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乐阅读!

首页 > 目录 > 《剑亦惜缘之梦劫》在线阅读 > 正文 序

夜凌影 2021-02-23 08:43:04
白色短发男子手执还在流血不止的巨剑,踏过脚下的堆积起来的尸体,那声音如雷声通常,在谷底回响着,顿了一下,再次道:“还不亮相么,魔君,别再争扎了,自古以来正邪不不两立,邪不胜正,魔界,亡了!”言罢挥动起巨剑,劈出几道银色的剑锋,被劈到的地方尘土飞扬的。“我...

  他,出生在所谓嗜血好战的魔界,却不喜欢战乱,他曾多次劝阻魔界魔君,也就是他的父亲不要再攻打天庭,他认为,这世界任何种族都是可以和平相处的。然而他的父亲每次听到自己的儿子对自己说这样的话,都只是淡然一笑,对他说“你还小,你长大了就会明白了。”而他也总是迷茫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这个魔界的主宰者。魔界浴血谷“魔君,就算没有天帝的旨意,为了六界众生,为了一个安逸的世界,我也会铲平你的魔界,”浴血谷谷底一白色短发男子手执还在流血的巨剑,踏过脚下的堆积的尸体,那声音如雷声一般,在谷底回荡着,顿了一下,继续道:“还不现身么,魔君,别再挣扎了,自古正邪不两立,邪不胜正,魔界,亡了!”说罢挥舞起巨剑,劈出几道银色的剑锋,被劈到的地方尘土飞扬。“我道想知道,何为正,何为邪,你们口中所谓的正邪,不过是你们所想罢了”四周传来幽幽空灵的男子声音,让人分辨不出发出声音的人的具体位置。“呵呵,还是不肯现身么,你看看啊,你的魔军,已经全军覆没了”白发男子将巨剑扛在肩膀上指了指周围的脚下:“原来令六界都闻风丧胆的魔君,本身就是个胆小鬼。”“你没想过,你今天还能不能从魔界出去!”幽幽的声音再次传来,声音未落,谷底黑气弥漫,待黑气褪去,白发男子被一群猛兽围了起来,分别是狼,熊,虎,狮子,半空中,也多了四个黑影。“哦,我忘了,魔界还有四大魔尊这四个绊脚石。”白发男子轻蔑的扫了一眼四周,对着灰色的天空道:“待我处理掉这些小喽啰,在会会你。”说罢遍摆起阵势。只见四个军队纷纷从动物化成了人型嚎叫着,四个身披黑色铠甲的魔尊从半空中缓缓落地。白发男子当然不等他们动手,瞬间消失在魔军的包围圈中,在十丈外出现,手一挥,身后银光一闪,瞬间出现了三千天兵,“踏平这里”白发男子淡然的说了一句,便冲向四大魔尊。瞬间乱了起来,烟雾弥漫,战火纷飞,嚎叫声,刀剑碰撞声混淆在一起。曾叱咤风云的四大魔尊对付这白发男子竟处于下风,被白发男子连连逼退,狼魔魔尊对着三魔尊喊道:“诛神阵!”四大魔尊摆开阵势,将白发男子围在中间,将手中各自的黑色长剑插在面前,地面上,插着长剑的四个点连在了一起,又向天空连成了一个光点,成了一个塔状的光罩。白发男子显然有些惊慌。突然阵里出现闪电袭击,烈火灼烧,白发男子露出了一丝痛苦的表情,不过这种表情转瞬即逝,随即便笑了起来:“以为这就能伤了我。”说罢挥动巨剑:“万剑诀,万,阵,破!!!”一道银光闪过,四大魔尊都被弹开,倒在了地上,动弹不得,周围的魔军也都化成了一团黑气消失。白发男子起身,一挥手,身后的天兵也都消失不见,白发男子对着天空道:“魔君,现身吧,你看你的手下,连我的一招都接不来。”话音刚落,周围的黑气再度凝聚,一个金色的凤凰赫然出现在白发男子的眼前。凤凰的身形逐渐变小,化成了一个中年人的影子,此人身着黑色铠甲,身后披着像凤凰尾巴一样的披风,手上拿着一柄黑刀,披肩长发,还有那略显沧桑的胡子。二人僵持很久,魔君首先开口:“你,到底是谁?”“琰夂!”魔君皱起了眉头,回忆起了千年前那个上古神灵,琰夂,难怪会有这等修为,魔君道:“或许,我族该有此一劫,不过,我会尽力去守护我想要守护的东西。”说着望向那只有自己儿子一人的冷清的宫殿的方向!琰夂没有注意他这细微的动作,便淡淡的说道:“你为魔,我为神,今日终归会有一个结果,纳命来吧!”魔君将刀一横,冲了上去。二人刀剑刚一相撞,方圆几百里的地面都颤动了起来,仿佛下一刻就会裂开,狂风卷着尘土飞得满天都是,二人在沙尘中不分上下,一会飞到了半空中,一会落在悬崖边,他们的武器每一次碰撞,大地都会随之颤动,天空也由之前的黯灰变成了血红色。此时,魔君居住的宫殿。一个少年从睡梦中醒来。“父王,,父王???”叫了几声没人应,便奇怪的向着宫殿外走去。当看到宫殿外的场景,尸体堆积如山,血流成河,先是吃了一惊,随即便知道了发生了什么。“这就是父王所说的,我长大了就会明白了的么。”说着看着满地的尸体:“即使魔界不攻上天,神界也会来攻打魔界。”这时大地忽然颤动起来,天空更加的血红。少年险些摔倒。“父王有危险。”少年一脸凝重的望着魔君的方向。话音刚落便飞快的朝着那纠缠的二人跑去。这时,半空中招架着魔君的琰夂冷冷的看了一眼向着他们跑来的少年。“风儿,快跑,这里危险!!!”魔君对着那少年喊道。那少年仿佛没听到一般,飞快的朝着这边跑来。琰夂用巨剑挡着魔君的魔刀,脱出一只手来,凝聚内力,朝着那少年击出一道光波。少年还没意识到危险的到来,突然眼前一阵白光,令自己失去了视觉。自己,似乎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当他恢复了视觉,发现,原来是自己的父亲魔君用放出了一道用内力筑造的光墙,为他挡住了这致命的一击。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的修为太浅,刚刚若不是父亲,他恐怕早已成为了这满地的尸体的其中一具了。而还来不及想这些,只在一瞬间,琰夂抓住魔君分神的机会,用尽全力使巨剑劈了下去,魔君**了一声,从半空中向着地面坠去。“父王”少年向着魔君跑去,想要接住他的父亲。而琰夂只是一闪,便出现在魔君上方,对着魔君的胸口,就是一剑。巨剑穿透魔君的身体,又从背后刺出,待他们落地,激起满天尘土。地上被深深的砸出了一个凹陷,待满天灰尘退去,琰夂的巨剑已经透过魔君的身体,深深地刺入大地。这时那少年也跑到了琰夂和魔君跟前,但是,琰夂身体散发出的神力,另这少年靠近不了。“父王,父王。”他只是焦急的喊着,然而面对着这位上古的天神,他又显得多么的渺小无力。这时,魔君在袖子里掏出了一颗散发着蓝光的宝珠,扔给了那个少年:“风儿,拿好这个,带着这个,快走。”少年迟疑了一下,眼睛有些湿润,但看了看还在扶着插在父亲身上的巨剑的琰夂,转过身跑了起来。琰夂看了看向远方跑去的少年,拔出巨剑,对着魔君的胸口又是一掌。魔君的身体瞬间化成了齑粉,在半空中凝聚成了一个金色的凤凰,然后,消散在半空中。琰夂站起身,看着那远方跑去的背影。“斩草必须除根,你也得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