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任由情爱步步殇

第7章 蓝家千金

发表时间:2021-02-23 19:32:51

月傲白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在客厅里来回起着,楠木杖敲在冷玉色的曜石地板上,单调而寂然放佛一下下戳在心间:“炎泽,我们是也不是有些太惊弓之鸟?还记得我三年前的那场习卷全球“若要没有,最多不过你和我多费些心,经常提着他耳根多督促着,也就出不了大事,有我在一天,这个月宫就变不了天”。


推荐指数:★★★★★
>>《任由情爱步步殇》在线阅读>>

《第7章 蓝家千金》精选:

月傲白笑着拍拍他的肩,在客厅里来回起着,楠木杖敲在冷玉色的曜石地板上,沉闷而寂然仿佛一下下戳在心间:“炎泽,我们是不是有些太惊弓之鸟?还记得三年前的那场习卷全球性的金融风暴吗?”

“那时的宛白才刚二十出头,纵是我在面对着那种局面时,都禁不住出了身冷汗,可他那?沉着脸冷静而睿智,快速果断的下达着合项命令,硬是让月氏有惊无险的渡过那场全球性的风暴”

月傲白的脸上尽是满满的喜悦和自豪:“宛白这孩子确实有魅力,只是他的性子太柔心在软,见不得别人受苦,又架不住人的哀求,如果能有个果绝的贤内助确实就堪称完美。”

“若要没有,最多不过你和我多费些心,经常提着他耳根多督促着,也就出不了大事,有我在一天,这个月宫就变不了天”

“我知道,可我们又不能陪他一辈子,我也是吓怕了——”月炎泽嗔怪的看着他,眉头都蹙成深沟。

“年纪没我大,我都不怕你怕什么?还有,你就不能从其他方面想别的办法,苏烟韵是对他的事业没有丝毫帮助,可她的身世也没有过多的牵绊,这对于月家来说,未尝不是件好事”

“在者,她可以给宛白生孩子呀!你吩咐下去,让给她调理身子,尽快给宛白生他四五个儿子,我把他们全都交给你来带,你来把他们训练成合格的月氏继承人”

月傲白看着窗外,乐得满脸皱纹如同水波似的荡漾开来,月炎泽没好气的白他一眼低下了头,还四五个,这话要是被月宛白听到,保证一个都不给他生,当下猪仔哪,一窝一窝的。

“可是老爷,蓝家丫头怎么办?虽说他们的婚事还要在迟些,可宛白既然把她带回来,这婚事怕是瞒不住了,怎么说也得让蓝家有个心理准备吧!”

“哎呀”月傲白拍着额头恍然大悟,自责道:“怎么把梦莉这孩子给忘了,糟了,这下可伤着这孩子的心了,可事情也不能拖!你明个就亲自去趟蓝家,直接见蓝老太,就似平日般拉拉家常,顺带着把这个消息透露给蓝家”

“这个消息还是由我们这里传到蓝家去比较好,你说是吧?”月傲白脸色凝重。

“是”月炎泽重重叹着气:“幸好宛白这孩子向来有分寸,虽说自幼和梦莉这走的比较亲近,却也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不然这下我们可没办法给蓝家交待”

月炎泽来回踱着步,肃言:“梦莉的心思连我们这些外人都看的清楚,何况是宛白,虽然时不时有人拿他们开开玩笑,我们这些长辈却从来没正式提过,这就足够了”

“我说也怨你,早在两年前我就吵着把他们之间的事稍微提提,是你说什么宛白还小,让他在多玩两年,现在玩出问题了吧”

“这些年,蓝家虽说是蓝少东在管着,可谁不知道蓝家一个老的,三个小的男人,吃喝嫖赌全占了,如果不是有梦莉和蓝老婆在,有十个蓝家也早从江城消失。要是咱家宛白的老婆有梦莉那孩子一半的魄力,我也就瞑目了”月炎泽垂了头,连声悲叹着惋惜。

“你少在这给我抱怨”月傲天上前一巴掌拍在他头上,瞪眼道:“还不是你嫌弃蓝家老的小的都不是东西,人家蓝老太都亲自上门找了你几次,都被你装聋卖哑给糊弄过去”

“如果你肯松口,早早让把梦莉娶回来,在事业上有她给宛白支着,纵是有个什么烟了,韵了的让宛白把她养在外国,眼不见不就好了,现在你倒是,你倒是在这给我抱屈,老东西——”

月炎泽偏着头躲着他的巴掌,无措道:“我不想着以着我们宛白这条件,将来肯定能给我带回个上的厅堂下的厨房的贤内助,既然如此,又何必趟蓝家的浑水。谁承想他小子竟带了个小白花,小白花也就罢了,养在外头不结了,还非要娶进门,没见过这么死心眼,有福都不会享……”

月傲天抬起手中的拐杖就往他身上戳,笑骂道:“你个老东西,又在这指桑骂槐是不是?告诉你,我们月家嫡系一脉全都是情种,一辈子就爱一个,向来没那些乱七八遭的东西。可没拘着你,你倒是去给我生一堆回来,我把你儿子给扶上来两个,帮衬着宛白,也不至于这么累着我孙子”

嘴里说着,他手中的拐杖一下下专往月炎泽肋骨上戳:“可你那,为了个什么破竹马的发小,竟一辈子不结婚,你个老东西,你倒是去生,生,生去——”

月炎泽生平最怕痒,这会都被他逼到墙角了,顾头不顾屁股的就往门外跑,紫涨着脸喊着:“我去准备去蓝家的东西……”猫着腰溜的不见了人影。

……

正午的太阳映照在玻璃花房上,炽热的阳光灼在肌肤如针扎般的痛,蓝梦莉终于从沉睡中醒来,扔掉脸上的书,伸着长长的懒腰打着哈欠。

这一觉睡的可真沉,太阳都已经升到头顶了,昨天晚上将近十二点她才从公司回来。

她大哥蓝明皓为了给自己的第十六位小情人庆生,动用了公司最新投资项目的款项,在各位股东面前交不了差,各大股东闹着要撤资。

蓝明皓吓得躲在床低下不敢出头,最后还是由她出马,一直闹到半夜,蓝梦莉一在保证三天内绝对把款项凑齐,才算让各大股东消了气。

筋疲力竭的回到家,却碰上输了钱,又喝醉了的老爸在客厅里又叫又骂,哭喊着把整个客厅摔的不成样子。

蓝家老太太这段时间身子不舒服,躺着下不了床,也没人敢去回她。

余下的谁还敢管,只得由着他闹,蓝梦莉实在没心情去管他,被他这么一闹,房间也睡不安生,所以蓝梦莉干脆跑到花房的躺椅上睡了过去,这一觉睡的可真香甜。

伸完懒腰的蓝梦莉也不急着走,反倒蹲下身子细细把玩着眼前盛放的红牡丹,蓝家最漂亮的地方就是这片花房,这还是蓝梦莉的祖爷一手建造起来的,那时的蓝家还位居江城四大家族之首,她的祖父在执掌家主时。

当时,整个江城除了位于大海中的月宫,便属蓝家,这座花房正是在蓝家最顶盛时期建造的,占地近千顷,外表是由一整块玻璃筑成的城堡形状,就连里面摆放花盆的架子都是紫檀木的。

任由情爱步步殇
任由情爱步步殇
为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蓝梦莉与祖母联手合作设计月氏掌家人月傲天,引起脑梗陡然去世,月家一乱,月宛白顿陷四面楚歌。祖孙借平叛之名受恩月宫,月宛白含悲被抛弃心上人为妻蓝梦狂风卷着暴雨似无数条鞭子狠狠的抽在车窗玻璃上,寒风呼啸,桥下的海水似是脱了僵的野马借着暴风雨之势掀起丈来高的巨浪径直朝着桥上冲,整个世界笼罩在扑天盖地的水汽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