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许你凉薄入骨

第28章 天寒小心着凉

发表时间:2021-02-23 18:32:18

“舒染,提前解约的感觉如何?”泳池边映着一个人的影子,余香就了走到了舒染身边,语气里满是洋洋得意。她但是和景氏提前解约了,余香的地位在演艺圈里依旧也没任何变化,她也没她虽然和景氏解约了,余香的地位在演艺圈里依旧没有任何改变,她也没得到什么好处啊,舒染也不知道余香究竟在得意些什么。。


推荐指数:★★★★★
>>《许你凉薄入骨》在线阅读>>

《第28章 天寒小心着凉》精选:

“舒染,解约的感觉如何?”泳池边映出一个人的影子,余香就已经走到了舒染身边,语气里尽是洋洋得意。

她虽然和景氏解约了,余香的地位在演艺圈里依旧没有任何改变,她也没得到什么好处啊,舒染也不知道余香究竟在得意些什么。

“余小姐,你若有功夫不如趁着跟我耍嘴皮子的时间去多练练自己的演技,你说你都进演艺圈几年了,演技还总被人诟病,你都没有觉得不好意思?”

舒染轻轻摇了一下酒杯,对她所说的话并不在意。

“我确实和景氏解约了,可至少我这个非科班出身的人才混了三年都拿过几个最佳女主角奖,而你连提名都没有呢。”

虽然她的最佳女主角奖有很大可能是当初景御凛授命的。

她的演技在一群专业演员面前确实一般,但她胜就胜在有一张可以让人忽略演技上微微瑕疵的脸。

余香气得手发抖,咬牙压下怒气,轻蔑地说,“以后你可没机会拿奖了,说不定连提名最佳配角的机会都没有,你在这里炫耀什么?”

没了有权势的人的庇护,她一个没靠山而且还被景氏打压的艺人连公司都签不到,更别说重新开始演戏。

能不能再演戏她已经不在意了。

舒染眨眨眼,“我炫耀什么了?我只是在向余小姐陈述事实而已,难道不是吗?就算没有我,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舒染挡在你面前,你已经过时了,注定没办法和年轻人相比。”

“哼!”余香冷哼,“我用不着你操心,你先管好你自己吧。”

舒染巧笑嫣然,红唇轻启,以同样的话回击,“我也一样不需要你操心,请管好你自己。”

余香本来就是个靠脸吃饭没有脑子的女人,每次在公共场合只要一找到机会就会针对她,明知道不能把她怎么样,还非要呈口舌之快。

最重要的是余香每次都只是她自己找骂,没有一次说赢过她,输了之后没隔多久又来找虐,舒染都有点佩服余香的抗压能力了。

以余香这样说话做事之前不动脑子的性格,要不是她背后有金主护着她,就凭她得罪过的演员,不知道已经被雪藏到哪里去了。

“舒小姐,很高兴你能来参加我和阿凛的订婚宴。”舒染还在心里评价余香,一个温文尔雅的女人落落大方地走到了她身边。

她偏头,杜若笑意盈盈,看起来确实是一副很高兴的样子。

看到杜若,本来打算离开的余香停住了步子,一脸同情地看着舒染准备站在原处看戏。

舒染浅笑着微微低头,又缓缓抬起看向这个极尽纯美的女人,“杜小姐,说实话,我理解不了你为何会觉得高兴。”

“舒小姐来参加我和阿凛的订婚宴,我们的爱情就多了一份祝福,当然是一件值得 高兴的事情。”杜若目光澄澈地回视舒染,仿佛她们是相识已久的之交好友亲闺蜜。

然而这太过澄澈,澄澈得几乎没有任何杂质的单纯与大方让舒染一阵不舒服,太过纯粹的东西总是让人有一种虚假的感觉。

若说初见的那一天,杜若有可能不知道她和景御凛的关系,所以对她是如对一般人的大气温和,可是现在,她不可能不清楚,她怎么还能对她这么毫不介怀?

世界上真的会有女人不介意男友的前女友?就算有,概率也是微乎其微。

舒染还真不相信这微乎其微的几率会被她遇上。

“杜小姐,你知道我是谁吗?”

杜若撩了撩耳边的发,“舒小姐在近年来的荧幕上大展演技,而且舒小姐今日占了不少娱乐头条,我若说不认识,岂不是孤陋寡闻了。”

每天以各种绯闻占据娱乐头条,这对一个女艺人来说似乎并不是什么好事吧。

舒染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对杜若存有芥蒂,怎么听杜若微笑着说出来的话都没听出几分褒义的意味来。

大美人舒染私生活混乱的花边绯闻四处都是,杜若更像是借绯闻的事情在暗中讽刺她的生活不检点。

“那么杜小姐,我是景御凛前女友你不可能不知道吧,你不介意未婚夫邀请前女友参加他的订婚宴?”

舒染一看到杜若就觉得有些心烦意乱,连带着和她说话都没什么耐心,她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说话有一点吃了枪药似的咄咄逼人。

“是我让阿凛邀请你来的。”然而杜若简单的一句话就让舒染溃不成军。

原来景御凛根本没打算请她,或者应该说若不是杜若,他会直接把她忽略掉。

他真的一点儿也不在意她,甚至几乎忘了她,心顿时比拿到邀请函时还要钝痛。

舒染表情僵了几秒,强忍着想哭的冲动扯出一抹假装毫不在意的笑容,毫无诚意的夸赞,“杜小姐很大方。”

杜若温婉地笑着靠近了舒染两步,轻声在她耳边说的话却让人觉得极不舒服,“阿凛不喜欢斤斤计较毫无气量的小女人。”

斤斤计较得只要有女人碰到他就会生气,毫无气量到不准他和其他女人多说话。指的是她吗?

舒染这一回确定,杜若的确不是她所想的那么大度,她只是善于伪装。

杜若忽然向舒染伸过手,从舒染的角度看过,杜若的表情狡诈得就像是准备将她推下泳池。

如果她站在原地不动,就会被杜若推下去,当然,为了洗清故意的嫌疑,杜若会和她一起掉下去的可能性更大,而如果她躲开了,掉下去的就只是杜若。

但无论是哪一种,最后旁观者都会觉得是她嫉妒杜若,想要伤害杜若,骂名只会落在她身上。

舒染瞬间就明白了,这女人想给她扣一顶由爱生恨嫉妒到伤害前男友未婚妻的罪名。

“杜小姐,秋天水寒,你可能要着凉了。”舒染优雅地偏头一笑,往旁边躲了一步。

“舒染!你在干什么!”一声尖锐的女声响彻泳池附近。

本来听到舒染的话打算收手的杜若被尖叫吓得脚下一偏,面朝着泳池掉了进去,“噗通”惊起一池水花。

许你凉薄入骨
许你凉薄入骨
她与他的接触浑然皆因一场终身不可能会完成4的婚礼,而他在一次次人为的街头偶遇下爱上了了她,一步一步将她宠入天际。她曾曾经爱过一个人,他杨天热烈如朝阳,她便倾尽全力以赴去爱他,她花景城最有权势,令两道忌惮的凛爷今天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