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霸道权少深深爱

第28章 羞辱

发表时间:2021-01-11 14:44:22

夏笙儿皱眉头:“要是瓷砖原本就不光线反射,是我的错?”“少爷说:脾气倔犟的人都所以有智慧,否者是蠢,还倒不如不认输。”唐德边说边看向她,间接暗示之意很是较为明显。夏笙儿:“…夏笙儿:“……”。


推荐指数:★★★★★
>>《霸道权少深深爱》在线阅读>>

《第28章 羞辱》精选:

夏笙儿皱眉:“万一瓷砖本来就不反光,也是我的错?”

“少爷说:脾气倔强的人都应该有智慧,否则就是蠢,还不如服输。”唐德边说边看向她,暗示意味很是明显。

夏笙儿:“……”

这天杀的混蛋,就是想馋死她!

她微笑说:“那强迫别人服输的人,是野蛮吗?”

唐德:“……”怎么听起来有点道理?

夏笙儿说完就不再理睬他,低头开始收拾桌子,唐德见状也没办法,只得重新回到二楼书房,在门口汇报:“少爷,已经转告给夏小姐了。”

权玺坐在书桌前翻看季度报告:“她有回答?”

“……有。”

权玺动作一顿,掀起眼皮,嘴角微微勾起:“她终于服输了?”

“不是,是夏小姐说……”

“说什么?”

“说您……野蛮。”

权玺握着钢笔的手一紧,差点折断!

唐德赶忙退后几步,规避危险。

同时开口劝说:“少爷,夏小姐只是老爷选中的代理孕母,如果您只是为了尽快生个孩子交代,没必要跟这样跟夏小姐这样周旋,不如直接……”

“她现在不是父亲选中的代理孕母,”权玺墨黑的眸中闪过浓烈的占有欲:“是我选中的女人。”

唐德闻言怔了下,有些意外,他停止了劝说,而是问:“那现在?”

“去把花园里的广播设备打开——”

此时,厨房内。

夏笙儿把所有餐盘都端进来了,抓住一个佣人问:“这些没吃完的菜肴,是要放冰箱吗?”

佣人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她:“胡说什么,少爷从来不吃上一餐剩下的东西,只吃最新鲜的,这些全部倒掉吧。”

倒掉?!简直太浪费了吧!

夏笙儿转头看着剩下的那些菜,奶油蘑菇意面、蜜汁烤火腿、香茅猪排、红酒烩牛舌……

每一样几乎都没动过,还都是温热的,还有香味……

口水不断地分泌,夏笙儿强迫自己不去看,转身继续收拾。

可忽然,四周响起美食节目的解说声:

“制作藕夹,用筷子夹肉馅儿塞入藕内,藕夹入面浆,挂上面糊,温油炸至金黄,咬起来外酥里嫩,肉汁饱满,唇齿留香……”

“扎肝,将肉豆腐,精肉和猪肝,用猪肠捆绑卤制,酱香浓郁,一口咬下去,各种肉香在口腔里齐聚,是味蕾的盛宴……”

夏笙儿光是听着,脑海中就自动浮现出那些美食的样子、吃起来的感觉……

饥饿感顿时增加了一百倍!

她以为是有人在看电视,抬头才发现,竟然是花园广播放出来的……想也知道,绝对是权玺那个大变态让人放的!

也就是说,她根本不可能关掉……

夏笙儿气的牙痒痒,只得用餐巾纸卷成团,把耳朵堵住,但是没有用,那解说声实在太大,而且还有厨房食物的香气诱惑着她!

实在是饿的双脚都虚软了,夏笙儿咬了咬唇,偷偷往外看,见还有几个佣人在走动,便先在水池边假装洗碗。

等到佣人们都忙完走开了,夏笙儿再三确认外面没有人,赶忙丢下手里的碗,随意在衣服上擦了擦手,转身走向那些菜肴……

随便端起一盘,她甚至来不及看是什么,用叉子叉起来就往嘴里送。

啊,好香,简直太好吃了,她还从来没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夏笙儿正在狼吞虎咽的吃着,耳朵忽然听见餐厅传来沉稳的脚步声。

她赶忙把盘子放下,叉子丢到一旁,飞快地抹了抹嘴,回到水池边继续洗碗。

所幸等了一会儿,没有人进来厨房,夏笙儿才松了口气,又偷偷吃了一些其他的……

直到肚子感觉到撑了,她才结束了“洗碗”,擦了擦手,走出厨房之前还照了照镜子,确认自己嘴上没有食物的残渣。

客厅里,权玺正坐在沙发上,唐德站在他身边,弯腰跟他说着什么,叶佳盈则站在另一边,给他过滤咖啡。

夏笙儿尽量低着头,减少存在感,准备快步离开这里——

然而她才走到门口,男人毫无温度的嗓音就在身后响起:“夏嫣嫣。”

“……”她背脊一僵,很勉强的回了半个身子:“权少有什么吩咐?”

权玺坐在舒适的沙发上,搭着条长腿,眯眼望着她:“你在厨房偷吃我的东西了?”

“没有!”夏笙儿立即反驳,心里一阵心虚,但面上没有表现出来。

没关系,反正剩下的菜都已经倒掉了,他根本没有证据,她没什么好怕的。

“是么?可是我闻到了。”

“怕是权少得了鼻炎导致嗅觉失灵?”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没偷吃?”

“那你又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偷吃了?”夏笙儿反问。

“有。”权玺嘴角忽然撩起,“过来。”

夏笙儿皱眉,似信非信的走到他面前,怕他耍诈所以站的远:“什么?”

“再近点。”

“……这样可以了吧?”她又靠近了他一点。

“再近。”

“……这样?”夏笙儿又朝他挪动了点,眉头皱的更紧,“你到底想……”

话没说完,权玺忽然伸手搂住她的腰肢,将她整个人都带到自己怀里,然后低下头,直接封住了她的嘴唇!

夏笙儿惊得立即要挣扎,可他有力的手臂牢牢禁锢在她腰间,让她完全动弹不得。

而男人强势又霸道的撬开了她的唇齿,灵活的游走在她口腔内的每一寸,品尝着她的所有……

“放……唔……”

想起边上还有人看着,夏笙儿脸蛋涨得通红,但好在权玺没有深入做什么,很快就放开了她。

夏笙儿挣扎过度跌坐在地,立即站起了身:“你……”

权玺性感的薄唇微抿,似在回味她嘴里的味道:“奶油蘑菇意面、红酒烩牛舌、还有一点火腿……还敢说你没有偷吃?”

他……他竟然用吻来尝她刚刚吃过什么?!

夏笙儿又羞又气,恼怒的不行:“你恶不恶心!”

权玺嘴角含笑:“我恶心,偷吃东西的人就不恶心了?”

“……那是你逼我的!”

“那我现在逼你吻我,你吻不吻?”

“!!!”

夏笙儿简直语塞——这无赖,强词夺理都比平常人厉害!

霸道权少深深爱
霸道权少深深爱
一场阴谋,她不得已替代妹妹靠近了那个如帝王般的男人!本我以为是一场互不干涉不相干的交易,谁知这个男人竟然穷追不舍缠登门!“女人,你是我的,其他让你多看几眼的男人,都是死罪!奢华复古的欧式大床之上,一个女孩穿着薄纱睡裙躺在蚕丝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