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商周行

第八章 议论

发表时间:2021-07-22 20:08:44

伯,子,男。  公一般是进封的称号。其余多按所属地域的大小来分。  九侯此人身高体壮,大腹便便,派头十足,年岁不小,却精神奕奕。眉眼间仍应可以看出,当初风华正茂时的倜傥倜傥。  “嗯,大灾之年必有一乱。”周武王摇着头唉声叹气。  “可咱们这位大“冀州大旱,又逢彭方造反,苏护早报与大王,今年事忙,无法分身,所以才不能来。”比干回答。。


推荐指数:★★★★★
>>《商周行》在线阅读>>

《第八章 议论》精选:

  “说到冀州,怎么未见冀州侯人呢?”姬昌素来与苏护交好,未见到老朋友,便向同道出殿的几位官员打听。

  “冀州大旱,又逢彭方造反,苏护早报与大王,今年事忙,无法分身,所以才不能来。”比干回答。

  “彭子一向谨慎,竟也会造反?”说话之人乃是鬼国之主九侯,与姬昌一样,位列三公,且,他的女儿,是帝辛的王后。身份之尊贵乃三公之首。

  当时诸侯也分三六九等,以地盘在小,及与商国关系亲疏为依据,分为,公,侯,伯,子,男。

  公一般是加封的称号。其余多按所属地域的大小来分。

  九侯此人身高体壮,大腹便便,派头十足,年岁不小,却精神奕奕。眉眼间仍可看出,当年风华正茂时的倜傥风流。

  “嗯,大灾之年必有大乱。”箕子摇着头唉声叹气。

  “可咱们这位大王就是偏偏认为他比神大,一切叛乱皆能以武力平定。”微子启又借机宣扬帝辛的大逆不道。

  “诶?话说回来了,好像梅伯和瞿侯又没来。”比干突然说道。

  “是啊!梅晋已经多年,因病不来朝歌了,是何等重病啊?”箕子经比干提醒,亦想到梅伯。

  这个梅伯的祖先原本也是子姓的分支,由于封地入梅国,后世改姓梅。到这一代,姓梅名晋,人称梅伯晋。

  微子启不屑道:“至于瞿侯,也就直当没这个人吧!多少年了,先王在时就特许他不来朝歌,不献贡税。连我都不知道他长得是何模样。”

  九侯略显不悦,怒声道:“新王年少,又刚刚继位,就有人跳出来造反,连一年一次的献贡,都这么多人敢不来,真当好好收拾几个,给大王立威才行!”

  “好啦,好啦!姬昌与诸位难得才聚一聚,就莫再提这些不悦之事啦!”姬昌殷勤地打断几人的对话笑道:“各位,我特意从西歧带了些特产欲送与诸位。不如随我去驿馆,我们也可以好好叙叙旧。”

  “西周侯每次都如此客气,呵呵呵……”

  “是啊,呵呵,咱们走!”

  “老夫就不去啦!”九侯笑着摆摆手道。

  姬昌笑道:“哈哈,九侯这是思女心切,急着去见怀着小王子的九王后呢吧?”

  “哈哈哈,正是,正是!”九侯声如洪钟,朗声大笑。

  九侯随即与姬昌等人分开,各自行事。

  帝辛尚武,一心只想扩充疆土,将殷商的领地发展至最大化。所以这些年来,甚少亲近女色,甚至连自己的后宫都鲜有踏足。

  九侯女比之鄂侯女要早一些入宫,这么多年过去,好不容易才怀了孕,这对于九侯和九王后皆是天大的喜事。

  不过鄂侯和女儿鄂贵妃,就犯起了心病。同为三公之一的鄂侯,心中愤然,怪自己,只是晚了一步将女儿送进宫,便事事让九侯沾尽先机。不仅得了王后位,如今连生子的事,都要落于其后,这叫他怎能不妒不恨。

  “女儿,最近这肚子可有动静。”鄂侯一出龙德殿,便早早到后宫来见鄂贵妃。

  鄂侯长得尖嘴猴腮,高颧骨,白面,下巴一撮小黑胡,身形瘦小,极像只猴。见女儿没说几句就急着关心女儿的肚子。

  “大王很少来后宫,就是来了,也会先去九王后那里,我哪里有机会啊!”鄂妃埋怨起父亲,“父亲,您若早一步将女儿送进宫,九侯女的一切不就是我的啦。”

  “哼!迟早都是你的。为父可不会让九侯一直压着。”鄂侯撇撇嘴。“你现在没有身孕也好,省得将来成为第二个微子启。等真的当上王后再有孩子也不迟。”

  “哪儿那么容易就当上王后啊?就晚了那么一步,她就是王后,我就是次妃,处处受她管制,真气死我了。”

  “女儿暂且宽心,为父一定帮你想法子。”见女儿闷闷不乐的样子,鄂侯也不忘宽慰几句,“女儿,你高居贵妃,下边不还有四妃,九嫔和美人可以管,在这后宫之中,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何必如此生气,当心气坏了身子,就更不易有孕啦!”

  鄂贵妃听罢竟是哭笑不得,不屑地道:“哼!父亲,什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啊,您真是会哄女儿开心。您瞅瞅这若大的后宫,不就女儿与那九侯女吗?哪还有什么四妃,美人的。唉!这后宫中啊,就数您女儿我位分最低啦!最多也就管管那些贱奴罢了。”

  “大王才新继位不久,你还愁将来不进几个妃嫔美人让你管的吗?”鄂侯勾着嘴角半打趣道。

  “得了吧父亲,你就盼女儿点儿好吧!您这是嫌我和九侯女斗,还不成,再多来几个一起斗啊?”

  ……

  九侯和鄂侯一直借女儿,明里暗里的在争帝宠,而同为三公的西周侯姬昌,却丝毫对帝宠这种事,没有半点兴趣。他从不争功,一天到晚,见谁都是老好人的模样。总不失时机的收买朝中之人,每次来都会给朝中重臣和各诸侯带厚礼,大有一番故人见面,礼多人不怪的意思。

  西周侯尤其对箕子尊敬,还特意在箕子面前事事占卜以求神意。这个举动让当时朝中上下神权至尚的贵族们无一不为之感动。

  “相比姬昌,咱们的大王太无知了,怎么能无视神明呢。”

  “是啊,是啊!我们大王真应该跟人家西周侯多学学怎么敬神。”

  “我听说这姬昌还专门挑了块风水宝地,好像是叫程地,建了神殿和宗庙呢。”

  “对,我也听说了,据说规模之大,比咱们女娲娘娘庙都大呢。”

  “是嘛!如此尊神,岂不受神庇佑。西周侯真乃圣人也!”

  “相比之下,几位可记得,咱们大王刚继位那年,不是差点把女娲娘娘庙都给拆了,说是要建什么军粮库。”

  “这不是大逆不道嘛!”

  “望女娲娘娘不要怪罪我殷商才好啊。”

  ……

  箕子等人来到姬昌所住驿馆,无非是跟姬昌抱怨帝辛如何不敬重神明云云。而姬昌则刻意表现出愕然和不解。最后临走时,姬昌也不忘给他们带了大礼。

  待箕子等人从驿馆走后,姬昌手下亲信谋臣散宜生问道:“侯爷,何时回西歧?”

  “不急!还记得那日我们所见到的那位鹤发童颜的老者吗?你速速派人去给我找回来。不!是去请回来。”

  姬昌自那日见到尚文杰,听他说的那番话,虽然口音甚是奇怪但所言却有大玄机。他坚信此人一定来头不小,搞不好真是仙家派来指点自己的也不无可能。

商周行
商周行
千古第一大贤姜子牙,居然是一逗比。  古今第一妖媚苏妲己,居然是个矮胖子。  才华公子姬昌的真实的死因到底为何,古之恶来到底长了几个脑袋。痴心的纣王,寡情的姬发。老谋的姬昌,周公解梦的周公。  小说主人公携女朋友误闯西周,二人是将同甘共苦,共同建设幽白神秘的月光透过窗子,随意地洒在屋内的书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