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任由情爱步步殇

第4章 莺庭章台

发表时间:2021-02-23 19:32:48

从始至终,月宛白都是月傲天的心尖尖上人,又是规模庞大的月氏集团的继承人,纵是在欧洲,也少不了曲意逢迎奉承他的人,而随着他年龄的渐渐慢慢长大,月傲天是对他其要求在非常严格,也是相凭心而论,月宛白对于女色没什么概念,他并不好色,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有些场合却是难免。。


推荐指数:★★★★★
>>《任由情爱步步殇》在线阅读>>

《第4章 莺庭章台》精选:

从始至终,月宛白都是月傲天的心尖尖上人,又是庞大的月氏集团的继承人,纵是在欧洲,也少不了逢迎巴结他的人,而随着他年龄的逐渐长大,月傲天就是对他要求在严格,也是相隔着数十万公里的距离,鞭长莫及。

凭心而论,月宛白对于女色没什么概念,他并不好色,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有些场合却是难免。

月宛白却是打从内心里鄙视那些地方,就如同眼前的莺庭章台,面对着眼前一个个脑满肠肥,披金挂珠恨不得把自己堆成座金光闪闪的破落而言,在优美的景致也让人生了反胃的心。

所以,当他在里面随便的逛了圈成功甩掉某些人,而准备离开时,一线低低的哀泣传入耳中,宛如根细细的钢针,一下下刺痛着耳膜,刺的他悚然而惊。

那是江城土话,在他七岁以前的生活中,每分每秒甚至于在暗夜下被惊醒的噩梦里,都是那熟悉的流畅,带着春阳般的暖意。

跨到门边的脚步停下,俊逸的额头蹙了起来,他已有七年的时间没有在回过江城,最多也就是在祖父及月叔每月按时打来的电话中,重温有关江城的一切,所以他对于江城土话犹为敏感,可是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还是娇柔的清泣,如同暴雨中跌下鸟巢的幼崽,带着濒临死境的绝望无助扑棱着被暴雨打湿的小翅膀,无助挣扎在死亡的边沿。

月宛白后退几步,清泣的柔弱清晰的传入耳中,分明哭喊着:“救命,救救我,我要回家……”

月宛白猛然转身,朝着背后大厅正中而去,他虽然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可刚刚从楼上转了一圈,对这里的布局已有大致的了解。

一楼大厅足有半个足球场大小的空间里,是仿照中国古时宫廷皇家布局挖建,用白石彻成的巨大浴池,里面是用罂粟花、沉香、白豆蔻、迷迭、瑶香等几十种名贵中草药及各种香辛料熬制而成的香汤。

其中还加了引发人情欲的媚药,以至于整个空间都弥漫在浓烈馥郁的暧昧气息中。

月宛白扒开人群走向前,双手按在池边沿的白石上,白烟缭绕的香汤上,飘浮着只半含半绽的白莲花瓣。

苏烟韵半爬在莲瓣之后,肩部以上露在众人的视线下,乌黑如海藻般的长发有些缭乱的披在香肩上,身上一袭浅蓝的薄纱将她包裹,和她淡蓝色宛如蓝钻般的双眸相得益彰,衬的那双灵眸美的宛如清晨第一缕阳光穿透茂密的原始森林,斜斜打在背后张开双翼的森林精灵身上,透明而不染纤尘。

晶莹剔透的泪珠从淡蓝色的灵眸滚落,素白如雪莲的面颊上,清浅梨涡随着折射出的层层蓝光似隐若现,美丽不可方物。

当时,苏烟韵依偎的白莲正对着月宛白直直飘荡而来,刹那间,月宛白如同中了魔咒般定在原地,竟不由自主对着她伸出手臂,清晰而坚定:“跟我走,我带你回家”他说的是江城的土话。

苏烟韵有着片刻的惊诧,下一秒,没有丝毫犹豫的纵身从白莲上滚落,不顾一切的跳在香汤中向他而来,扑倒在他怀里慌乱无措的不住哀求着:“救我,救救我,求你救救我……”

她的泪顺着脸颊滚落在月宛白的脖颈上,犹如滚烫的热油掠过,锥心刺骨的痛一直蔓延到他的心底,月宛白没有丝毫犹疑的紧抱着怀中瑟瑟发抖的娇躯,使劲将她提出香池,按在怀时转身而去。

那天带他去莺庭章台的狗友叫风涧宇,是江城风家小少爷,自幼和月宛白是执交狗友,一年前他去英国进行考查,虽然没有正大光明的住在月家,却也是恨不得天天黏着月宛白。

风涧宇和月宛白不同,他在江城绰号贱人,人称疯爷,是江城有名的风流公子哥,偌大的家族产业不用他来管,他只负责着家族内的娱乐公司兼带吃喝玩乐。

风家和月家是世交之谊,或者说月家是风家的上家,风家在江城的产业,最大的顾主就是月家。所以,从他们相交的第一天,风家长辈就严重警告过风润宇,他可以带月宛白上天入地,就是不能带他招惹女人。

风家在江城的产业涉及及广,其中娱乐算的上是在江城主要产业之一,而风涧宇既没商业头脑,也没绝战金额界的气魄,可他除了吃喝玩乐外,最大的特点就是八卦。

无论是来自平民百姓的家长里短,还是豪门深宅里的污秽丑陋,都能让他如同发情期的春猫,溜根听墙,挖地三尺而不惜余力的直到耗到底为止。

不得不说,风家老爷子识人的眼力属于一流,果断的将家族娱乐这片的产业教到他手上,事实证明风涧宇就是为此而生的,短短一年多的工功,风涧宇已将手中盛华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传媒打造为江城娱乐界的龙头老大。

所以,当家里的长辈一在告诫他,绝不允许带领月宛白涉足男女情感的纠葛时,没多久,有关当年月宛白父母,那段可歌可泣的生死绝恋就被他给挖了出来,惊的他直吸冷气。

风涧宇虽然不着调,却懂的大事大非,这些年,他带着月宛白疯归疯,闹归闹却从来不敢将他往女人堆里带,如果真是因着他的源故,而让月宛白在次跌倒在女人身上,纵是月傲天不找他的麻烦,单是风家那帮老头子就能把他玩死。

所以,当身处二楼栏杆上的风涧宇,看到月宛白把苏烟韵搂在怀里,满脸绝然气魄的转身而去,惊的当场就从二楼一头跌了下来,直挺挺的朝着香池栽了进去,飘在香池表面那层樱粉色的花瓣,被高高溅起水花浇了池边人,满头满脸。

可想而知,能来此地的那些脑满肥肠纵然不是大奸邪恶之辈,却也不是什么善茬,刚被一个千娇百媚的小美人撩的欲火焚身,眼瘾都还没来及过够,就被人给捋走,他们却连个屁都不敢放。

你当月宛白屁股后那几个浑身缭绕着杀气的保镖是死人呀!一个眼神射过来,吓得他们直哆嗦,遑论上前找麻烦,如果连这点眼力劲都没有,也就不够格出现在这个地方。

任由情爱步步殇
任由情爱步步殇
为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蓝梦莉与祖母联手合作设计月氏掌家人月傲天,引起脑梗陡然去世,月家一乱,月宛白顿陷四面楚歌。祖孙借平叛之名受恩月宫,月宛白含悲被抛弃心上人为妻蓝梦狂风卷着暴雨似无数条鞭子狠狠的抽在车窗玻璃上,寒风呼啸,桥下的海水似是脱了僵的野马借着暴风雨之势掀起丈来高的巨浪径直朝着桥上冲,整个世界笼罩在扑天盖地的水汽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