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任由情爱步步殇

第15章 贴身女秘

发表时间:2021-02-23 19:32:57

虽然风涧宇一向有些桀骜的不着调,并且据说这些日子风爷去了趟外国,指没准又是受了外洋那些简言之的艺术爱好者的影响,因为他的这身打扮还勉强选择接受的了,可这浑身上下散发出出风涧宇身子猛然弓起,如同被打了鸡血般,伸手揪着他的衣领,瞪圆了双眼却憋不出一个字,‘噗——’张嘴吐出口夹满水泡的气,瞬间又软在地上,哭喊道:“那,爷该怎么办?”。


推荐指数:★★★★★
>>《任由情爱步步殇》在线阅读>>

《第15章 贴身女秘》精选:

虽说风涧宇向来有些桀骜的不着调,而且听说这些日子风爷去了趟外国,指不定又是受了外洋那些所谓的艺术爱好者的影响,所以他的这身装扮还勉强接受的了,可这浑身上下散发出的浓郁臭味……

风涧宇如同醉酒般摇摇晃晃的进入电梯,电梯门刚一关上,他已顺着梯门倒了下来,慌的保安上前就去扶他:“风总,你到底是怎么了?要不咱去医院吧!”

风涧宇的手轻拍在他脑袋上,半死不活:“乖,做的好,这个月工资两倍,不过去医院就免了,你把我送到办公室,然后下去——”突地脸上表情骤变,咬牙道:“告诉公司上下左右的这帮龟孙子,谁敢把风爷回来的消息漏出去半个字,爷我扒拉了他鸡鸡”

保安乐的眉开眼笑使劲点着头,乐完了伸手抓了抓脑袋,看了看他的脸色终还是低声道:“爷,那,那女的怎么办?”女的好像不长鸡鸡……

风涧宇无奈的翻着白眼,抻着脖子艰难的咽下口唾沫恨声:“女的,爷,爷铲平了她的蜂蜂”

保安可着劲点头,忽的怔住,又抬脸苦道:“爷,这,这怕是不行——”

风涧宇的手吧唧甩到他脑门,哼着:“怎么不行?”

“爷,你这句话含意不明,容易给人造成遐想,你也知道,咱公司最高级别的单身王老五就是你,那些个女的,一个个削尖了脑袋的想往你床上爬。万一她们在理解成,把你的消息同捅出去,你就所她们给办了……”

风涧宇身子猛然弓起,如同被打了鸡血般,伸手揪着他的衣领,瞪圆了双眼却憋不出一个字,‘噗——’张嘴吐出口夹满水泡的气,瞬间又软在地上,哭喊道:“那,爷该怎么办?”

保安被他猛的一卡,两眼翻白,还好风涧宇的气劲也就持续那么几秒,不然非得卡死他,风涧宇一松手,他张大嘴猛吸着气,扶着他的身子安慰:“别急,你让我想想——”

“有了”保安猛的抬头乐道:“如果谁敢多嘴,你就无条件开了她,而且拉入黑名单,永不录用,让她们这辈子在也看不到你”

“好,这个惩罚好,有出息在加两月工资”风涧宇淡定的伸手抚着他的头,笑眯眯的。

问题是,保安可淡定不了,在加两月工资,就是四倍工资,那他岂不是一发工资就可以带着他的小女友去买她那件心怡已久的连衣裙,小女友一高兴就会在去看场盛华新拍的激情大戏,看着激情大戏,万一把持不住,那他岂不就……

小保安越想越美,身体某部分硬了,脚却软的在也抬不起来。

电梯终于到了顶层的总裁办公室,‘叮——’电梯门缓缓打开,小保安连着趔趄两脚,勉强站稳身子,伸手扶着他,风涧宇还沉浸在悲伤可怖的回忆里,也没看清他的状态,认由他扶着摇摆如企鹅般晃了出来。

所幸,他们乘的是总裁专用电梯,除了风涧宇没人坐的了,可这是什么情况?

两只摇摆不动的软脚虾从总裁专用梯晃了出来,其中一个嘴里还断续吟着:“风,风,风——总,到……”

扑天盖地的臭味迎面而来,抻着头的人一个个全都捂着鼻子缩了回去,跌坐在椅子上哀泣,毫无疑问,风大总裁去了趟外国,脑袋又抽筋了。

如果他在突发其想,如同曾经他疯狂迷恋小丸子的时候一样,把他身上那套行头强加在她们的身上,行头也就罢了,可从他身上散发出那种如同把屎拉在裤兜般的臭味……妈妈咪——这可怎么活……

看着一个个抻着的脑袋如潮水般的退去,风涧宇的精神终于回归些正常,却在回归到半空时陡然落地。

他不就是穿的破了点,可这盛华总裁的头衔还在那!就招来如此这般嫌弃的眼神,万一那天他真沦落到街头,落魄潦倒……

唉,这就是人情冷暖世态炎凉,风涧宇越想越委屈,越委屈越觉得这日子过不下去,正在无比伤感之时。

“噢,上帝——,风总你这是怎么了?”绕如向来成熟冷静的希倩,看着眼的一幕也忍不住惊叫出声。

风涧宇抬起水气氤氲的双眼睁开一看,正是他身边漂亮与聪慧兼倶的贴身女秘书,希倩,满腹委屈在也遏制不住,裂开嘴号啕大哭:“希希——”

慌的希倩踩着高跟鞋小跑上来,双手捧着他的脸心痛:“风总,这是那个不长眼的王八蛋,怎么把你蹂躏成这样,老娘折了她们去”

风涧宇早就支撑不住,一屁股跌坐在走廄上泪如雨下,犹其是她那两个字:蹂躏,更是直接击进他弱小受伤的心灵。

他这两个多月来,可不就是差点就被那群禽兽生生蹂躏死了,希倩身上散发出那阔别已久母性的光辉,让他压抑的情绪如冲破堤岸的洪水,汹涌而下。

软脚的保安也被他连带着拉到地上,此刻正跌撞着从地上爬起,抖着双手就去拉他,奈何还沉浸在美好的幻境无法自拨,别说去把他从地上拉起来,竟是连风涧宇的手臂都抬不起来。

希倩被风涧宇那两双泪雾朦朦的桃花眼,呼闪的心下如解了冻的一江春水,潺潺流淌,又心痛他在走廄上坐那么久,气得甩给保安一个白眼,抬手扔了手中的文件夹和手机。

弯腰,翘臀,屁股正对上保安的下巴,她身上穿着件刚刚裹着大腿根,堪堪遮住小内裤的紧身裙。

保安只觉得眼前红光一闪,眨眼间的工功,希倩已将风涧宇抱在怀里,‘咯噔咯噔’朝着总裁办公室而去。

办公室门口,抬腿对着两扇门中间‘哐’的一脚,人已旋风般的冲了进去。

保安两腿一软,心中的暇想瞬间消的无影无踪,如果刚才那下是踢在他身上……

妈呀!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女汉子,吓得他拭着额头上的汗冲向电梯。

风涧宇的办公室是套间,里面一应设施都有,希倩抱着他直冲进浴室把他往浴盆里一放,伸手打开花撒,往里面放着水。

水花溅在他脸上,风涧宇便乖乖闭上了眼,由着她在旁边忙活。

暖暖的水融化了风涧宇所有的噩梦,精神一放松就有些犯困,也不知过了多久,只觉得似是有东西扔在脸上。

任由情爱步步殇
任由情爱步步殇
为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蓝梦莉与祖母联手合作设计月氏掌家人月傲天,引起脑梗陡然去世,月家一乱,月宛白顿陷四面楚歌。祖孙借平叛之名受恩月宫,月宛白含悲被抛弃心上人为妻蓝梦狂风卷着暴雨似无数条鞭子狠狠的抽在车窗玻璃上,寒风呼啸,桥下的海水似是脱了僵的野马借着暴风雨之势掀起丈来高的巨浪径直朝着桥上冲,整个世界笼罩在扑天盖地的水汽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