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任由情爱步步殇

第6章 樱桃丸子

发表时间:2021-02-23 19:32:50

风涧宇气得双颊犹如染了胭脂般赤红,抬腿重重踩在旁边肥厚的脑袋上用劲一扭,腰板了腰杆插腰愤怒的撕嗷:“他妈的,都给爷听清梦,爷这辈子只对女人有兴趣,谁敢在动爷一指头风涧宇回过神,这才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盯着他的下身。。


推荐指数:★★★★★
>>《任由情爱步步殇》在线阅读>>

《第6章 樱桃丸子》精选:

风涧宇气得双颊如同染了胭脂般赤红,抬脚重重踩在旁边肥大的脑袋上用力一扭,挺直了腰杆叉腰暴怒撕嗷:“他妈的,都给爷听清梦,爷这辈子只对女人有兴趣,谁敢在动爷一指头,爷剁了他全家——”

如同瞬间被点了哑穴,全场刹时死寂一片,只剩齐刷刷的倒吸冷气嗞嗞声——

风涧宇也怔了,这种场合他虽是第一次来,可对于他这种纵是怒到极处,却愈发显的尖细的小嗓音来说,这个反应确实有些过了。

风涧宇回过神,这才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盯着他的下身。

这才觉得两条大腿上凉飕飕的,低头,彻底懵笔——

风涧宇平生最大恨:身上没毛,俗话说好男人一身毛,从小到大他自忖无论是在心理还是生理上,绝对的纯爷们心态,更不曾接触过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可他的身上,从始至终却是寸草不生。

包括腋下也是一样,最多也就是寥寥几根野草,他倒是用了不少办法,奈何他的身上就是片干涸的盐碱地,任你施下多少肥也是惘然。

即便是在他十五岁之后,每到夏天穿上背心短裤时,他老娘盯在他身上那羡慕嫉妒恨的眼光,生生能把他给凌迟了。

他极度怀疑,如果不是生在风家这种家规森严的豪门大宅,赛梅芳早拉着他,一刀切了他身上那块肉,把他给变性了。

皮带在刚才拉扯中不知被那个变态给松开了,如今他金鸡独立般的往那一立,身上的裤子刷的委顿于地,下身便只剩下淡蓝浅粉的平角小内裤。

那段时间,风涧宇疯狂的迷恋上樱桃小丸子,有事没事抱着电脑乐的像个白痴,就连盛华旗下各艺人的宣传语上都被他打出一连串的樱桃丸子,搞的旗下艺人满头黑线敢怒却不敢言。

好在风总裁只是让打在宣传语上,如果兴致所起,一个个让她们穿上樱桃装全都扮成丸子,岂不是连自己的星途都给毁了。

最后还是风涧宇的大哥实在看不下去,威胁他要上报董事会,才让他心不甘情不愿的撤了。

闷了一肚子气在网上乱点时,刚好看到这款平角小内裤,当既买了就穿在身上,风小爷还真就不信,谁带能当众把他的裤子给扒了。

可他做白日梦都没想到,而且还是帮野男人真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他的裤子给扒了。

于是,他那件淡蓝粉白前樱桃后丸子紧绷在结实肌肉上的平角小内裤,性感窈窕的显现在众人面前,正前面的卡通小樱桃还是背对着众人,她的樱桃小嘴恰恰将他的敏感地方牢牢包裹。

现下的风涧宇又是处在极度亢奋的状态,愤怒的小鸟气的头一上一下的点着,加上他那两条修长嫩白泛着珠珍般莹光的玉腿,已经被撕成条状的白衬衫迎风舞动,若有似无的拍打着嫩白如玉的三块肌,‘扑通,扑通——’只闻周边倒地声接连传来。

别说旁边围着的那些变态老男人,连他手下的保镖都盯着他看呆了。

“嗷——”场面完全失控,所有人一窝蜂的拥了上来。

如果说风涧宇的贵妃出浴,引得周边男人蠢蠢欲动,而紧随其后而来的那卷活色生香雌雄难辨阴柔相济现场版春宫图,则是彻底刺激着现场所有男人的感官。

十个八个人围上来保镖还顾的过来,百十人齐拥过来时连保镖都束手无措,风小爷已被按在地上,无数双手齐上阵,风涧宇彻底崩溃了,张着嘴发出绝望的嗷叫。

保镖也急了,如果风涧宇今天真把贞操给甩在这,他们也就不用活了。

其中有个人高马大的保镖急的大吼一声,甩开四边的人冲进包围圈,伸手抓着光不溜溜的风涧宇往腋下一夹,另只手还不忘拉上他的裤子,瞪着眼轮圆了胳膊就冲了出去。

何止是毁三观,八观都没了,幸好是在国外,如果是在江城,风家小爷就只能一头撞死别活了。

风涧宇根本就没有时间去忧伤他差点失去的贞操,已马不停蹄的忙着查有关苏烟韵的一切,然后在第一时间,让欧洲这边把有关苏烟韵的事‘瞧瞧’透露回江城。

他就一头扎到非洲某个原始部落躲避暴风雨去了,当然,事情的始没便以电话的形式完完全全告诉他老子,让风老爷了给他擦屁股去。

江城月家有关苏烟韵的身世也在第一时间传回,包括她在孤儿院的所有。

苏烟韵本身并无残疾,而有关她的记录显示:她是在一个狂风暴雨的夜晚被人直接放在孤儿院门口,身上除了包裹的棉被外,只有张塞在她怀里的纸条,上书:请善待这个本不该来到这个世上的孩子。

所以孤儿院那边猜测,她应该是被抛弃的私生女。

……

夕阳已完全落沉没在海底,一波波的浪涛扑打在孤岛边竖立的巨石上,轰鸣声不绝于耳。

黑夜来临,月宫里悬挂着的各色风灯亮了起来,在缕缕晚风中摇曳生姿,宛如满天的星辰,璀璨却透着无比寂寥。

“怎么忘的了——”月炎泽抬起头,看着窗外的灯光悲戚溢满了苍老的面颊:“老爷,对不起,如果当年我没有因着一时心软而任由少爷逃走,所有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不怪你”月傲天的身子仿佛悬在夜风下的风灯,瑟瑟发抖:“一切都是命数,二十五年过去了,可直到现在,我每每都是在洛衡支离破碎尸体的梦境中醒来的。”

“如果当年我没有强迫他去娶别的女人,也就不会发生车祸,是我的孤傲不可一世害了自己的儿子”

“这是老天爷对我的惩罚,所以这么多年,偌大的月宫只有我这孤老头子一个人,到了今天,我又何忍心在去拆散宛白。”

“这孩子的脾气比他父亲更加执拗,现如今他一门心思扑在苏烟韵身上,如果我有丝毫的不满,只怕就会激起他的反感。我在承受不起一次失去了,算了,由他去吧!”

月炎泽深深垂下头,满脸惋惜和不甘,却终是什么都没在说。

任由情爱步步殇
任由情爱步步殇
为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蓝梦莉与祖母联手合作设计月氏掌家人月傲天,引起脑梗陡然去世,月家一乱,月宛白顿陷四面楚歌。祖孙借平叛之名受恩月宫,月宛白含悲被抛弃心上人为妻蓝梦狂风卷着暴雨似无数条鞭子狠狠的抽在车窗玻璃上,寒风呼啸,桥下的海水似是脱了僵的野马借着暴风雨之势掀起丈来高的巨浪径直朝着桥上冲,整个世界笼罩在扑天盖地的水汽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