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任由情爱步步殇

第13章 情之生死

发表时间:2021-02-23 19:32:55

祖母身体日逐衰微,所能倚着的仅有父亲和弟弟,竹篮子打水,却偏是这些亲人最靠忍不住,她不但要防着他们,还得跟在他们屁股后,拾掇着各种各样的烂摊子。纵是这样,她却也没丝毫纵是这样,她却没有丝毫怨言,即便是幼年时,面对着那一群群挂着各种嘴脸的叔伯,从来都没有产生过半分怯弱。。


推荐指数:★★★★★
>>《任由情爱步步殇》在线阅读>>

《第13章 情之生死》精选:

祖母身体日逐衰弱,所能倚靠的只有父亲和弟弟,到头来,却偏是这些亲人最靠不住,她不仅要防着他们,还要跟在他们屁股后,收拾着各种各样的烂摊子。

纵是这样,她却没有丝毫怨言,即便是幼年时,面对着那一群群挂着各种嘴脸的叔伯,从来都没有产生过半分怯弱。

她的身上既有着野草般顽强的不屈,也有着荆棘般细小尖锐而密密麻麻的倒刺,更兼具了狼的野性和蛇蝎般的毒辣。

然而,月宛白却是她一生最致命的弱点,就如同世间万物相生相克一样,没有原因,说不出理由,那就是她致命的死穴。

多少次,当她面对着左右为难的无助境地时,每每浮现在面前的就是月宛白月下那稚嫩的脸,还有那句:我会回来的,等我回来……,纵是失去了全世界她都不在乎,可没有了月宛白,她要如何活下去。

蓝梦莉不知道自己在房间的地板上爬了多久,风从窗外掠进,明明已是初夏时节,源何她倒感到刺骨的冷。

******

曼香端着托盘横穿过草坪向着前院走去,垂着头目不斜视,滕架后突然伸出个脑袋,鬼头鬼脑的四下看了圈,突然闪身而出,一把抓着她低声道:“香姐”

曼香柔静的脸上却没什么表情,眼睫闪了闪,脚步不停却放慢了速度,对她笑道:“水桃,你不去干活又在跑什么?回头被蓝管家抓着又要挨骂”

水桃调皮的吐吐舌头,脸上泛起红潮,衬的那粉白水润的小脸愈加像颗熟透的水密桃,抓着她的手臂颤声道:“你知道吗?轻霜今天被坤哥拉出门时,满嘴的血,舌头都被割掉……”

曼香停下脚步,盯着她沉了俏脸:“水桃,你的舌头是不是也不想要?告诫过你多少次,在蓝家少说话多做事,本就脑子不够用,还那么多话”

水桃今年不过十四岁,进蓝家时间不久人又单纯,没少被人当枪使,只不过她和曼香同是出自海边贫苦人家,曼香看她可怜,有意无意的拉过她两次,所以小丫头特别黏她。

曼香的话还没落地,水桃的眼眶就泛起水雾委屈道:“她们都说——,曼巧姐走了,蓝管家要让我去服侍大小姐,我怕死了,可刚刚蓝管家又说,是让你去……,香姐,怎么办?”

曼香收了脸上凝重,白了她一眼继续往前走着:“什么怎么办?大小姐向来不喜欢一群人围在旁边,我去了她身边反到清静,又不像在老太太那里,差事虽好,可天天还要忙着对付那些表里不一的丫头,我倒乐的清闲,有什么不好?”

水桃急得眼泪像溪水似的,哗哗流个不停,跺着脚哭道:“大少姐那个脾气,是会折磨死人……”

正好走到院中那株足有近百树龄的黄栌树下,曼香将手中的托盘放在树上的石凳上,掏出身上的纸巾给她擦着泪感叹:“我和你不一样,我自幼就来蓝家,又有幸在老太太那里呆了十几年,自有我的生存之道”

“对我而言跟着谁都一样,你不用担心,别人的话更不用放在在心上。你也不想想,你一个刚来不到两年的小丫头片子,怎么可能让你去侍候大小姐?不过要是有机会,找蓝管家说说,还是让他给你重新换个差事,即便是做些累些的活,也比呆在二少爷那强”

“蓝家那些个少爷,没一个好东西,你能离他们远些,就离的远远的,明白不?”

水桃揉着眼睛,使劲点着头。

曼香拉着她的手,用纸巾轻拭去她眼角的泪笑道:“你皮肤本就白,不要用力揉,一会眼睛又该肿起来,被人看见了笑话。我要去大小姐那,你既然来了就跟我一起过去,正好把昨个蓝管家要的东西拿过去,走吧!”

水桃点着头,上前重新端起托盘跟着她朝着蓝梦莉住的别墅而去。

到了别墅上的二楼,曼香上前敲着蓝梦莉的房门,轻声:“大小姐,我是曼香,老太太让你过去一趟”

没有人应声,房间里却有重物倒地的声音传来。

曼香脸色倏然而变,上前就要推门,才发现门竟是从里面反锁起来,她觉着脸对着水桃轻喝:“退后”

水桃懵着脸,却听话的退到墙边,曼香伸手拨下头上的发簪直接插到门锁里,轻轻一旋,水桃惊的张大了嘴还不及说话,她已退后抬脚对着房门重重踹下。

房间正中巨大的水晶灯上,长长的白绫垂下,蓝梦莉把自己直直吊在水晶灯上——

“小姐——”曼香撕心裂肺大叫着冲上去,双手紧紧抱着她的双腿向上举着。

‘哐咣’水桃张开的嘴还来不太合上,手中托盘已被摔在地上,吓得瘫倒在地板上发出毛骨悚然的尖声大叫。

“还不快去找老太太”曼香冲着她嘶声大喝。

水桃这才反应过来,双手着地哭喊着冲楼下滚去:“来人,快来人……”

等到夏筱潇赶来时,蓝梦莉这里已经乱成一锅粥,一屋子的人拉扯着举刀拿剪,身上还缠着白绫的蓝梦莉,而她两眼呆滞,只是疯了似的要甩开众人往墙上撞。

“放手,让她死”夏筱潇脸上透着不正常的红,她的身体并不好,这段时间更是持续不断的低烧,医生却找不出源由,都已经有好几天没下床,惊怒交加之下全身都在不停的颤抖。

下人全都撒了手,只有曼香一人仍是死死抱着她。

“全都给我滚出去,曼香你也给我放开,她要死就让她去,不要管她”夏筱潇气得一把就甩开了扶着她的下人,自己却站不稳,差点跌倒在地上,下人没办法,只好扶着她坐在沙发上。

下人走了出去,曼香也只得松开手,垂头走到门边拿了蓝老太的拐杖悄无声息的放在她旁边,关上门低头垂手的站在门边。

夏筱潇柱着拐杖一步步走到她面前,双目精光如电死死看着她,蓝梦莉面色残白,颤抖着不住的缩向角落,双眼看向地面呆滞无神。

任由情爱步步殇
任由情爱步步殇
为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蓝梦莉与祖母联手合作设计月氏掌家人月傲天,引起脑梗陡然去世,月家一乱,月宛白顿陷四面楚歌。祖孙借平叛之名受恩月宫,月宛白含悲被抛弃心上人为妻蓝梦狂风卷着暴雨似无数条鞭子狠狠的抽在车窗玻璃上,寒风呼啸,桥下的海水似是脱了僵的野马借着暴风雨之势掀起丈来高的巨浪径直朝着桥上冲,整个世界笼罩在扑天盖地的水汽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