出。有关婵水之情报,就是进而而至。医院门口,唐如此,便是他身死,很多情报,却也能自那些人身上,打探出来。。


推荐指数:★★★★★
>>《至尊战雄》在线阅读>>

《第29章 再见婵水心似霜》精选:

沈星文不可能事事亲为,很多事情,肯定都是交由下面的人去做的。

如此,便是他身死,很多情报,却也能自那些人身上,打探出来。

有关婵水之情报,便是由此而来。

医院门口,唐墨与探星坐上车,直奔金陵。

“至尊,婵水小姐曾于沈家有过接触,后被沈星文软禁,第一次于我们接触时,他便将婵露小姐送至他处。”

唐墨眯缝着眼睛,目中隐隐投射寒光。

“何地。”

探星道:“金陵,郭家!”

“沈家与郭家,为世交,联姻家族,沈星文之母便出自郭家,婵水小姐之事,还有嫂子的事,郭家,也有出力,不过并不多,只是提供一些消息,派些人手帮助。”

闻言,唐墨眼中,寒芒更盛!

时值傍晚,唐墨和探星抵达金陵,并来到郭家豪宅之前。

整个郭家,尽数轰动!

战机防空,兵甲包围!

郭家众人,一时惶惶!

探星开车,直入郭家豪宅之内。

郭家比之沈家,相差无几,豪宅之内,亦是奢侈。

驶过电子门,汽车开在青石铺就的小路上,行进百十米,便至郭家那三层之高占地极广的别墅之前。

别墅修建风格为最纯粹的欧式风格,典雅高贵中透出大气之感。

在那高两米八,宽两米的大门之前,郭家一众,俱是肃穆而站。

当探星开车驶来时,郭家人群中,行出一人。

“郭家光济,恭迎唐尊!”

郭光济,他正是沈家家主!

能作为一家之主者,岂会有傻子?

唐墨之名,虽说未传遍整个青州,但作为金陵大族,又与沈家交情莫逆,他想知道于沈家到底发生过什么,此事又是出自何人之手,还是有手段知道的。

而如今这等阵仗架势,除却唐墨,郭光济再想不出他人。

但即便知道,郭光济也是有些疑惑,不知道唐墨至尊之躯,在灭掉沈家之后,又为何会来郭家。

沈家得罪过唐墨,但郭家可没做过对不起他唐墨的事。

“哗——”

车门打开,唐墨下车,一展黑袍,对躬身施礼的郭光济看都未看一眼,径直拾阶而上,探星紧随其后。

唐墨每走一步,那发出的声音,都如同敲击在郭家人心口似的,让一众人心头发闷,如有一座山压在心口。

步入别墅大厅,在主沙发上落座后,唐墨目光如炬,扫过郭家所有人。

“唐尊,不知您此次到郭家,有何指教?”

郭光济垂手站在沙发对面,恭敬问道。

由不得郭光济不恭敬,唐墨这尊菩萨,他惹不起!

“婵水。”

唐墨淡淡吐出两个字。

接着,伸手入怀,掏出一块蔗糖,放入嘴中。

“婵露。”

又是两个字吐出,唐墨淡淡看着郭光济。

郭光济面色微微一变,有些不明白唐墨为何要说起这两个女人。

“唐尊,何意?”

突然!

“咯吱——”

唐墨嚼碎口中蔗糖。

“婵露,我妻。”

郭光济心头巨震,面色彻底大变!

“婵水,我妻之妹。”

郭光济冷汗都流淌下来。

他从未想过,这两个女人,竟然,竟然都跟唐墨关系莫测!

吞了口口水,郭光济硬着头皮,颤声说道:“至尊,婵,婵露之事,我郭家可并未参与甚多,只是给沈家提供一些消息而已。”

唐墨目光幽深,微微眯起。

探星哼笑一声,“未参与太多,那就是有参与喽?”

郭光济身子一抖,汗如雨下。

“至尊,您听我解释……”

不等他说完,唐墨以抬起手。

“婵水何在。”

提起婵露,郭光济汗如雨下,恐慌不已,提起婵水,郭光济越发惊恐。

“婵,婵水,婵水小姐在,在……”

唐墨微微蹙眉,侧目看向探星。

探星道:“我知婵水小姐就在你郭家,速速请来!”

郭光济一个激灵,猛打寒颤。

“婵水小姐,确,确实在我郭家,但,但……”

探星气不打一处来,怒斥道:“休得啰嗦,快将婵水小姐请来!”

郭光济看看唐墨,又看看探星,硬着头皮道:“是,是,我这便去将婵水小姐请来。”

他叫上两个女佣,往地下室走去。

看他们走去的方向,唐墨眸光微微一闪。

十分钟,人未出。

半小时,人还未出!

唐墨眼中寒芒一闪,缓缓站起,直朝地下廊道走去,探星连忙跟上。

走入潮湿昏暗的地下廊道,一股恶臭,席卷而来。

“呜呜,呜,啊!”

突然,一道尖啸响起,声音中,透出愤怒,以及疯狂。

唐墨疑惑,那声音,他听着,有种熟悉感。

拐过一个弯角,唐墨,蓦然,一呆。

昏暗的地下室内,脏乱无比!

便在这种环境下,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正被铁链,拴牢于墙上。

她衣不蔽体,神情疯癫。

她披头散发,头发,都打结缠在了一起,甚至还有蝇虫,在上面筑巢。

她双手,双脚,甚至脖子上,均有铁链拴着……

浑身上下,没有一寸皮肤,是正常的肤色。

此时,两名女佣正用湿毛巾擦拭着女人面颊,头发,以及明显饱受摧残的身体。

“啊——”

女人反抗,尖叫,躲闪,却因为铁链的禁锢,而躲闪不得,以至于被两名女佣抓住,擦拭着她的身体。

“呜呜——”

女人反抗的呜咽着,却被逼的无处可躲,不得不顺从。

唐墨扶住墙壁。

“咔——咔——”

墙壁立时发出不堪重负之音。

“哗——”

墙壁,被唐墨五指,捏碎!

一步步走过去,唐墨看着女人。

婵水,天真烂漫的那个小姑娘,现在……

唐墨一步步走过去。

郭光济,两名女佣,注意力都在女人身上,因此,并未注意到一直接近过来的唐墨。

当郭光济注意到时,唐墨已在他身后站定,目光,定定的注视着他。

郭光济心头一慌,对视着唐墨那双深邃而又淡漠的双目,他心头剧烈的震颤起来!

“至尊,你,你听我解释,婵水小姐变成这样,跟我郭家一点关系也没有,真的,都是沈星文那个变态迫害,才让婵水小姐变成了这样。”

话未说完,唐墨以一步越过他,黑袍一甩,解下,裹在了婵水身上。

“啊——”

婵水大叫,撕扯着唐墨的黑袍,甚至都张嘴撕咬起来。

唐墨上前一步,双手同时握住铁链。

含怒之下,一捏。

“咔——咔——”

两条铁链,应声而断!

接着唐墨蹲身,将婵水脚上的铁链,也尽数摘下,最后是脖颈上的那根。

“啊——呜呜——”

婵水大叫,尖叫,缩到墙边,表情狰狞而又充满恐惧,空洞的眸子中,充塞绝望的韵味……

唐墨靠过去,将婵水,拦腰抱起。

“啊——”

婵水又尖叫起来,牙齿狠狠咬上唐墨肩膀,双腿,双手,剧烈挣扎,长长的指甲,死死抓入唐墨脖颈,血丝,缓缓流出。

唐墨浑然未觉,兀自承受。

探星走至唐墨身边,低着头,轻唤一声。

“至尊。”

唐墨一字未说,只顾抱着发疯癫狂的婵水,向外走。

至尊战雄
至尊战雄
战事胶着,重任他身,唐墨驻守边关,数年未回。 归来时,谁知,却突闻噩耗。 妻亡,却留有一女在外,了无音讯! 战神归来时,报妻仇! 然唐墨却意外发现,妻子之死,其中隐情…高速公路出口,严禁多时,周围数辆犹如钢铁巨兽般的装甲车停摆,一名名兵装儿郎,双手抱枪,面容冷峻,站于出口两旁,警戒四面八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