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任由情爱步步殇

第10章 老奸巨猾

发表时间:2021-02-23 19:32:53

她口气跑去浴室,伸出手打开水笼头接了半池冷水,一点也不踌躇的把脸埋了进来,冰冷的水犹如细细地的针刺在脸颊上,痛到甚至麻木,一直到都快无法呼吸时,蓝梦莉才将头从水里伸出,对上墙镜子里是如雪般惨白的脸,蓝梦莉拿过毛巾在脸上胡乱抹了几下,直直走上二楼自己的房间,别墅里死寂般的沉静,半个人影都看不到。想来刚才她那个被吓破胆的弟弟,早就把她发神经的事传开了,这个时候谁还敢往她旁边凑。。


推荐指数:★★★★★
>>《任由情爱步步殇》在线阅读>>

《第10章 老奸巨猾》精选:

她一口气跑到浴室,伸手打开水笼头接了半池冷水,毫不犹疑的把脸埋了进去,冰冷的水如同细细的针刺在脸颊上,痛到麻木,直到快要窒息时,蓝梦莉才将头从水里伸出来,对上墙壁上的镜子。

镜子里是如雪般惨白的脸,蓝梦莉拿过毛巾在脸上胡乱抹了几下,直直走上二楼自己的房间,别墅里死寂般的沉静,半个人影都看不到。想来刚才她那个被吓破胆的弟弟,早就把她发神经的事传开了,这个时候谁还敢往她旁边凑。

蓝梦莉走进房间反手锁上门,打开高大的衣橱前,一件件翻看着里面各式新潮的服饰,终于手停在那件香奈儿新款的嫩黄色套裙上,拿出换好,坐在纯白色欧式梳妆台前拿起摆放整齐的化妆品,开始上妆。

就在她拿起粉底时,整个人已平静下来,只用了不到半个时,看着镜中自己满意的长舒口气。

不得不说蓝梦莉十分了解自己,鹅黄色裙装将她修长的身材衬得窈窕有致,而那嫩芽般淡黄的颜色衬的她的肤色愈加的白皙,收拾停当,来到客厅拨通了管家的电话。

没多久,下人提着包装精美的盒子跑进来,蓝梦莉也不看他起身出了家门,下人急忙跟上去,备好的车已经在门外等着,司机下车拉开车门。

蓝梦莉一只脚都已经跨了上去,却又生生停下,就保持着那样欲进不进的姿势,司机如同哑巴似的躬身站着,半点反应都没有。

不行,不能这样去月宫,虽说她的这张脸就是进入月宫的通行证,但月家管家才刚离开她就追过去,这也未免太着急。

蓝梦莉将已经伸进去的脚又慢慢缩回,转身走了回去,对着身后抱着盒子的下人开口:“放下,出去”

下人将盒子恭敬的放在桌子上,对着她深深鞠躬,这才退了出去。

蓝梦莉一手支颐,来回的在客厅里走着,不是她生性多疑,而是她太过于自信。

江城第一名媛的称号在她身上到到最完美的体现,重要的是她非常了解月傲天,月傲天对于中国古典文化的追逐已经到了近乎痴迷的地步。

况且,月家家规:禁止月家子孙找外国女人,纵是情妇也不可以,这条家规针对的是月家所有子孙,并不仅仅是居住在月宫里的嫡系一脉。

犹其是在月洛衡出事以后,月家对月宛白要求的特别严,他甚至没机多少机会接触过多的女性,而她无论从那个方面来说,都是月宛白最完美的伴侣,所以她根本就不相信,有关月宛白未婚妻的一事。

但她的心却始终处在忐忑不安的境地,这种手足无措的感觉让她极度反感,重要的是让她的心没有办法平静下来。

终于,她垂下双臂深深吸了口气,拿起电话拨通了月宫的宅机。

“喂——”

蓝梦莉的脸上绽开如花般笑靥,高贵恬雅,仿佛对面的人正站在她的面前,柔声:“月伯,我是梦莉呀!”接电话的正是月宫管家月炎泽。

“梦莉,你这孩子可好久没来月宫,忙什么哪?我上午去都没看见你”

“瞧你说的,我一个女孩子又有什么忙的,不过是上午去了趟药铺,正好咱家铺子里新出了种纯中药的丸剂,对于风湿效果老好了,我就想着给你送去些让你试试”

“难为你这孩子有心,前年你给我找来的那个古方就挺好,这一年多让我少受不少的罪,梦莉,宛白少爷回来了,回头过来玩,你们也好久没见”

蓝梦莉心下不禁暗骂,这个月炎泽根本就是个油盐不进,石古不化的老古董,半点都不愿敷衍她,不过没事,等她进了月宫坐上当家女主人位置后,在慢慢收拾他不迟。

“宛哥哥真的回来了……”

“是,带着他未婚妻,月宫不正准备孙少爷的婚事,所以有些忙,你这孩子眼光向来独到,回头……”

蓝梦莉的脑袋轰的声嗡成一片,如果说月宫里最名目张胆把她不放在眼里的,除了月炎泽在不会有外人,所以全天下人都有可能骗她,只有他,不屑——

刹那间,她只觉得月炎泽的话似是一把锋得的刀子,正中骨头缝,轻轻一晃,她的身体瞬间支解零落成碎片,似是漫天飞舞的羽毛轻飘飘的落向地面。

月炎泽要结婚了,要结婚了,可新娘却不是她——

话筒从手中落下,她的灵魂已经飘出体外,只剩下具躯壳晃悠悠的向前飘去。

对面突然没了声息,月炎泽平静的又叫了两声,便轻巧的挂了电话,他确实反感蓝家那几个不成材的小子,对于蓝梦莉既谈不上厌恶也谈不上喜欢,况且他看的出,她是真的喜欢宛白。

自蓝家回来他就一直在等着蓝梦莉的到来,他太了解这个女子,她是不会相信任何人,即便这个消息是从她祖母嘴里说出来的。

可依着蓝梦莉对月宛白的感情,这个消息一旦从他嘴里说出,他真的没办法预知蓝梦莉的反应,万一她在月宫出个什么事,让他如何去和蓝家老太太交代?

原本上午去蓝家时,想着总会碰到她,如此在蓝家说出这个消息后,他就可以溜之大吉,谁曾想在蓝家竟没见到她。

如今看来这个蓝梦莉还没到被感情冲昏头的地步,如此情况下竟还能保持这般矜持的头脑,对她的认知倒还真是更上一层,不管怎么说,事情总算解决了,月炎泽长长出口气,赶着忙月宛白的婚事去了。

诚如月傲天所说,如果苏烟韵真的给月家添上几个重孙子,以着他的能耐要把他们调教出来确不是难事。

蓝梦莉虽然够格,可一想到从此就要和蓝家牵扯不清,月炎泽就眼前漆黑一片,算了,就这样吧!花瓶就花瓶,想到这心下的郁结总算消去不少,笑呵呵的跑开了。

蓝梦莉却如同失了躯体的魂魄,晃悠悠的飘向自己的房间,瘫倒在墙角把自己缩成一团。

她第一次踏上月宫是在四岁那年,那是月傲天自儿子去世后,初次举行庆生的宴会上。蓝梦莉上有哥哥,下有两个弟弟,本是蓝家惟一的孙字辈女儿,可她在蓝家的地位却没有想像中那么尊贵。

任由情爱步步殇
任由情爱步步殇
为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蓝梦莉与祖母联手合作设计月氏掌家人月傲天,引起脑梗陡然去世,月家一乱,月宛白顿陷四面楚歌。祖孙借平叛之名受恩月宫,月宛白含悲被抛弃心上人为妻蓝梦狂风卷着暴雨似无数条鞭子狠狠的抽在车窗玻璃上,寒风呼啸,桥下的海水似是脱了僵的野马借着暴风雨之势掀起丈来高的巨浪径直朝着桥上冲,整个世界笼罩在扑天盖地的水汽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