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许你凉薄入骨

第9章 电影终散场

发表时间:2021-02-23 18:31:57

回景城?景御凛都切记她了,她还到景城去做什么?舒染是铁了心要喝,见提供服务生走了,一下子倒了一直这样,他怕她滑倒伸过手去扶她,她就一把将他手里的那杯他没喝了酒抢回来喝了她拿着空荡荡的杯子,鼓着腮帮子理直气壮地瞪着景御凛,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模样。。


推荐指数:★★★★★
>>《许你凉薄入骨》在线阅读>>

《第9章 电影终散场》精选:

回景城?景御凛都不要她了,她还到景城去做什么?

舒染是铁了心要喝,见服务生走了,一下子倒了下去,他怕她摔倒伸过手去扶她,她就一把将他手里的那杯他没喝完酒抢过来喝了。

她拿着空荡荡的杯子,鼓着腮帮子理直气壮地瞪着景御凛,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模样。

景御凛怕她待会儿迷迷糊糊打碎玻璃杯伤到她自己,无奈地拿过她手里的杯子放到一边,“我让人过来接你。”说着伸手就要从包里摸手机。

舒染拉住他想拿手机的手,软软腻腻声音有些委屈地哼了一声道,“你还没祝我生日快乐呢。”

“凛爷,杜若姐姐落水了!”景御凛正欲开口,就听见林皎皎跑进大厅大声喊。

他想也没想,松开了扶着舒染的手,唰地朝水池的方向冲了过去。

没了支撑的舒染身体一晃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扶住了旁边的桌子才稳住了脚步。他是冲过去的,如风驰电掣,她在他的眼里见到了前所未见的焦急担忧。

她想起了林皎皎的话,她还真是无法反驳,在杜若面前,她就还真的什么也不是。

景御凛这般心急火燎的样子引起了宴会上众人的好奇,都小声议论着跟上去看发生了什么,大厅里很快只剩下寥寥几个人。

“景御凛,你比我想的还要有情有义,更比我想的还要薄情寡义。”

舒染扶着桌子边缘,努力表现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摇摇晃晃走到摆着酒瓶的桌子面前,拿起一瓶酒开了封就往嘴里灌。

先前她之所以那么肆无忌惮地喝酒,那是因为他在她的身边,她知道他一定会让她安然无恙。可此刻,她顾不上景御凛有没有空管她,她只想用酒精麻痹自己,掩盖心里的痛。

一直以来,爱景御凛这件事情一直都是她最为骄傲的事情,如今也成了最让她伤心的事情。

她在十四岁初遇他。

那年,她跟着父亲到景城玩,意外被地痞绑架,十九岁的他像是烈日朝阳一样出现,带着一群兄弟身手利落地将绑架她的人一个个打得跪地求饶。

她被胶带封了嘴,只能‘唔唔’求救,他看到了角落里被绑住的她,解了绳子,把娇小灰头土脸的她抱出了灰暗的房间,他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她,“别怕,没事了。”

她看着他好看的脸庞,看得有些入迷,他耀眼得像是天上的骄阳。

他那天似乎很忙,派人把她送到了警局,名字也没留下就匆匆走了,但那个少年张扬温暖如阳光的嗓音自此印在了她心底再也无法去除。

很俗气的英雄救美,但就是这么俗气的相遇让她陷了进去并不可自拔,自从那时,他成了她少女时期对爱情的所有期待。

那一次她父亲怕她留在景城不安全,第二天就把她带回了堰都,后来她四处打听才得知了他的身份。

她想去景城找他,却被所有家人反对,为此她和家人大吵了一架,后来她父亲为阻止她直接将她送出了国,勒令她大学毕业前不准回国。

她斗不过老谋深算的父亲,中间想方设法逃过无数次也没能成功,她花了三年的时间,到十七岁那年,才躲过父亲的眼线悄悄跑回了国。

那天她与朋友心血来潮偷偷跑去酒吧,却不巧碰上了有人在酒吧打架,她们躲在暗处观战,她猛然就看见了人群中朝思暮想的他。

就像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又是在与人打架。

“景御凛,小心后面!”她看见有人想要从背后偷袭他,担心地站了起来,大声提醒。

他朝着她张扬自信一笑,一脚把偷袭他的人踢了出去。

酒吧里的混乱结束后,他来到她的面前伸出手,“没事了,出来吧。”如第一次同她说的话一样令人安心。

“你认识我?”

她望着他桀骜的双眸,“景城鼎鼎大名的景少,谁不认识。”

他兀自笑得花枝乱颤,使得她望着他的眼不自觉愈发热烈,“我想当你的女朋友,可以吗?”

他有那么一瞬错愕,倏然痞气一笑,“你若是愿意跟着我回景城就可以。”

“我愿意!”她快速地点头,笑容灿若星辰。

他走到她面前,然后潇洒地牵起她的手攥在掌心,“走吧。”

“嗯。”她携着他的手,丢下错愕的朋友,毫不犹豫地离开了。

“我亲爱的女朋友,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叫舒染。”

“以后我就叫你染染了。”

……

过往像是电影片段,一段一段闪现,所有的记忆片段里,与他在一起的时光最耀眼。

可是再美的电影终究还是散场了……

舒染在大厅里等着,她以为景御凛回来接她,可是她都等到上眼皮和下眼皮打架了,也不见他回来接她。

她的心宛若螺旋一样被绞着,绞得她疼得几乎窒息,泪翻滚如黄河泛滥,眼眶是那岌岌可危的堤,濒临决堤。

可她不能让它决堤,她拼了命强撑着,她不能哭,她今天已经够狼狈了,怎么可以更狼狈,周围的人都在等着看她的笑话,她偏偏就不让他们有机会看到。

她不能在别人面前表现出一点疼痛,那些人就只会落井下石,除了嘲笑和讽刺,更甚者可能会火上浇油。

“都说有了新欢忘了旧爱,古人诚不欺我也。”舒染把手里的瓶子往地上一扔,靠在桌子上。

舒染只感觉整个人都是眩晕的,头顶上漂亮的水晶灯不停地旋转,转得她烦躁至极却又深深的无力。

她知道自己醉得厉害,身体已经不太听她的使唤了,她怕待会儿自己会撑不住睡过去,撑着不平衡的身体跌跌撞撞地离开了林家别墅。

舒染把包挎在手臂东摇西摆地走在马路上,春夜里风还带着微凉气息,扫在她的皮肤上让她打了几个冷颤,忽然旁边停了一辆车,然后就听见了不怀好意的声音。

“哟,这不是舒染大明星吗?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呢,要不哥儿几个送你会酒店?”

“不必。”舒染虽然是醉了,但她的意识还是清醒的,分得清谁是好人谁是坏人,这几个人一听就是见色起意的流氓。

许你凉薄入骨
许你凉薄入骨
她与他的接触浑然皆因一场终身不可能会完成4的婚礼,而他在一次次人为的街头偶遇下爱上了了她,一步一步将她宠入天际。她曾曾经爱过一个人,他杨天热烈如朝阳,她便倾尽全力以赴去爱他,她花景城最有权势,令两道忌惮的凛爷今天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