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任由情爱步步殇

第16章 贞操尽失

发表时间:2021-02-23 19:32:58

风涧宇浑身一震,头脑瞬时间清明时,眼神不不经意的扫过身体,脑袋轰的声炸开了。希倩居然把他的衣服统统拔光了,就连那只樱桃小丸子也他不在,他的清白,他连续几个月提心吊胆,死希倩竟然把他的衣服全都拔光了,就连那只樱桃小丸子也不在,他的清白,他接连几个月提心吊胆,死死坚守的阵地,到头来竟还是没保住。。


推荐指数:★★★★★
>>《任由情爱步步殇》在线阅读>>

《第16章 贞操尽失》精选:

风涧宇浑身一震,头脑瞬时清明,眼神不经意的扫过身体,脑袋轰的声炸开了。

希倩竟然把他的衣服全都拔光了,就连那只樱桃小丸子也不在,他的清白,他接连几个月提心吊胆,死死坚守的阵地,到头来竟还是没保住。

“哇”的声,风小爷裂着嘴嗷叫开来

正去外面帮他拿衣服的希倩慌忙推开门,扑到浴池边急道:“怎么,又怎么了?”

风涧宇双手赶快捂上,在浴池里艰难的翻过身,大哭道:“希希,小希希你怎么可以这么饥不择食,我的清白,我坚守了二十多年的清白彻底毁在你手里了,你怎么可以把我的衣服全脱了,好歹给我剩点……”

看着风涧宇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希倩手中的衣服拍甩到他头上,不屑道:“疯总——你是个男人,而我是个黄花大闺女,我都不在意你在这嗷什么?在说,就你那半寸豆丁有什么好看的”

一句话激得风涧宇顶着满头水花窜了出来,双手叉腰,挑衅,这可是赤祼祼的,想他风涧宇堂堂七尺男儿,如果这个时候不发威,他还叫男人:“希倩,你少在这小眼看人低,想爷平日里精神抖擞的时候,绝对吓不死你——”

希倩的目光,从他脸上一路向下,目光最终停留某点,嘴角微挑满脸嘲讽,风涧宇嗖的下又缩到水里,扁嘴:“你丫明摆着占我便宜,我告诉我妈去……”

希倩把手里的衣服甩到他脸上,双手抱肩:“我给你叫了些外卖,你先凑合着吃点——”

“鸡,我要鸡,除了鸡爷什么都不要”刹那间,风涧宇如同被困在笼子里,眼睁睁看着被捉走走幼崽的野兽,无力的咆哮着。

希倩无奈的按着额头,好声哄着他:“就你现在这身子,还鸡?行了,等过几天身体恢复了在玩”

风涧宇一屁股坐在浴池里,双手拍的水花四溅,一副被虐的死去活没法活的样子:“鸡,爷都禁了好几个月了,我要鸡——”

希倩火了,玉指横指,柳眉倒竖:“闭嘴”

风涧宇被吓得浑身一哆嗦,立马没了音,希倩抬腿迈到他面前,纤指直直戳上他额头骂道:“还鸡那,你丫有能耐回家找你妈要去,对着姐嗷什么,姐又不卖”

风涧宇白了脸把自己往下缩着,淫威之下终是挡不住口腹之欲的诱惑,小声道:“知道你不卖,可你可以去帮我买,我算你一万一个,你给我买来……”

“风涧宇你他娘真活腻了,还十个,这种不要脸的买卖你也好意思开口,姐真是瞎了狗眼,认你这种禽兽为主子”希倩指着他鼻子破口大骂。

“希倩你他娘的至于吗?不就让你去汇全楼给爷买十只叫化鸡回来吗?汇全楼一百元一只,爷给你一万,一只鸡你就赚了九千九,十只鸡就九万九,够你丫月薪了。我都几个月没见肉星了,就想吃口鸡怎么了”风涧宇越想越委屈,泪珠子哗哗直往下掉。

希倩也愣了,感情这小爷是想吃叫花鸡,她还以为……

“行了,不就只鸡,姐现在就买去,你赶紧的洗干净了出来,告诉你,回来敢让我在你身上闻到半点臭味,我把鸡扔了喂狗去”

风涧宇伸手抓了旁边的沐浴露拧开盖子,直接从头上倒了下去。

办公室里,希倩看着瞪着赤红双眼不住往嘴里塞着鸡肉的风涧宇,张着大嘴半天都合不拢,感情这几个月,风大总裁是禁肉啊,可为什么呀?

终于当风涧宇在次伸手,拉过最后那只叫花鸡毫不犹豫的张大了嘴时,希倩伸手挡住,翻眼道:“风总,你要在这么吃下去,就要进医院,如果你进了医院,我保证你父亲和大哥会第一时间赶到医院去看你”

风涧宇的牙都已经咬在鸡屁股上,脸上急剧变化,挣扎在美食和父亲及大哥的欺淫威下,最终美食诱惑还是抵不住二十多年的习惯,恋恋不舍的放下手中的鸡,无助哀怨的目光几经流恋。

看的希倩心中负罪感急剧上升,伸手抓过他手中的鸡,抬手甩在了身后的垃圾篓里。

她可没敢一下子给他买回十只,就买了五只,谁承想这家伙一口气就啃了四只,郁闷的她只翻白眼。

希倩双手交十托着下巴,似笑非笑:“风总,话说你这几个月到底跑到那去了?怎么就被人给糟蹋成这样”

塞饱了肚子的风涧宇直接向上一窜,像猴似的蹲在椅子上,手伸到半空笑意还不及挂到脸上,就像被霜打了般萎靡道:“希希,你知道马里吗?”

希倩双手抱肩,往他对面的圆形雕花木架上一靠,伸手撩开额前垂下的碎发思忖道:“马里,是不是非洲穷的只剩下黄金的那个地方?”

风涧宇无比哀怨的以着她直点头,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委屈。

希倩禁不住睁大双眼,惊疑:“你,不会跑去那里了吧!为什么?”

“还不是我大哥,曾说马里是非洲最穷的地方,穷的只剩下黄金,我就想着,既然那个地方那么富有,肯定有不少漂亮的黑妞,所以就跑了过去”

风涧宇咬牙切齿,恨声:“他娘的竟被那些黑鬼抓去当了淘金工人,将近三个月的时间,我的妈呀!白天被那些禽兽逼着跳泥坑,晚上还要提防,守护着我的贞操,那日子,我都不想活了,要不是想着我连女人都没碰过,就这么死了,岂不是太冤了……”

希倩乐了,捂着嘴笑的前俯后仰,她了解风涧宇,如果真的是为了美女才跑去那种鬼地方,也不至于风小爷为了守住贞操而夜夜提防,只怕又是做了什么亏心事,躲风家老家子去了,马里,亏他想的出来。

风涧宇无力的瘫倒在椅子上,无力道:“宝贝,这段时间公司可有什么大事发生”

希倩和蓝梦莉一样,绝对称的上是江城商界里睥睨天下的白骨精,她的脑子是和她足以逆天颜值相匹配。

惟一不同的就是她们的身世,蓝梦莉占了先天的优势,而希倩却是出自江城最西边的贫民窟,甚至连大学都没读完,她的今天全都是自己一手一脚拚出来的。

这也是她死心踏地跟着风涧宇的原因,如果不是风涧宇慧眼识人,并愿意带着她走过最初的那段路,她未必能有今天。

任由情爱步步殇
任由情爱步步殇
为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蓝梦莉与祖母联手合作设计月氏掌家人月傲天,引起脑梗陡然去世,月家一乱,月宛白顿陷四面楚歌。祖孙借平叛之名受恩月宫,月宛白含悲被抛弃心上人为妻蓝梦狂风卷着暴雨似无数条鞭子狠狠的抽在车窗玻璃上,寒风呼啸,桥下的海水似是脱了僵的野马借着暴风雨之势掀起丈来高的巨浪径直朝着桥上冲,整个世界笼罩在扑天盖地的水汽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