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8章 原来总裁好这口

发表时间:2021-06-11 16:50:39

口气跑回去,原我以为也可以看见妈妈和姐姐们急切的面孔,可令她作梦也没想起的是,闺里香了人去楼空。她站在空空荡荡的屋子里,一时之间选择接受不了这非常大的冲击,一直到房东婆婆提她站在空荡荡的屋子里,一时间接受不了这巨大的冲击,直到房东婆婆提着一个包裹走进来。。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第8章 原来总裁好这口》精选:

一口气跑回家,原以为可以看到妈妈和姐姐们焦急的面孔,可令她做梦也没想到的是,闺里香已经人去楼空。

她站在空荡荡的屋子里,一时间接受不了这巨大的冲击,直到房东婆婆提着一个包裹走进来。

“闺女,你妈退房了,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素素见到房东婆婆,就像见到了救命稻草,她一把抓住婆婆的双臂:“去哪了?我妈妈和姐姐们去哪了?”

婆婆木然摇头:“这个我不清楚,她们只说这房子不租了,唉,我这孤老婆子就靠这点房租过日子,现在你妈不租了,以后我可怎么生活,方圆百里都知道这里是……”

婆婆瞥了一眼她的脸色,没好意思说别的,只说:“恐怕我这房子以后都租不出去了。”

当初要不是江琴房租给的高,婆婆也是不愿把房子租给她的,毕竟是做不正经的生意,加上房子地理位置又偏,实在找不到好房客,就租给她了,好在江琴这一住就住了十年。

“不可能,你不可能不知道,是不是我妈让你不要告诉我?婆婆,我求你了,你告诉我,你知道我就我妈一个亲人……”

素素的眼泪流出来了,婆婆长叹一声,爱莫能助的摇头:“孩子啊,我真不知道,我连她们什么时候搬走的都不知道,昨个夜里你妈来跟我说,这房子不租了,房租结清后,今早我一来看,她们就都搬走了。”

“可是我妈不是有给你包裹吗?她给你包裹的时候一定说了什么啊!”

素素擦着汹涌而出的眼泪,奈何眼泪越擦越多,她几乎要泣不成声。

“包裹是她结房租的时候给我的,只说了让我转交给你,我问她是不是生意不做了,或是搬到别的地方去,她啥也没说就走了。”

素素瘫倒在地上,哭的撕心肺裂,她是傻了才会问婆婆妈妈去了哪里,妈妈做的如此决绝,无非是想逼她走,这样坚定心思的妈妈,又怎会透露自己的行踪。

无法形容此刻心中的悲痛,十年了,为了让她走,又必要做到这一步吗?

别人不知道,妈妈应该很清楚,她心里有着怎样的伤痛。

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要她如何去承受,她揣着满心的希望,最后却是如此残酷的失望。

素素哭了很久,以至于婆婆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待内心稍稍平静了一点,她颤抖着打开了妈妈留给她的唯一的包裹。

里面是几件妈妈给她买的新衣服,还有一本相册,一封信,素素打开了信,寥寥数语,却字字诛心:“妈妈走了,对不起,用这样极端的方式逼你离开,信封里有一张卡,是妈妈这些年的积蓄,密码是你的生日,你用这笔钱好好生活,忘掉我,也忘掉我们的过去,让一切回到十年前,我们素不相识的那一天。”

让一切回到十年前,素不相识的那一天。素素从没见过这么可笑的字眼。

如果时光可以倒退,如果回忆可以抹煞,那么自然定律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她撕掉了那封信,好不容易制止的眼泪又一次决堤,她在心里声嘶力竭的哭喊:“妈妈,我恨你,我讨厌你,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一整天,素素就坐在那间已经没有了妈妈气息的屋子里,哭到昏睡,醒了再哭。

说是恨妈妈,讨厌妈妈,但更多的还是想念。

心中那条尘封已久的伤疤,终是又被撕开,添上一条新的疤痕。

第二天,她来到了港湾码头,找到了管理码头的负责人,她只有妈妈一个亲人,妈妈却除了她还有一个,那就是妈妈的哥哥,素素喊他大良舅舅。

然而,她又一次失望了,码头的负责人告诉她,舅舅在三个月以前就已经辞职了。

来之前她打过舅舅的电话,是空号。

现在连唯一的亲人都找不到了,和妈妈一样,舅舅也不知去向。

一切还真的回到了十年前的样子,她一个人,背着一个包裹,顶着炎炎夏日,漫无目的的漂泊……

离开码头后,她恍然不知自己该去哪里,在地铁站徘徊了很久,最终决定回去吧。

闺里香用妈妈留给她的钱重新租下来,她要留在那里,一直等妈妈回来,她相信,只要她不走,妈妈就一定会回来。

地铁驶到目的地,她下了车,才发现自己坐过了站,等到想要重新换乘时,又发现妈妈留给她的唯一包裹丢了,站在人来人往的地铁口,她魂不守舍的想,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祸不单行吧。

唯一的财产丢了她其实并没有多难过,卡耐基说:我们若已接受最坏的,就再没有什么损失。

连最心爱的妈妈都没有了,她还有什么可怕失去。

更何况,她昨天才拒绝了一笔,可能比妈妈留给她的更多的财富。

想到昨天,就克制不住的又想要哭,不是因为她失去了一个女人最宝贵的东西,而是感到懊恼,如果那时她不走,那么后来妈妈就一定走不了。

唐氏,总裁办公室。

唐立哲坐在宽大的真皮坐椅上,手里拿着一支金色钢笔,若有所思的敲击着。

赵明辉走了进来,他已经在外面观察了一个小时,从九点开始,自己送进来的一摞文件,总裁就一份也没审批,这对以往工作认真专注的他的来说,还真是史无前例。

“唐总,有什么让你困惑的事情吗?”

唐立哲回过神,淡淡回答:“恩,多少是有一点。”

昨天晚上发生的事,他还没来得及告诉赵明辉,主要是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三年来,凤凰城也去了N多回,每一回都败兴而归,现在他要告诉赵明辉,他被一个丫头拯救了,估计赵明辉打死也不信,就像他自己到现在也不信一样。

“什么事,需要我去替你解决吗?”

“那倒不用,已经有人替我解决了。”

见赵明辉一脸好奇,他酝酿了一下,缓缓告之:“我已经克服了隐疾,就在昨天晚上。”

果不其然,赵明辉闻言嘴巴惊成了O字型:“唐总,这叫多少有一点吗……”这是何等的大事。

“看你的样子,你是想通知各大媒体,召开记者发布会,举国同庆了?”

赵明辉赶紧摇头:“那怎么会。”

只是,这确实是一件喜事,一件天大的喜事啊。

“唐总,是哪里的女人,这么厉害?”

赵明辉现在所有的好奇都转移到了将他们总裁治愈的女人身上,他在脑海里勾勒她的长相,不是容貌倾国倾城,就是才华惊为天下,反正总归有一样,是吸引到总裁的,不然,总裁这顽疾,也不至于这么轻易就让她给解决了。

男人有时候不是不冲动,只是还没有遇到让他们冲动的人。

赵明辉是这样想的。

唐立哲缄口不语,要他怎么说?论长相,算是过的去,其它的吗?一面之缘谈何了解,不过有一点他非常确定,那个丫头嘴巴不绕人,重度毒舌。

“是太过优秀完美,所以找不到词形容了吗?”

赵明辉见他半天不吭声,主动开口求证。

“一般般,总归是个女人,其它的就不要多问了。”

唐立哲斟酌再三,还是决定隐瞒卓素素十八岁年龄的真相,他可以想象,赵明辉知道真相后会用怎样调侃的眼神看他,说不定还会赠送一句:原来总裁好这口。

这家伙,有时候也不是一般的毒舌。