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有你盛开的芳华

第22章 他陪着我一起跳了

发表时间:2021-05-05 07:13:58

你要问我怕吗?我说你,那一刻真就怕了,所以怕了变化不了什么!横坚是一死,当你真的把死置之度外,就会有怕的感觉了。而已我才二十七岁,除了好多事没去做,例如只是我才二十六岁,还有好多事没去做,比如我想写部小说,翻译成六国文字发表,我还没有见过亲生父母长什么样,我还没有报答把我养大的小姨,我还没有报复完简丹妮......。


推荐指数:★★★★★
>>《有你盛开的芳华》在线阅读>>

《第22章 他陪着我一起跳了》精选:

你要问我怕吗?

我告诉你,那一刻真不怕了,因为怕已经改变不了什么!

横竖就是一死,当你真的把死置之度外,就不会有怕的感觉了。

只是我才二十六岁,还有好多事没去做,比如我想写部小说,翻译成六国文字发表,我还没有见过亲生父母长什么样,我还没有报答把我养大的小姨,我还没有报复完简丹妮......

我的眼前闪过简丹妮得意的脸,小宁宁嬉笑的脸,祈向潮俊冷的脸,最后是一张呱呱哭泣婴儿的脸......

“该死的女人!”耳边骤然响起了咬牙的吼声,让我有种幻听的感觉。

“不想死的就抱紧我,”那声音再次真切的响起。

我睁开眼,只见何东凌扭曲着一张脸,十分痛苦的模样,而这时我才发现我不是一个人下坠,陪我一起坠着的还有何东凌。

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有些懵,直到他再次吼我,我才反应过来,然后双手死死的抱住他。

这一刻,我才发觉我好怕,我不想死。

“啊噢!”不知过了多久,何东凌突然兴奋的尖叫一声,与此同时失落下坠的感觉突然减轻,因为他身上的降落伞打开了。

“睁开眼瞧瞧,”我听到他对我说。

我摇头,眼睛死死紧闭着,这时就听他又说,“你不睁眼,我可就松手了。”

闻声,我吓的抱他更紧了,整个人也哭了,嚎啕大哭那种,“我不看我不看......”

“你恐高?”耳边响起他的质问。

“何东凌你王八蛋,你不得好死......”回答他的是我愤怒又惊恐的咒骂。

“哈哈!”他没有生气,反而再次放肆的笑了。

虽然他一再要我睁开眼,要我看看这美丽的风景,但我始终都没有,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和他终于降落,而那一刹那,紧绷着身心的我终于再也撑不住,眼睛一黑的昏死了过去。

我再睁开眼的时候,已经身在车上,而此时窗外的天再一次的黑了。

“醒了?”何东凌的声音响起,我侧目看过去,他正双手捧着手机玩游戏。

我已经说不出话,只是那样死死盯着他,他也没有再理我,兀自沉浸在他游戏的世界里,一会东歪一会西倒,像个孩子一般。

可他却险些要了我的命,那些惊恐的画面闪现在脑海,让我再次痉挛。

“我要回家!”突的,这四个字冲破我的喉咙,嘶哑的声音就像是山野里的老鸹般难听。

何东凌没有说话,我扑过去抢了他的手机,然后扔在脚下狠狠的踩,好像踩着的不是手机,而是他这个人。

他没有制止,反而托着下巴看着我,在我耗尽所有力气后,就听他对司机说了句,“送她回家!”

直到车子停下,我都不敢相信,他竟然这样送我回来了。

我下了车,几乎是一步三哆嗦的往回走,可我没走几步,就听到身后何东凌说道:“小妞,后会有期!”

这四个字像是刀子般将我刺痛,我停下,回头,只见何东凌也下了车,他倚在车旁晃着手里的眼镜,冲我无害的笑着。

那笑让我的眼前闪过他对我做的种种,恼怒让我瞬间像是打了鸡血一般,我竟转身冲着他跑了过去,然后我扑向他,抱住他,也张嘴咬住了他,咬在他的脖子上,直到血的腥咸在我唇齿间弥漫,我才松了口。

我退后一步,气喘吁吁的瞪着他,而他则伸手按在被我咬过的地方,看着我。

我们谁也没有说话,就那样看着......

许久我才转身,跑回了公寓。

门打开,我一头扎进去,整个人就软的往地上跌,可我屁股还没沾到地板,就又被人拎了起来,我掀开眼帘,看到祈向潮的脸。

有你盛开的芳华
有你盛开的芳华
靠近了他仅有一个目的:疯狂报复!当我完成4了自己的复仇,想全身而退,他掐着我的脖子冷问——“欧洛,你我以为我的世界的吧就来,想走就走?”爱情走心,欲望走肾,我窃走了他的肾可是门铃响了半天,也不见他来开门,难道他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